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资讯

揭秘南派传销:不卖产品主打亲情 警方称管不了

本文内容来源于对当事人的真实采访,部分细节出于保护主人公隐私等原因略作改动。

一、蒙哥,虎毒不食子,比起我媳妇,我更信我妈

12月21号凌晨,K1316,武汉往内蒙的火车。蒙哥躺在上铺,用手撑着头,眼睛往下瞟。下铺睡着的女人是蒙哥的老婆。这个女人身材高大,因为怀孕侧卧着,鼻子通红,一抽一抽,显然还在哭。这次回内蒙老家是要去离婚的,离婚了也好,蒙哥心里想。毕竟这个女人已经不听我的了。

2014年前后,蒙哥的两个堂姐经过她们的同学介绍,最先到武汉发展。后来,蒙哥的舅舅、舅妈加入了,再后来,蒙哥那个身体瘦小干瘪、甲状腺不好的老妈也拖着蒙爸,坐火车去了武汉,连过年都没有回家。他们说他们在武汉开了家特产店,挣着钱了。

他们有没有开特产店,有没有挣着钱,蒙哥不知道,但全村的人都说蒙妈在做传销,这搞得蒙哥心里怕怕的不敢去看妈妈。但蒙哥有点想她。今年四月,蒙妈打来了电话,说自己甲状腺不舒服,武汉买不到特效药,一定要蒙哥把药送去。蒙嫂央求着叫蒙哥别去,去了会上当。但妈妈病了怎么能不去呢?蒙哥特意事先买好了回程机票,蒙哥决定,在武汉只呆6天。

第一天到武汉,蒙妈出来迎,蒙哥看到老妈身体好好的,便提出要带爸妈回家,蒙妈不肯。她一直哀求说,住下来吧,给妈妈做的行业参谋参谋、把把关,再走不迟。那好吧,大家都说传销会绑架人,没收手机,这里并没有。

接下来的两天,蒙哥跟着妈妈和堂姐,串了很多门,有热情的内蒙老乡,也有牛气冲天的土豪老总。他们聊了很多,从西部大开发说到中部崛起,从一带一路说到实体经济的未来。老总说起自己的工资和他在做的政府项目,刚大专毕业的蒙哥,听得一愣一愣的。

第四天,第一次来武汉的蒙哥跟着堂姐出了门。江滩公园,市民之家,光谷步行街,真不错。而且堂姐悄悄地告诉蒙哥,这些地方都和他们在做的行业有关系:“光谷广场上的雕塑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寓意着国家对于这个行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幢资本大厦得名于国家对于行业资本运作的大力支持。还有那球形的建筑寓意着大锅,政府会为大家背黑锅的。”


这个雕塑,堂姐说寓意行业是见不得光的,一把钥匙要向地下才可以开启。


光谷的铜牛雕塑,2017年元旦,一群人正在雕塑前接受训话。

比蒙哥早来的人告诉他,这个行业分5个不同的级别,有3个晋升阶段(五级三晋制),“2005版的人民币就印证了这一点。背面的29个点意味着发展29个人可以当老总,人民大会堂的三个台阶和五根柱子以及5段防伪金属线都寓意着五级三晋制。”蒙哥赶紧掏出钱包,摸出一张一百一看,果然!国家竟然给出了这么多的暗示,蒙哥心里暗暗吃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着了道。


传销人员鼓吹2005版人民币“暗藏”行业玄机。

第五天,堂姐他们告诉蒙哥,要入行,最好先缴纳69800元(21个申购份额),这样直接就能从新业务员升级到主任。亲戚们是这么说的:45%交给国家税收,用于投资政府项目、缴纳国税,52%以奖金的形式分发给不同级别的会员,3%作为上头老总的效益分红。一个月以后,国家就会下发19000元的运作资金,再以后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总人数达到29人,总份额达到600份的时候,就可以成为老总。以后每月可以拿5-6位数的固定工资,直到累计拿满1040万元。“我们要去干更大的事业,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解决更多的就业问题,无形中为国家分了忧,为人民解了难,”堂姐说,她闺蜜已经当上了老总。


蒙哥写下的传销内部层级图,几乎全部都是他的亲戚和老乡。

两年的时间赚1040万。我的人生缺这两年吗?蒙哥问自己。不缺。既然不缺,为什么不试试这条赚钱的捷径?

