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0资讯

寻找中秋夜陨石:数百人涌入云南迪庆搜寻

10月4日中秋夜,一颗流星体划破了云南滇西北的夜空。

10月4日中秋夜,一颗流星体划破了云南滇西北的夜空。“嫦娥下凡”、“天外飞仙”,媒体、网友和天文爱好者开始讨论、狂欢,事件逐渐演变成“小行星撞击地球”,后专家纠正了此说法。

这颗陨石到底落哪了?数日来,来自四面八方的数百名搜寻者涌入云南迪庆州,开始追寻它的足迹。连续寻找了4天的旅居藏地作家刘杰文告诉记者,除了他们团队,寻找途中碰到另外几个寻找陨石的团。他们团队的4人得到了北京、上海、四川的一些天文专家的指点帮助,每天都要开车到村子里绕行约有150公里,爬约15公里的山,但遗憾的是,“像追彩虹,等你到了,发现还在远方。”

白光、爆炸和地震

10月4日20时,云南迪庆德钦县,当晚雾气浓重,空中划过白光时玻璃窗震动作响,六七年前从上海旅居藏地的作家刘杰文,正在县城和朋友喝酒。身边的朋友问他,“有没有震感?”他说:“没注意。”

很快,他的弟弟从奔子栏镇日尼贡卡村滇藏公路边的山货基地打来了电话,“天上飞过大月亮,椭圆形的,白光照的像白天一样,有爆炸声,撞在了山货基地的后山上。”刘杰文挂掉电话后对朋友说,“不要大惊小怪,不会是谁家在中秋夜放烟花吧。”

当晚22时左右,刘杰文收山货的微信群开始沸腾,大家热烈讨论,还有人说地震了。他一直以为大家在调侃找乐子,但一看朋友圈才知道,不仅是德钦县、香格里拉市,连丽江、大理、怒江、泸沽湖等地的朋友,都在转发视频,刘杰文才确信天降陨石。

5日一早,刘杰文接到了各种询问的电话。藏族朋和收货老板都问他有没有看到陨石坠落,他们都说坠落地点离刘杰文所在的山货基地距离近。

刘杰文说,朋友们三番五次的询问让他来了兴致。他打电话询问山货基地的弟弟,得到了“玉杰村声音最大”的消息。

刘杰文迅速致电玉杰村的朋友,当地人给他讲述了当晚那个让不少人沸腾的"盛况"。当晚他们(玉杰村人)坐在屋里,外面突然亮了,像电焊一样还伴随着响声,他们跑出去时响声更大,爆炸一般。“天上飞过一个大火球,轰的一声,撞在了山上,房子在晃动,又以为是地震,2013年时这里发生过地震,全村人跑出去看,爆炸声持续了近20分钟。”

当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观测数据显示,10月4日20时07分有一颗陨石掉落在云南滇西北迪庆州范围。

“本来要卖核桃的,朋友都说,别卖了,赶紧去找石头,石头比核桃值钱。”刘杰文告诉记者,由此他们4人也抱着好奇心,开上一辆车,踏上寻找陨石的路。

村民、新闻和追寻者

10月5日,刘杰文一行4人从德钦县出发,到达奔子栏镇日尼贡卡村的山货基地后,开始着手调查时,此时传来了小道消息:在香格里拉的热水塘一带,已经发现了陨石。“还给我发来了陨石坑和陨石的照片。”

刘杰文比对后发现,照片上的地貌与植被均与实际不符。刘杰文致电询问热水塘一带的收货熟人,证实是谣言。

同时,他从朋友处得知,当天热水塘去了很多外地人,村民们激动,“大家找了一整天,什么也没找到。”刘杰文判断,热水塘一带只看到光,声音不大,地震都没有,不可能是撞击点。

当日18时许,云南网报道称,网上流传的此次陨石及陨石坑的照片,实际是2009年的新闻旧图。记者比对发现,刘杰文收到的就是这张2009年的照片,他说:“谣言害死人啊。”

“抛开谣言,我们自己寻找。”刘杰文说,他从书松村的老板那里得知,他们所指的方向正是奔子栏镇日尼贡卡村山货基地的后方群山,那边是玉杰村村小组,属于尼顶村委会的范围。

这是寻找者刘杰文拍的远方雪山。

“我们开车去了奔子栏镇尼顶村朋友家,朋友把村里所有看到的人全都叫到了家里。”刘杰文说,他们(村民)有的说像撞车,有的说像炸药,有的以为放烟花,有的以为是地震,但一致指向村前的大山,“从那里飞过去了。”

刘杰文查询地图发现,村民所指的方向是茨卡通村。他打电话问茨卡通村村民,村民说亮光照亮了房子,飞到了霞若。他们一边打电话询问霞若的朋友,一边驱车赶往霞若村。

走到半路在奔子栏时,朋友打来电话告知:“新闻里播了,在北纬28.1度,东经99.4度。”

刘杰文查证发现,这里是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尼西乡幸福村西南方向约5.53公里的地方,测量发现此地距离香格里拉42.83公里,与“掉落在香格里拉市区西北40公里处”的新闻报道吻合。

刘杰文一行4人改道,从德钦县奔子栏镇驱车赶往香格里拉市尼西乡的幸福村,“已经有人来过了,都无功而返。”刘杰文从村民处得知,寻找陨石的人也已先他一步到过,这里虽声音很大,但却无震感,显然距离撞击点远了一点。

