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4资讯

恐怖照片的背后事件

从相机发明之后各种诡异的照片也层出不穷。有时候只是胶卷里面发生了简单的化学反应,用镜头捕捉到裸眼看不到的东西也是有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你只在老照片里才看到幽灵一样的东西。

现在有些诡异的照片可以用科学的办法解释清楚,但是在那个时候,这些照片基本上还是无法解释的、很诡异的。

1、地底里闪闪发光的眼睛

在1895年某一天,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间报馆收到一名自称 Oren Jeffries的男子拍摄的一张恐怖照片。这张照片中清晰呈现出在漆黑的洞穴内,三只神秘的生物螫伏在大石的后面并露出它们虎视眈眈的眼睛。照片公开后,立即惹来各界议论纷纷。

据Jeffries自述,由于职业爱好关系他经常到一些地下洞穴,玩一种当时都颇流行的摄影实验。

就是摄影师会走到荒凉偏僻的山脉,找一些无人地下洞穴,当他们到达洞穴较底层的位置,会关掉身上所有的灯,并把相机调较到极长时间的曝光模式进行拍摄,以求换取一张美观的洞穴照片。这项活动最痛苦的地方是摄影师需要在黑暗中逗留一段挺长的时间,可能由数分钟到数十分钟不等,过程中难免承受恐惧的煎熬。

在1895年,因为工作需要,Jeffries决定到弗吉尼亚州的 Grand Caverns来拍一张 Cave Darkness。 Grand Caverns是美国最古老和最大的石灰岩溶洞,最长的路程可以有6000米深。即使今时今日,Grand Caverns仍然被发现埋藏著更深更大的洞穴,就在这个充满未知的地下洞穴,Jeffries遇到令他终生难忘的超自然经历,这使他日后放弃了探洞的兴趣。

在上世纪50,60年代,那时候仍没有网上交友程式,要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像Jeffries那种偏门的兴趣,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大多数时候,Jeffries都是只身一人,闯入这些无人洞穴,久而久之他都习惯了。

这一次,一如以往,Jeffries在公园门口和管理员交底个人资料后,便一个人走入Grand Caverns。纵使沿途漆黑一片而且道路崎岖不平,满布外形像似张牙舞爪的野兽的钟乳石,但Jeffries仍然冷静自若在险石间穿梭,一步一步落入地底的深渊。当Jeffries独自到达Grand Caverns的深层洞穴后,他熟练地把提灯熄灭,拿出一部自制的相机箱和脚架。布置场地后,在漆黑中静静地等待曝光完成。突然在Jeffries的正前方传来一阵微弱的脚步声,那些脚步声是由洞穴内更深的位置传出来。他努力说服自己那些只不过是幻听,人们在黑暗中不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吗?但是那些「幻听」的脚步声却愈来愈近,而且愈来愈急促,更惊吓的是,脚步的数量都好像愈来愈多!

被吓得绷紧的Jeffries蜷缩在一块大石后,把头往石缝间微微探出。在肾上腺素作用下,眼睛在黑暗中变得异常敏锐,但是当看见眼前的情境后,他却希望自己没有曾经把头探出去。在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三个类人形的生物瞪着自己并朝自己躲藏的岩石方向走过来。他没有看清它们的样貌,但是它们那双闪着凶光的眼睛却永远都刻印在他的脑海中。恐惧之下,Jeffries丢掉所有的装备,连爬带滚地往地面出口飞奔。直到走到洞口,看到阳光的照耀后,他才松一口气。在事发数天后,Jeffries决定带同五六个同伴连同一大批武器返回事发地点,但是他们再也没有遇到什么生物,被弃置在那里的相机仍然纹风不动放在那儿。当Jeffries把相机带回家并把照片冲晒出来后,他得到了下面这张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照片…

究竟那三只生物是什么?普通野兽?人类?还是超出我们认知的生物?在我们的脚下,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2、理查的最后采访

这张恐怖照片是关于一个故事搜集家如何在人生最后一次采访中「被殉职」了。事情发生在20世纪初,Charlie Noonan是一名美国民俗学家,经常游走于美国西南部和南部,收集各种鬼怪、奇人奇事、超自然经历等等。有一天, Charlie在酒吧结识到一名来自奥克拉荷马州的农夫,他和 Charlie分享了一则家乡的传闻∶在佛罗里达州,有一名阴沉古怪的巫婆和一只恶魔化身的狼狗独居在一栋与世隔绝的房子里。