除了想投入两年的时间博一次,蒙哥的加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蒙妈。

蒙哥一直是依恋母亲的,在他的眼里,这个竖着长辫子精明干练的女人总可以帮她搞定一切。小时候学习不好,蒙妈可以通关系送小蒙哥去重点学校;后来没考上好大学,蒙妈又给找了铜矿上的工作。前两年,为了给蒙哥娶媳妇儿,蒙妈蒙爸靠一辈子在村子里种向日葵、玉米攒的钱,加上20万贷款给蒙哥在巴彦淖尔的市中心买下了一套婚房。这让蒙哥成为了这一辈兄弟姐妹里最早在城里有房的人。村子里的所有人都羡慕蒙哥,佩服蒙妈。

如今,妈妈身体不好,喉咙刚刚开过刀,蒙哥觉得应该顺了妈妈的心。另外,妈妈一直是英明果断的,她会错吗?蒙哥终于把决定说了出来,蒙妈别提多高兴了。蒙哥拿不出这么多钱,爸妈帮忙凑上,这是蒙家交的第3个69800元。

第六天,蒙哥给老婆打了电话:把机票退了吧。老婆还想啰嗦,蒙哥一下把电话挂了。蒙哥成了“蒙主任”。

几个月过去了,和爸妈还有堂姐、老乡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不管曾经你是谁,来了之后都统一标准,过一样“简单温馨”的生活。“相互尊敬、没有上下级,大家都要成为独立、有自信、有能力、有素质的老板。”蒙哥觉得,比之前上班的厂子舒坦多了。

唯一让蒙哥心烦的是蒙嫂从内蒙打来的夺命连环电话。难道我的亲妈还会骗我吗?真是的,何况我堂姐都挣着钱了。更烦人的是,12月18号,蒙嫂挺着大肚子来了武汉,还带来了两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里面有个姓王的女的拿着个计算器不停地给蒙哥算,说这个行业是传销。她自称以前就是个老总,当了老总根本没有固定工资,那45%的国税根本不存在,上交的69800统统被瓜分了。

这个姓王的女人很能说,一套一套的,蒙哥有一点点动摇了,难道我真的被骗了?隔了一天,蒙妈也去见了这个女人。但没想到,蒙妈无论怎么样也不相信她,急着送客。饭桌上,蒙哥低着头,觉得老妈不会错,这个王姐来路不明啊。但看着老婆在一旁掉眼泪,蒙哥又有点心疼,开始恨自己,为啥不能把自己撕成两半,一半陪着老妈干事业,一半陪着老婆回家生孩子。

不过还好,蒙哥的两个堂姐很快来解围了。堂姐一语中的,这个王姐是假的!这就是个自己没努力挣到钱却四处喊着葡萄酸的货。就是嘛,我妈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多,不会骗我。蒙哥心里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矛盾终于瓦解了。

“会友们说,这个行业,叫做1040阳光工程,也叫自愿连锁经营。你们喜欢说这是传销,只不过因为冒牌货太多。进来看过的人就会知道,它不是传销,不是分钱游戏。”

“既然老婆看不惯我们全家的这番事业,那,离婚就离婚吧。以后咱家挣着钱了,她就等着眼红吧。”

二、 蒙嫂,我恨他们,永世不能原谅

12月20号,中午。蒙嫂彻底和公婆决裂了。一个手放在肚子上,一个手紧紧捏着一团被眼泪浸湿的纸巾,蒙嫂深呼吸着,希望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蒙妈站起来了,端着个茶杯似乎要把王姐送走。而那个王姐,还在唾沫横飞,在酒店包间里大声疾呼。那些老总的豪车豪宅都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国家根本不会发六位数的工资,也没有国家项目可以做。这就是一场拉人入伙赚人头费的游戏。

可是,彻头彻尾,蒙妈似乎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眼睛一直在瞟蒙哥,生怕自己的儿子被带走跑偏。她反复强调着,“谢谢你们的到来,但是,你们所说的这些情况究竟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蒙嫂的这个婆婆,她只相信她自己的眼睛和经验。