刘杰文们不想放弃,又驱车绕过德钦县拖顶乡赶往霞若乡。这里大山纵横却因低海拔而植被茂盛,正在绕圈子时又看到一则《迪庆日报》的消息:截止今日(10月5日)12时,霞若乡干部群众疑似陨石搜寻工作正在有序开展,虽未能找到,但该乡党委负责人表示,如有搜寻下落将第一时间做好保护并及时上报相关部门。

傍晚时分,寻找者刘杰文他们爬山。

途中,刘杰文收到朋友消息说,这次掉落的是铁陨石,铁陨石很珍贵。为此他激动半天,但半路遇到交警查车,弟弟回答说寻找陨石,差点被拦了下来。这又使他们紧张,不敢再轻易冒然询问。

“我们只是好奇,真的不让找就算了,只是给关注的朋友们一个交代。”刘杰文说,当晚通过霞若乡,绕到夺松村时天已经黑了。他们吃了泡面,心里没底地望着繁茂的大山,总结一天的行程时,也怀疑是不是确有此事件发生。

直觉、专家和远方

10月7日,是刘杰文一行搜寻陨石的第三天,这天有专家开始指导帮助他们。专家认为他们团队搜寻陨石有三大优点。其一,他本来是旅居藏地的作家,兼职贩卖山货,平常会跟各地村民联络收集他们的虫草、松茸、核桃等土特产,因而对当地熟悉又有广泛的关系网;其二,他们有足够的户外经验;其三,他们拥有来自有北京、上海、四川的天文专家在后方提供技术指导。

有专家建议他们抓紧时间寻找,对于“目击型陨石”趁大家有准确印象时易走访、排查,因为随着时间推移,数据和记忆会逐渐失真。

7日6时许,刘杰文一行4人赶往当地政府组织搜寻的吉水通村,一路跟专家联系,向他们汇报情况。

攀岩寻找制高点,向远方看陨石坠落的痕迹。

“错了,如果报道属实,那他们什么也找不到。”一位上海的专家以肯定的语气告知刘杰文。该位专家说,他仔细阅读了当地政府的搜寻报道等资料后认为,“当地政府和他(刘杰文)都犯了一个错误,就是不靠理性分析,全凭直觉搜寻。”

该专家向刘杰文介绍,巨响后感到地震,实际上是爆炸后引起的空气震动,真正的陨石落地,几乎没有光亮,叫低空坠地。如果是在白天,根本看不见;如果是在晚上,会有一道微弱的红光。红光闪过,直到撞击声出现,才是真正的撞击点。

该专家向刘杰文分析,陨石在香格里拉上空37公里空爆。看似低空,实际持续飞行能力很强,而且在陨石低空坠地之前,是没有光亮的,直到撞击声出现,所以在香格里拉上空看到光,说明还没进入无光坠地高度,去向很远,更何况还空爆了两次。

“我个人觉得远不在你们所在范围。”涨知识的同时,刘文杰也感到了迷茫,“之前我们缺乏天文知识,哪里响动大,我们就去往哪里,追着动静走,实际上是采访目击者,”刘杰文说。

搜寻期间,刘杰文他们还碰到了“陨石研究会”的天文爱好者、陨石收藏者、陨石贩子等,“他们当中的行动派,5号就坐飞机过来了,一声不吭地搜寻,不像我们到处发消息嚷嚷,怪不得有人听说在我们基地上方空爆,却跑到朝北四十公里的得荣方向去了。”

就在刘杰文他们灰心时,另一个专家鼓励他们,这种事情看缘分,一两个月都有可能。“我们重新确定飞行轨道后折返,不是找陨石,而是找方向。”刘杰文他们又经过吉水通水村、霞若乡、尼玛乡等地。直到央视报道,他们看到在尼玛乡搜寻无果,感到神奇莫测又迷茫。

刘杰文一行四人寻找陨石,他团队成员在爬山。

专家还给他们给出了搜寻的建议:找最高观察点,用地图锁定陨石轨迹和山民所说的预测点,再依照轨迹,在预测范围之内用望远镜搜寻。看有没有爆破点,树木和草地有没有燃烧,尤其不要错过沙化地带。因为空爆不止一个点。小块的比较近,大块的会更远。先找到最大的那一个点。

得知还有多个搜寻团队,刘杰文一行依然不想放弃,又开始攀岩寻找最高点,“已经傍晚了,放眼望去,都是峭壁和灌木,没有任何撞击痕迹,又没带望远镜,看不到远处。”

专家还给他提醒:如果你找到了,千万别急着捡,要尽量多拍照、拍视频,撞击点、周围环境、地理坐标点等都要详细记录。这样才有科研价值,有了科研价值,自然会升值。

让刘杰文好奇的是,除了当地搜寻的村民,外面来的搜寻队,起初都与他联系,等他提供信息后,就杳无音信了,“他们非常专业,大概以此为生,我只是好奇,觉得有趣,他们是不是找到了啊?”

10月8日,记者从香格里拉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经政府组织搜寻陨石的工作,经询问各乡镇,目前没有陨石下落消息。10月9日,《春城晚报》报道称,该事件发生后,国内科研人员、民间收藏爱好者及一些外国人都加入搜寻大军,目前暂无收获。

目前刘杰文一行已连续搜寻4天。从一个村绕山到另一个村,每天开车150公里、爬山约15公里的刘杰文觉得整个过程很魔幻,“天外飞仙,神秘莫测,不过也学到了不少天文知识。”他说,书松村的人觉得就在基地(日尼贡卡村)背后,到了基地发现是尼顶村,到了尼顶又说是茨卡通;问到茨卡通又指向了吉水通……像追赶彩虹,等你到了,发现还在远方。

(副标题:寻找中秋夜陨石:数百人涌入云南迪庆搜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