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1资讯

常熟老父杀死儿子后自首 村民联名为其求情


1月9日凌晨5点,常熟一名老父亲杀死儿子。 时隔30多小时,在离事发地不远的一张露天桌子上,有村民自发为这名老父亲签名请愿,希望法院能够从轻发落。

这名老父亲,朱水根,称得上当地最有威望的人。 年轻的时候,他是南浜大队大队长,干活的一把好手。身为大队长他总是勤勤恳恳带头干,种稻麦种蔬菜,他挑着草泥担头在田里带头走。 当时周边十个生产队,南浜村是响当当的先进。 困难年粮食不够吃,村里乡亲去找他,有救济口粮他总会尽可能多分一点。 分田以后搞村企干工业,他又是一把好手,带着大家脱贫致富。 他也是一名老党员。 在南浜大队这一片的人眼里,他学历高,人聪明,有经营头脑,有责任担当,称得上德高望重。 遇上大小事务,他是主事人,早些年大队里哪家办红白喜事要借桌子借凳子,大家都全听他统筹调配,安排得妥妥当当。直到现在,谁家有个什么事情,也都要找他商量拿主意。 然而这些年,他越来越佝偻了身子。

“走路抬不起头来,有时候我见他,还会莫名地嘿嘿一笑。现在想想,那是他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前兆了。”妇女大队长王春燕说。 在家里,他当了半个世纪的顶梁柱。然而终究也是老了,心肌炎和腰疼困扰着他,还有别人说不上的毛病,大家只知道他要吃很多药。就前一个夏天,他卧床整整两个月。 街坊感慨,卧床两个月期间,孙子是他老伴接送。儿子从未出现。 “每当他出现在这个家里,就是没钱了,”周文荣说。 过年,都是老两口和两个孙子自己过。 说起这家的不肖子,村里人都一个劲摇头。 长得真是好看,白白净净,细皮嫩肉,人又高,跟个明星一样,可是说得难听点,就是好吃懒做。 村里人知道他儿子在外面人称“朱公子”。 网络流传着一个朱志强生前的小视频,他和七八个男人赤裸上身,排成一队双手叉腰跳舞,朱志强的脖子里还挂着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金链子。 说起他的赌博劣迹,和他同辈的钱军回想起来,他是十六七岁就开始玩着纸牌的,谁知道后来越赌越大。

1月8日,有人上门要债。 1月9日凌晨,朱水根杀死朱志强后报警。 1月9日晚上,三塘村很多村民都没有睡着…… “我想想小水根进去了,他的老婆怎么办,两个孙子怎么办,想想真是合不拢眼。”70岁的金桂金老人说。 1月10日早上,南浜大队的村民们主动聚集在一起,由孝友中学退休的王老师和周老师起草,写好了给法官的“请愿书”,希望可以从轻发落这位可怜的老人。 请愿书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被杀之子朱志强是一个从小就好吃懒学、好吃懒做的不肖子孙,吃喝嫖赌五毒齐全。使用家庭暴力先后打走两个老婆后,丢下两个年幼儿子,自己混迹社会,常年不归,缠上了好几百万的债务。去年底,为让他回心转意,朱水根夫妇东借西凑替他还掉了142万。他曾跪地对天发咒:“再赌杀死我”。然而最近他在外又欠下了120多万的借款,讨债人连连上门催债逼债。讨债人白天来,夜里来,拿了扩音器到处高喊“借钱还钱,天经地义”,甚至半夜砸门砸窗,恐吓威胁,搞得朱水根夫妻半夜不能睡,饭吃不下,神经极度紧张、血压拼命上升,生活在阴影中。事发当天,又有人上门逼债,且借债数额借还双方严重不符。 截至下午四点,已经有超过300人签名请愿,数字还在持续增加中。 朱水根无疑是个好人。我们理解这位“大义灭亲”的老父亲,理解他恨铁不成钢的痛。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他却选择了最决绝的那一种。他的做法注定了悲剧。 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人生命,即便是亲生父母。 无论我们有多同情这位老父亲,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待他的将是法院的裁决。

(副标题:老父杀死儿子后自首 三百余名村民联名为其求情)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