王姐被激怒了:“两年之后你们真的挣着1040万,我把头割下来给你们!”这个王姐,其实是蒙嫂花了6000块请来的,是一个专业的民间反传销老师,她自己本身就是从传销里出来的,为了赎罪满腔正义,自称救出过几百个传销分子。过去的两三个月,蒙嫂除了养胎每天都泡在各个反传销的论坛和QQ群里。老公,公婆,两个堂姐,舅舅舅妈,7个69800元,不是一个小数目。花6000块去拉他们出来,值。可没想到,一切的一切仅仅换来了老公一天半的清醒。

包间里,蒙妈和王姐对峙着,蒙哥戴着副圆框的黑边眼镜,像绵羊一样低着头,缩在角落里。蒙嫂怼了一下他,暗示他坚挺一点,能把自己的觉悟,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是,这个男人,擦着眼泪,闷声不响,蒙嫂感觉一腔滚烫的血冲上了脑子。自从结婚起,蒙嫂就知道,这个家,婆婆做主,老公恋母。


蒙嫂在饭桌前不停地流泪,但婆婆无动于衷。

帮妈妈贴着内衣拉连衣裙的拉链。剪什么发型,明天穿哪一双袜子,鞋垫子合不合脚,都靠着妈妈来安排。一回到妈妈身边,这个妈宝就是根墙头草。婆婆用儿子的爱、儿子的孝顺绑架了蒙哥。

蒙嫂回想着过去的几个月,怀着身孕却一个人住在家里,心里头觉得恨。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像躲避瘟神般躲着蒙哥一家,没有人敢接触他们,更没有人敢借钱给他们。拉不到下线,就意味着赚不到钱,典型的“庞氏骗局”。可是眼前的这群人依旧执迷不悟,呆在武汉坐吃山空。婚房20万的贷款还欠着银行,承包的葵花玉米地一片荒凉。

何以解忧?唯有一夜暴富。蒙嫂觉得,形容饭桌上的这帮人,太贴切不过。

“爸妈,只要你们肯回来,未来我都替你们想好了”,蒙嫂开口了,带着哭腔。

那么多钱被骗走了,没关系,我们都还年轻,可以再挣。全家四口人一起挣钱,不难的。

回去了怕丢脸,怕被邻里笑话,没关系,我们可以把现在的房子卖掉,去县城住,没有人会戳我们的脊梁骨。

妈妈你活得健健康康,买好看的衣服,抱着孙子,跳着广场舞,那样的日子不好吗?

妈妈你的手艺那么好,做一床棉被给孙子盖,做好吃的家乡菜给孙子吃,不好吗?

为什么每次只有靠冰冷的电话才能和你联系?为什么每次在电话里你只说行业里的事?为什么样样都要听你的?能不能听一次你儿子儿媳的话?

蒙嫂已经是泪人,蒙妈眼神依旧游离,“吃饭吧”,说罢站起身去了厕所。所有人都很清楚,她消失了20分钟,是在给她的上线,蒙哥的堂姐们打电话。蒙妈要去汇报情况,汇报下线——她的儿子的思想动态,以及“新人”——她儿媳的反抗情绪。

几个月的反传销学习,蒙嫂已经看得很透了。这些所谓的亲人们目的只有一个,骗自己留下来,好接受他们为期7天的洗脑。只要能把新人留下来,一切就都好办了,用亲情,用爱情,用行业的经验,一定能把蒙嫂洗进去。从此再也没有人会在这个家族里唱反调,所有的人都会在1040连锁经营的行业里继续沉迷。

蒙哥又被母亲劝回去了。

“蒙哥,我真的很爱你,很崇拜你,在过去,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但现在,你和你家6口亲戚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可以相信,全是套路。”

那就这样吧,与其等孩子出生被你们偷偷抱走来武汉,不如现在就分手。我不会留下来给你们任何洗脑的机会。离婚吧,蒙哥。

三、我,“小姑娘,请你不要再宏观调控我妹妹了”

