2017-12-08资讯

建水县青龙小学俩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伤 惨不忍睹

针对“云南建水县青龙小学2名学校遭同学脱裤后用开水烫”一事,12月7日晚,建水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名学生正在治疗中,伤情稳定;青龙中心校分管校园安全的副校长彭某某及青龙小学校长李某某已被免职,还将倒查责任,依规依纪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员。

建水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上善建水7日通报称,12月4日中午12时50分,建水县公安局青龙派出所接到报案称,青龙小学有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伤。接报后,青龙派出所民警、镇党委政府和县教育局主要领导及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进驻学校和医院开展工作。

通报称,两名受伤学生报案前已分别由家长送往医院治疗,青龙镇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及时协调涉事学生家属到医院看望受伤学生,并先期垫付了医疗费。镇党委、政府及县教育部门也垫付了部分医疗费和协调医院对伤者予以特别护理。据医生介绍,两名学生伤情稳定,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正在康复之中。

据《春城晚报》7日报道,上述事件发生于11月28日,两名被伤害的小孩分别小龙和小航,就读建水县青龙小学三年级。小航的母亲说,“5个孩子打他,绑住他的手脚,用枕头压住他的头,一个学生脱了他的裤子,用开水烫。”该说法得到班主任杨萍的证实。

杨萍表示,她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

7日晚,建水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发来最新通报称,经建水警方查明,11月28日,建水县青龙镇青龙小学三年级学生李某以在食堂处洗碗和同班同学白某某发生纠纷为由,邀约同班同学高某、赵某某、吴某、李某及六年级学生舒某某等人于当日16时20分许,将白某某带至该校男生宿舍楼405室,采用向其身上淋开水的方式进行欺凌,造成白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11月29日,高某等人再次寻求刺激,以同样方式在该校男生宿舍楼405室对同班同学卢某某进行欺凌,造成卢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

通报表示,建水县委、政府高度重视,及时成立工作组进驻医院、学校开展工作。目前,建水县已对青龙中心校分管校园安全的副校长彭某某及青龙小学校长李某某作出免职处理。下一步还将倒查责任,依规依纪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员。县教育局已全面加强校园矛盾纠纷排查,防范校园欺凌等安全事故的发生。涉事学生家长已向受伤学生及家属真诚道歉。

相关报道:两男孩在学校被人扒裤子用开水烫 校长:都是闹着玩

这是建水青龙镇青龙小学一个3年级小学生的下体。

整个阴囊、左右两个大腿内侧、腰部都被大面积的烫伤。创伤部位皮肤大面积脱落,大块鲜红的肉显露在外面,鲜血从边缘浸出,创伤周边的皮肤被烫得发乌……

这些伤是被开水生生烫出来的!这只是整个事件中的一张图片,也只是其中一个受伤的孩子,而造成这一切的是同为3年级的其他5个孩子……

3年级,未满10岁,居然能成如此巨大的恶!

只能说,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这一切让所有看到的人无比愤怒!今天早上,我们为这些图片的马赛克需要打多大、多厚而争论:码打薄了,怕大家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恶;码打厚了,怕这样的恶被忽略、被隐藏、被保护……

“我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受害学生班主任杨萍说。

5个3年级的学生,一个顶住门,一个用枕头捂住受害者的头,一个按住头,一个按住脚,一个脱开裤子用开水烫的他的下体……

这是班主任杨萍从几方当事人处还原出来的事实。最后造成的就是下面这样惨不忍睹的伤害。

“你们要敢把这事告诉家长或老师,我们就找黑社会来收拾你们!”施虐者说。

就是这样一句威胁,掩藏了所有真相。到现在,被烫伤的小航和小龙只说出是同学小兰等5人烫伤了他们,原因却一无所知。

12月1日白会珍(小龙妈妈)去学校接小龙的时候,发现他的垫单和枕头都没有了,校讯通也烂掉了。平时蹦来跳去的孩子,那天蹲下去都是慢慢的,但只要一问,他一下子就猛地站起来说屁股不疼。让换睡衣洗澡,却一直躲躲闪闪……

“他一直避着我,但是我看到他腰上侧面的伤疤,我问怎么回事,他一下子就跳进了客厅,说没事没事,但是身体都是在发抖了。”

最终白会珍还是看见了,小龙屁股上大片黑色的血泡,有的干了,有的还在渗血。但小龙坚称是自己去打热水时不小心摔倒被开水烫到,坚持称没有人欺负他,还让妈妈不要跟老师讲。

当天更早的时候,同班的小航在外婆来接他时说:“外婆,我被开水烫到了,我好痛,走不了路,你带我去打针吧。”

到了建水县人民医院,伤口已感染,必须转院。他比小龙伤得更重。

然而此时事情已经发生3天了,面对同学的威胁,即便被烫伤的下身剧痛难忍,两个孩子迟迟不敢说出真相。

直到小航说出被同学烫伤的真相,小龙才吐露自己也遭遇了5人的暴力,“他牙齿咬得很紧,哭着说,‘妈妈你不要送我读书了,你别让那些人来打我,欺负我。’”

“由于当时是每周的放假时间,校长决定周一等两家父母和孩子到学校后再调查此事。”

这起校园暴力发生在建水青龙镇青龙小学,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每周日下午家长把孩子送进学校,下周五下午再接回家。

这起被班主任杨萍称为“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的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发生在11月28日星期二,没有一个老师发现。直到12月1日家长们把孩子接回家后。

12月1日下午4点45分,小航的外婆给杨萍打电话问她知不知道小航在学校洗澡时烫伤了?杨萍说不知道。

12月2日晚上9点59,小航母亲从广东回来,打电话告诉杨萍,小航被同学小兰推倒烫伤,已经到开远医院治疗。

“当时我们已经休息了,我就把事情汇报给校长,同时打电话给小兰父母,他问了小兰,小兰说他没推小航。”杨萍说,由于当时是每周的放假时间,校长决定周一等两家父母和孩子到学校后再调查此事。

在随后的采访中,校长李成杰开始不接记者的电话,前期言辞中透露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的态度。似乎没有意识到学校在这起暴力事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他们可能忘了,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而这起校园暴力就发生在学生寄宿期间!