纵使 Charlie外表保持郑重其事,但内心已经嗤之以鼻。作为民俗学家多年,他见识类似的事情多的是。那些思想狭窄的乡巴佬老是喜欢把一些非社会主流人士,如寡妇、同性恋者妖魔化,比喻到山森郊游说成和魔鬼交媾,用乡语说话被说是念巫毒咒语等。

那个农夫非常笃定地说那一个老妇人根本不是人类,隐藏在她那块霉得发黄的头巾下是一种更邪恶、更可怕的怪物。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大得吓人的狼狗总是陪伴著她左右。据说那只狼狗异常凶狠,任何人走近它都会发出低沉轰呜,露出尖锐利牙,一副杀而快之的模样。Charlie听到后不禁暗暗窃笑,但看见那妇人居住的位置刚好在自己下一次旅程的路途上,就顺便把她放在行程表里,当做善事,好好拜访那一名「邪恶」的老妇人。但自此之后,Charlie Noonan一直下落不明。

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一名自称是来自奥克拉荷马州的当铺老板上门拜访Charlie的遗孀Mrs. Noonan。他说日前在报章看到Charlie Noonan的寻人启事后,想起当铺里有一台相机上面刻著「Charlie Noonan」的名字,所以送来给她。他又声称那台照相机是数日前由一名拾荒者卖给他。对丈夫失踪一事悬肠挂肚的Mrs. Noonan,照相机里残存的胶片成为了她唯一的希望,她赶紧把相机拿到最近的照相馆,期望找出一丝线索。当她把胶片冲洗出来时,最后的希望都变成了绝望…这可能是Charlie Noonan人生最后一张照片。

3、手机里神秘的恐怖照片

随着时代进步,手机的拍照已成为有些人每日必须要做的事情。但你真的能记住每张照片什么时间拍的?在哪拍的吗?当你看了下边这张恐怖照片后,还是赶紧打开手机看看吧….

2014年5月27日,一名叫做Killerfishfinger的网友在网上发表了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非常简短。他说今天下午,他在手机相簿里发现了一张奇怪的相片,相片拍摄时间列为昨晚22:51:22。但奇怪的是 ,Killerfishfinger声称自己大约在21:30就已经熟睡了。最使到Killerfishfinger害怕的是,他对拍照的内容完全没有半点印象!所以他立即把照片放到网上向各位网民求救。

起初网民对于这张照片没有太大回响,因为整张照片实在太模糊了。你只可以隐约两盏仿似车头灯的物体放射出两道刺眼的铬色光芒,除此之外,周边的东西都是黑漆漆。但后来有些热心网友把相片调整光度和进行伽玛校正后,整件事情的气氛急剧地变得诡异起来..照片的背境是 Killerfishfinger的后花园,有一部庞大的机器悬浮在空中,它的前置灯直接照向相机的主人身上。那是机械人?飞船?没有人能确定。在灯光的下方,有一名神秘男子竖立着。纵使他的脸庞被长长的阴影遮盖著,但仍然可以感受到他那种不怀好意的气息。

这张恐怖照片一出炉后,网民立即议论纷纷,很多摄影发烧友也加入讨论。照片经过他们详细分析后,得出了更多当时的细节。其后有人综合这些细节,模拟出 Killerfishfinger当时的情况:当晚十时半,一阵轰轰巨响由屋外传出,把你由熟睡中惊醒过来。你张开惺忪倦眼,发现一道强光由窗外射入。你好奇地望出窗外,发现一架神秘机器在空中盘旋。那架机器不大不小而且外形奇特。由于你的家后方就是树林,你担心是不是附近发生山火,所以随便拿起手机等个人物品,便走到后院 。到了后院,你才惊觉那不是一部普通的机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它足以吓你一跳。而那部机器都发现了你的存在,把强光都集中照射在你身上,使你睁不开眼睛。有一名神秘男子站立著在那机器的下方。你看不清楚他的脸庞,甚至连是不是人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离你不远而且面向著你,准备下一步行动。总而言之,你已经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他们面前,陷入极度恐慌之中。虽然你的手颤抖得很厉害,但都勉强拍下了当时的景象。没有人知道那个神秘男子之后对你做过什么来,但确定的是他把你直到天光前的记忆都清除得一乾二净。