12月18号,我就是去见蒙哥的两个不素之客里的另一个。那一晚,王老师拿着计算机不停地给蒙哥演算传销组织里的套路,百度搜索着什么是组织领导传销罪。那一晚,蒙哥醒悟了,答应蒙嫂要给自己的爸妈和堂姐反洗脑。而我则提出让蒙哥带我进入组织看一看,蒙哥答应了的。

看了前文蒙哥的倒戈,或许你们以为我暴露了,被暴揍一顿了吧?我也以为我暴露了,但没想到的是,在蒙哥蒙嫂21号凌晨回家离婚之后,我又一次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窝点。他们依然希望我能够留下来,好接受他们的洗脑程序。

拉不到人头,上到老总下到底层,所有的人都要坐吃等死。所以无论我是谁,在他们面前我都是一盘待宰羔羊、肥美佳肴。

每个人都是演员,每个人都蒙在鼓里 真情表演

一进组织就没收手机?一旦反抗就捆绑吊打?20个人蜗居脏乱差?吃大锅饭好心酸?拉人头越多越好,廉价破玩意儿卖天价?这是绝大多数人对传销的印象:不跳楼摔断腿或者撒钱求救命,你不要想逃脱传销组织。在行业内部,这被称为北派传销,尽管依旧存在,但势力早已大减特减。而交69800赚1040万元,及其变种的自愿连锁经营,或者“1040阳光工程”被称为南派传销。组织不卖产品,每个人只需要拉3名下线,以家庭为单位住在各大城市的开发新区,吃、住一切都是高大上。

12月19号一早,我以蒙嫂高中同学的身份,第一次跟着蒙哥蒙嫂去了传销窝点——武汉洪山区保利心语小区三期10栋1单元9楼的一间住宅内。保利地产旗下的楼盘属于高档小区,保安门禁、地下菜场、绿化喷泉一应俱全。他们住的是一套月租2800元的三室两厅。三张双人床,一张单人床,七个人一起居住并不拥挤。不过,这个“家”里没有任何的摆设和生活用品,橱柜上都空空如也,显得很不自然。


传销窝点是个普通的三居室,但没有任何的生活气息。

我和蒙嫂作为新人,受到了内蒙老乡极为热情的招待,每一个人都与我握手。一桌子的水果、零食。

在行业内部,有一本学习手册《生活经营管理20条》。其中明确要求大家,房间要整洁,穿着要体面,对于新人一定要热情、乐观、自信。


《生活经营管理20条》部分内容,超乎你的想象。

那一天的午饭,是在家里吃,10个人围着吃,一共四个菜。酱油炒豆芽菜,蒜苔炒肉丝儿丁,蒜炒油麦菜,小鸡炖蘑菇。

除了饭管够,我觉得这点菜对于声称赚大钱的老板们来说,有点寒酸。周遭的其他人,要么吃着白饭,要么菜吃得很少。小鸡炖蘑菇味道很好,似乎却只有我一人在吃。事后,蒙爸透露,每个成员每天都缴纳10块钱的生活费。7个人,一日三餐,70元,确实不宽裕。

吃过饭,所有人都围着我问东问西,名字、老家、和蒙嫂的关系,家庭情况,住在哪里,有无工作,男朋友是做什么的,事无巨细。

原以为,他们的洗脑就要开始,没想到,家里的年轻人们开始邀请我和蒙嫂出去逛街。坐着两块钱的公交,一行人冒着雨来到了光谷步行街。冰激凌、爆米花、烧烤、炒面,堂姐和他的伙伴一样样买了来。之后又买了500个游戏币打电玩,并一起看了一场电影。


一家人带我在光谷玩耍。

在传销里的第一天,很开心。但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套路。从进小区开始就有人盯梢。蒙哥的二堂姐不断在观察我,打探我并不断离席给上级汇报。请我吃喝是团队的内部规定——必须要让新人在第一天宾至如归。

只有把新人研究透,才能抓住其软肋。

明白了这些,回想饭桌上蒙妈对儿子儿媳的挽留:“你很聪明,你来替妈妈看看这个行业好不好。”“你就留下来吧,看看我们究竟在做什么,再走也不迟啊。”“我们需要你把把关,要是你7天下来觉得不好,我们都跟你回去。”那些言语并非出自一个母亲的真心,而是出自于背诵了无数遍的教程。