“3年级的小娃娃能有多大的仇恨,都是闹着玩!”

就在刚才,编辑打通了校长李成杰的电话。有了下面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现在调查清楚这起校园暴力的起因是什么了吗?

校长:哪有什么起因?3年级的小娃娃能有多大仇恨,就是闹着玩,没什么仇的。

记者:从周二到周五,老师们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吗?

校长:没发现,学校有43个老师,没有宿管员,有574个寄校生,放学后学生生活自理,老师也要做饭吃有自己的事情,难免管理上会有漏洞,老师主要负责清点人数,查有没有少了谁。

这是一个怎样的学校?也许因为家庭原因,9岁的孩子被送到了寄宿学校,但在那里,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他们要自理生活,这在许多普通家庭里是不敢想象的。

在这个学校里,老师兼职宿管员,每个人平均要照顾超过13个孩子,比如小航和小龙所在的班级里有30个左右的学生,只有一个语文老师和一个数学老师管理。于是他们选择最基本的照料方式:别少人就行!

小航的伤严重到周五外婆来接他的时候,他已经走不出教室了,并且他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但是,从周二到周五的三天时间里,他的班主任杨萍和其他老师都没有发现小航的异常,也没有发现他两天没吃饭。

杨萍刚才在面对编辑的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是:周五她不在,她去外边开会了。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周四和周五早晨她是在学校的。并且她不愿意也无法解释从周二到周五的三天里,她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个已经重伤的孩子!

“3年级的娃娃没有多大的仇恨”是最好的理由,但它不能成为借口!

“政府已经介入了,家长也去道过谦赔偿过了,我作为校长没有做到位,今后会安排老师多走动加强管理的”

这是校长李成杰今天早上在接受编辑采访时一直重复和强调的事情。不得不说,这种回答太官方, 态度也太轻描淡写了。

昨天晚上,建水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出通报,称:建水县青龙镇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及时协调涉事学生家属到医院看望受伤学生,先期垫付了医疗费。同时,镇党委政府及县教育部门也垫付了部分医疗费,解决了家属的后顾之忧,并协调县人民医院对伤者予以特别护理。

据医生介绍,两名学生伤情稳定,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正在康复之中。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之中。

“不会留下后遗症”!这话说的真有底气,来看看事情发生后,两名学生和家长在经历着什么?

“看到他的枕头上有血渍,我都有死的心,我已经非常冷静了,我知道我即使杀了那些孩子,我孩子身上的伤也不会少……”

如果你的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为了这个问题,我们吵了起来。有人说:“我非要当着他父母的面打断他的腿不可,哪怕因此让我去坐牢……”

这真的是气话,但也真的无奈。如果这样有用的话就好了。可是,就像小航的妈妈尹丽飞说的上面这句话,一切都晚了,伤害已经造成了!

现在,小龙在建水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但是精神始终不好,“他原来特别活泼,现在脾气变得很怪,而且早上会醒很早说睡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白会珍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小航的母亲尹丽飞也没再去打工,“只要问及当天发生的事情,小航就会哭,他也一刻不愿离开我。”

李成杰透露,5个学生家长到医院看过小航,并每家垫付了2000元医疗费。但小龙的家长拒绝他们去探望,他们要等着法律最后的定夺。

我们只希望,这不会是这起事件的结局!

“妈妈你别走;妈妈早点来接我;妈妈你别哭,我不痛……”

最后,虽然非常体谅两个受害孩子的家长现在有多痛心,但有一个问题始终横亘在心。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懂事的孩子才真正令人心疼。上面是小龙和小航在事发之后对妈妈说过的话。

从12月1日下午3点半开始,白会珍不止一次发现小龙的异常,但直到晚上8点多才发现小龙的伤。

12月3日下午6点,想着伤一时半会好不了,白会珍还是将学习不算好的小龙送去学校,小龙几次逃走或眼泪汪汪地说:“我不想去读书了,妈妈你别走!妈妈,你明天还来看我,好吗?妈妈,星期五那天你早点来接我……”

但这一切都没有引起白会珍的重视,也许因为此时她还不知道小龙的伤是其他孩子刻意造成的;也许因为她的丈夫在外打工,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家里还有一个刚1岁的老二……总之她没有及时表现出一个母亲该有的敏感和细心。

重新送进学校的20小时以后,老师要求白会珍接小龙回家养伤,她才将儿子带离学校。这时,小龙开始发困,伤口血汪汪地一片,他已经因伤口发炎开始发烧了。

小航父母离异,母亲在珠海打工,平时是外婆带他。小航受伤后,她当天才从珠海赶回来,亲眼看到孩子的伤时,她觉得自己简直要死了!反倒是小航来安慰她……

在事情发生后,两个妈妈都没有想到要报警,他们只向校方反映了情况,是学校报的警……

生活有时候很艰辛,也很残酷,让人极度无力。如果,在这种不易中依然能尽力去保护孩子,给他需要的关爱,或许是一个“超人妈妈”该去努力的事情!

(副标题:云南两小学生被同学脱裤后用开水烫 校长已被免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