在那些UFO发烧友沉醉在外星人的话题时,另一方面,其实认为这张恐怖照片是捏造的人数都不少。他们认为那只不过是一架增设了灯炮的摇控飞机和事主的朋友,而且他们经常吐槽为什么那个人,或者外星人可以对你进行洗脑但却不会删除手机相片?但是其中一位自称是物理学家的网友却提出了另一项证据,证明这张照片不可能是捏造。他指出那两道强光有许多不寻常地方,正常灯光通常是由灯泡里不同的元素,如卤素,钠和氙气产生出来,它们通常会产生各种颜色的光环,如浅绿色、橙色、蓝色等。但是那一架机器产生的光实在太明亮,而且光环的颜色和形状都非常古怪,它当中一定涉合更多种不同波长的光混合才可以产生这种效果,而他知道这种灯炮在市面上没有可能买到。

4、火灾的先兆

这张恐怖照片源自于一个小学的火灾,1908年2月尾,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田纳西小学( Collinwood School),这些充满欢乐,青春洋溢的孩子们拍下了一张美好的班级相片,但遗憾的是,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会是他们短暂人生最后的一张照片…

田纳西小学( Collinwood School)是一间社区小学,整栋学校主要由木材建造,有4层楼高,所有楼层都由一条主楼梯连接,只有一道正门和一道后门。学校有366名学生和15名教师。1908年3月4日,所有师生都如常上课,因为天气仍然阴冷,工友们就打开了蒸汽炉,让灼热的蒸汽透过蒸汽管流遍整个校舍,结果过热的管身点燃了一楼的托梁,之后火势沿木制的托梁火速扩散,最终引致了一场不可挽回的悲剧。

当有学生发现火警时,一切已经太迟了。火舌已经沿著木制的旋转楼梯向上攀爬,迅速地把二楼、三楼的学生唯一的逃生通道打断。油木制的地板、天花板成为致命的助燃剂,火势急速扩散到每一间课室。不到3分钟,整栋小学已经陷入火海之中。在学校附近的家长闻讯火灾的消息后,立即拚命跑过来。看到深陷大火的校舍,女士们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她们像小孩般相拥,无助又绝望。男士们则走到附近的水井,打水扑火,但在熊熊炽火之下,根本一切都是白费气力。

大火最后造成194人死亡,几乎是全体学生数目的一半,当中有大约20名学生的尸首被烧得无法辨认,只能合葬在附近的墓园里。校舍本身在大火中也付之一炬,只剩下残砖烂瓦。虽然校舍在50年代重建,但灾难的阴影一直笼罩住所有居民,直到永远。数日后,那些班级照终于冲洗完,被送到追思会,那些悲痛欲绝的家长希望透过孩子最后的相片找到一丝慰藉。但当他们看到最后一张照片时,心情却更加沉重。相片中除了左上角的孩子外,所有学生都丧命於火海之中。没有人能解释是什麼原因导致所有学生的面容都化开。有人说那些是火光,预兆著火灾的来临,也有人说只是冲洗时出错罢了。但即使早有预兆也好,相机出错也好,对于痛失孩子的家长来说,一切都是于事无补。

5、莉莉的眼睛

1952年的10月31日,4岁的Lily、Lily的母亲、Annette和女佣在家中忙碌地准备今晚的万圣节活动。女佣忙于准备糖果和布置哗鬼装饰。Lily则和母亲留在房间,为今晚的服装而烦恼。当母亲问Lily想扮什麼时,Lily转动那双明亮而蔚蓝的眼睛,之后顽皮地说她想扮白衣女鬼。 Annette笑著答应,转身去寻找家中的白色衣物。自从她的丈夫跟一个女人离家出走之后,Lily便是她的一切,她深爱著她的孩子,特别是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