把亲情变成了王牌,细思极恐。

但是,这些欺骗在他们看来并没有“恶意”,而是被称为“善意的谎言”。自己本身就是从传销组织中脱身,有着3年反传销经验的王老师介绍,传销组织中的保密性做得极其严谨,一级只能知道本级别能够知道的事情。像蒙爸蒙妈以及两位堂姐都处于基层,没有识得传销的真面目。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蒙妈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儿子儿媳加入进来,共享富贵的。

你会上网,我也会上网,你会百度,我也会百度

王老师的劝说最终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在于蒙妈和堂姐给王老师扣上了一顶“假行业”的帽子。假行业这么一个词语就让刚刚醒悟过来的蒙哥再度反水。

虚构的人民币暗示,假冒的建筑含义,捏造的领导讲话,以及传言之中老总的大富大贵让组织内部的成员对于“国家暗中扶持”,每个老总1040万的收入深信不疑。为了瓦解众人的怀疑和不信任,从一开始新人们便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所有出来现身说法反传销的人,所有说组织不好的人都是行业内部的失败者,是被行业淘汰掉的人,是骗子。

蒙哥的大堂姐瑞雪诡辩,行业有真就有假,全是假的,也就变成了真。我相信我所在的团队是真的,王姐是假的,你要是不信,可以进来了解一下。对,还是那句话——你先进来。

我试图问蒙爸和堂姐瑞雪,网上那么多关于传销的信息,你们知道吗?他们来了一句,你会百度,难道我们不会吗?他们又来了一句,网上的负面曝光都是“宏观调控”。

“何为宏观调控?就是所有的媒体关于行业的负面报道都是有意而为之,都是一场国家行为下的表演。目的是吓退胆小的,筛选人才,只有胆大敢为天下先的人才能留下来捞金。”

我想,我这篇报道也会被说成是“宏观调控”吧。

“为啥央视1套不播我们的负面新闻,只有2套,13套播?为啥经常可以看到派出所抓了一堆搞传销的人却又都遣散回家了?所有真正搞传销的都是要判刑的哦。洪山区,整个南湖片区的小区,都是做我们这个行业的。没有我们在这里租房子,这里的房子怎么租得掉?这里的经济怎么上得去?我们的老总的连锁经营会议是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啊!”

他们一直试图用这些言论对我进行洗脑:即一切都是国家在暗中支持着的。实际上,央视1套《焦点访谈》对这种新形式的传销早有报道,传销参与者也并非人人都要被判刑。只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组织者、领导者方立案追究。另外,人民大会堂是可以对外经营和租借的。

此外,老总的牛皮满天飞,豪车豪宅似乎也佐证着飞黄腾达的未来。但是据王老师介绍,当上老总之后的传销者,明知没有国家收入和国家项目,但为了稳定下面的人心,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依靠租借一些市中心的房产和车辆来目的性炫富。

荒谬谎言,三人成虎。一个人被骗,两个人被骗,三个人都被骗吗?一个人傻,两个人傻,三个人都傻吗?蒙哥,大专学历,他的两个堂姐瑞红瑞雪,却都是本科学历。

王老师跟我介绍,除了寄希望于一夜暴富的人之外,高收入、高学历、高职位的人参与传销并不在少数,他们不差钱,不差人脉,差的是投资的机会。从怀疑到逐渐相信这些荒唐的话语,便意味着洗脑的成功。

以为“八辈子积德修来的机会”其实不过是倒了八辈子霉上了当。

亲眼所见未必就是真相。王老师建议,老总到底有没有固定收入,可以要求他前往银行打印流水;老总住的豪宅到底在不在他的名下,可以咨询物业,可以跟踪甚至人肉老总;老总究竟有没有拿到国家项目,可以要求他到工地现场质证。

真假美猴王,现实中根本没有美猴王,又何来的真假?只要是传销,统统都是欺骗,统统都是违法。

当地派出所:你们来报警也没用,回去吧

拿着蒙哥头一天晚上醒悟时写下的传销组织成员名单和层级关系,以及偷拍下的洗脑视频,我第一站来到了武汉市洪山区洪山工商所进行举报。听完我说的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工商所无法受理,建议我去保利心语小区所在的狮子山派出所。“我们没有搜查权,不能破门而入,他们地面上都是放哨的,我们连门都敲不开。”这位负责人建议记者,能够靠家庭的力量把传销人员救回家是最好的办法,工商无能为力。

随后,我又赶到了狮子山派出所。有意思的是,站在派出所门口抬头看,就能看到蒙妈家的窗台。

接待民警首先提出,去找工商,执法权在工商手里,公安只是配合机构。在我的坚持之下,一位民警终于同意,让我自己给自己做一个笔录。


我自己给自己做笔录。

然而,等我辛辛苦苦填满整张表格的信息后,这位民警却看也没有看上一眼,就放在了一边。

于是我继续追问,公安打算何时行动?这位民警表示,在狮子山派出所辖区内,哪些小区,哪些楼内有传销,他们都一清二楚,公安甚至已经掌握了200多名传销人员的身份信息。

但是,何时收网,能否收网,这位民警表示不清楚。“怎么可能一锅端?抓来的传销都是受害者,你让他们去坐牢吗?等遣散回去了他们又来了,交钱是他们的人身自由。”

当记者希望继续询问时,被民警制止,“你来我这里举报根本没用,要受害者本人来这里做笔录,这样的笔录才有用。”另有一位年轻辅警见我如此拎不清,直言道:“你们能自己把他绑回家就绑回家,绑不回去,就放弃他,明哲保身得了。”

站在珞狮路300号洪山区人民政府门前的保安说:“举报传销,找警察没用,还是上网花钱找反传销的老师吧。”

要传销内部人员主动报案,可能吗?王老师告诉我,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很多的受害人醒悟之后,第一个想法是用软磨硬泡或者威胁的手段要把自己的本钱尽量捞回来。

如果去投案,去打击团队,不但血本无归,还往往会导致他的上线难堪,而这些上级往往又是他的朋友或者亲戚。又或者自己的举报导致老总判刑,未来可能面临出狱后的报复。

对于刚刚当上老总,明白传销真相的人,要去举报投案更是不可能。一是自己已然面临着被判刑的风险,二是底下发展的将近30个人一旦得知真相,必定民心大乱。耗费的金钱是小事,消逝的青春,被欺骗的感情才是让人负担不起,赔偿不起的。

1040连锁经营号称在中国18年,18年不死。王老师觉得,这一记板子也不能打在政府头上。蒙哥所掌握的家庭地址、电话名单、体系图,这些都是很表面的证据。新人交钱的申购单和老总分赃的工资单,这些核心证据早已被付之一炬。

老总找不到,光端掉一些像蒙哥家这样的窝点,意义不大。他们量刑条件不够,放走了,账算在“政府宏观调控”上,被洗过脑的他们很快又会回来。

蒙妈写给儿子的信,鼓励他在行业里不要犹豫,坚持做下去。(原文)

蒙,我一直藏在心里的话没和你说。

自从你生下来能去读书的时候,我和你爸就开始为你的人生去奋斗,想让你比别的孩子过得更好,从你读四年级的时候开始托人,托关系把你送进了五原好的学校,当时咱们家有多穷,为了让你能上好学校。我和你爸夏天不舍得买菜,就掏苦菜吃了,来维持生活,连土豆都舍不得吃!想让你能得到好的教育,当等你初中没考上好的学校时,我又托人把你送去五原受好的教育。为了让你多学点知识将来能考上好的大学。你爸就连平时最爱吃的豆腐,都舍不得吃。连一点肉都不舍得去买。当时你爸说,为了自己孩子以后的成长,吃再大的苦,受再多的累也愿意,但是最终,你还是没有好工作。