那天黄昏,她们全部人都准备好了。Lily穿著白色连衣裙,头披著长长的丝布,准备开始出发去玩第一轮的Trick or Treating。当走到前门楼梯时,Lily的母亲提议不如Lily和女佣来一张出发前的合照。她赶紧拿出家中的照相机,准备为她们拍照。女佣牵著Lily的小手,两人都绽放最灿烂的笑容,满心期待今晚的来临。当 Annette按下快门,相机咔擦闪光那一刻,所有事情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一秒还笑容可掬的Lily突然脸色苍白,撕破喉咙发出凄厉的尖声。她使劲地拉开女佣的手,十只小手指插向自己的眼睛,大力大力地抓。鲜血顿时流出,形成血泪,滑落她白皙的脸蛋上。 Lily的母亲被突如其来的骤变吓得不知所措,只能跟著Lily失控地尖叫起来。女佣则比较快恢复理智,她立即紧紧捉住Lily的双手,试图阻止她失常的行为。

Lily的尖叫声很快就惊动周围的邻居和小孩,大家纷纷赶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当中有一名邻居是医生,他看见Lily的情况后,立即赶回家拿注射器,为Lily注射微量镇定剂。当Lily情绪平伏下来后,大家担心地问究竟她看到了什么。刚刚才定惊的Lily意识仍然模糊,她只能不断喃喃自语地说:“有怪物想抓我的眼”。Lily的妈妈伤心欲绝,泪水滚滚流下。那个医生安慰她说,Lily可能只是一时受惊,而且眼睛都没有大碍,让她平静下来,明天才带她到医院。 Annette也认同医生的建议,认为先让Lily安心睡一觉。

当晚凌晨,Lily偷偷拿起母亲的针盒,用毛线针一根一根插破自己眼睛。这次Lily没有那么幸运,即使医生努力抢救,Lily只余下3成视力。医生说Lily患上了“急性感官幻觉”,但即使安了一个病名,对Lily的情况也没有太大帮助,因为当时没有任何治疗方法。身为单亲妈妈的Annette实在没有能力24小时看顾Lily,无可奈何之下,唯有送Lily到附近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直到Lily在2001年死於心脏病为止,她都一直住在精神病院。根据照顾Lily的护士们所说,Lily一生都受到她那奇怪的疾病所困扰。几乎每天晚上,特别是临近万圣节,你都可以听到Lily的一边抽泣一边苦苦地哀求着护士:“帮我将那只怪物带走…”

6、Sarah Eustace的鬼魂

丹弗斯州立医院(从前的丹弗斯国家疯人院)是一间在1874年建造的 Kirkbride式精神病院,它的建造地点后来成了马萨诸塞州的一处荒地。像所有的Kirkbridge疯人院一样,它因它的哥特式建筑风格和使用现已过时的医疗设备来治疗精神疾病而出名。丹弗斯也通常被认为是前额脑叶切除术的诞生地。

丹弗斯广阔的地下隧道是很多恐怖电影素材的选择地,影片制作人选择这些隧道并不意外,因为如影随形的谣言已经困扰了丹弗斯一百多年。最著名的故事是关于Sarah Eustace,一名于1955年从病房逃跑并悄悄地溜进隧道的病人。尽管找了很多遍,疯人院也闭锁了一周,Sarah再也没有被人见到过,人们推断她可能因缺水而死在地下隧道。

丹弗斯的一名叫Gail Malloy的护士对Sarah的故事非常痴迷,并且花了很多时间在地道中寻找她的遗体。尽管她从未发现尸体。她在1966年底抓拍到了这张恐怖照片,表明Sarah Eustace每天都从这里经过。

7、Sorrenson家的悲剧

Sorrenson一家是一个在1905到1906年间移民美国的丹麦家庭,他们带著他们最大的孩子Anders(骑在驴上的)到来密苏里州,并在这里安置了一个农庄。另外三个孩子——Simone,Frikke和Mathilde(分别是中间,右边和在车上的)很快出生了。这张照片拍摄于1916年,拍下了全部四个孩子,在悲剧发生的四周前。

当时三个最大的孩子似乎正在乾草谷仓玩并且后来睡着了,他们的父亲Noclas正开着一个木制的乾草清扫机进入了草堆,他并不知道孩子在里边,就这样肢解了三个孩子,而且精确地按照照片上的铁丝位置。

Mathilde也就是最小的孩子,和他的母亲在房子里面而没有受到伤害。后来他们的一个邻居儿子说,那头驴也没有幸免,它把头卡进了铁丝围栏里,然后因为疯狂地挣脱,被铁丝网斩首了。

(副标题:恐怖照片的背后事件)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