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面临结婚买房,就更让我们发愁了。愁怎样才能给你买下房子?可就是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我们不断地包地,地也在不断地涨价。但是为了楼房的目标,把自己的几十亩地干完还去给别人干。就是想多挣一点钱。有的时候家里只剩2块钱。我和你爸就开始吵架了。我也抱怨过你爸,没本事,没能力。生活才会过得这么苦,这么累。感觉这没钱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那时候没钱,谁又会来帮你呢!连自己家人都瞧不起你,看不起你!所以一想到儿子,咬着牙,还得往前走。把家里喂的老母鸡,下的蛋都舍不得吃,全部卖掉,给你攒钱买楼房。人家逢年过节都吃肉,咱家只吃蔬菜。为了买这栋楼房,人家都怕受苦,少种地。但是我们是多种地多受苦。每天凌晨四点起来就出地,太阳落山了才回来。一天在外面只吃点干馍馍。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慢慢把自己的身体都累坏了,得了胃病啥也吃不成不说,脖子上还长了结节,医生说需要做手术。但是医生让我赶快做,连一天也不要耽误。这下就把我和你爸吓得都在哭,医生说我这个病不好,尽快切除,有生命危险。可是吧,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天要塌下来了。感觉我要离开你了儿子,还有我所有的亲人。再也看不到你们了,感觉人的生命好短暂。还没有把儿子安排好,就离开人世了,我的心是多么痛苦,悲伤,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感觉我的命好苦好苦。为什么那些人那么坏的人都可以承受,为什么我不能呢?一下子让我软得都站不住了!简直像个木头人一样在那里呆着。后来还是你三姨夫把我们带上去临河做手术。医生确诊是癌症,恶性肿瘤需要尽快切除,所以我现在已经把半个淋巴都切除了。说我也活不了几年了,如果保养不好再受刺激,再犯病的话,那就是我离开人间的时候,就永远地离开你们了。

所以我为了让你过上好的生活,为了我的下一代的成长,我只有把你带到这个行业,我才能安心地闭上眼睛。

蒙,妈妈也是吃了一般人吃不了的苦,受了一般人没受过的罪。最终的结果是美好的。我们终于给你把楼房买下了,媳妇也娶下了,心里也非常高兴和欣慰。也是在这么多兄弟中买的第一套楼房。你也知道,妈妈好强了一辈子,这点也没人能够理解我。蒙,你现在也是为人父,为人子的一家之长,你也要为你的后代负责,也要承担起家的责任。那你挣那么一点微薄的收入?怎么去负担你的小孩?怎么能养起这个家,养一个小孩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当你的小孩生下来要吃奶粉,买尿布,买好吃的时候,你那点钱能做什么呢!以后的路没有那么好走,你老婆愿意和你喝粥吃菜。那你的小孩怎么办?现在你外父外母帮你,可那点钱能维持多久?你是了解你媳妇的,当你真正遇到困难,没钱的时候,首先看不起你的就是你自己的老婆,我们是你的老人,不会害你的!你所面临的这些事情我们都亲身经历过了,所以要一定给你指明前面的方向。现在媳妇怀孕,正是你拼搏事业的时候。等孩子落地了,你也成功了。你已经为行业付出了很多,只要你再往前迈一步就成功了。从此就改变了你人生的旅途,今后你的人生才会更有价值,更加精彩。那时候,老婆孩子,都会在你身边呢!我相信,今天老婆,孩子没你在,照样会吃得很好,住得很好。

蒙,今天妈妈也不是想逼你。这都是,一直想对你说的话,一直没有说,只是怕你伤心,难过。所以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还能陪你走多远,一想起这些,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因为我还想活,不愿意离开你们,不愿意离开我那小孙子,不想你这么早就失去自己母亲,看到没有娘的孩子,是那么可怜。没人心疼,真是让我难受。我这边也就你爸知道。我一直藏在心里,不敢告诉你,怕你压力过大,一想起自己身体就偷偷去流泪。如果说,我有钱了,我的生命可以延长,如果说没有钱,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命就结束了。我最亲爱的儿子!

真的是,每个人都蒙在鼓里,真情演出。

蒙妈蒙爸依靠省吃俭用,又贷款20万,在巴彦淖尔市中心给蒙哥夫妻买下了婚房。蒙嫂向记者介绍,把这套婚房卖掉,便可在郊县买下两套房产和一辆普通汽车。而两位老人租种的玉米地和葵花地每年也有较为固定的收入。可见,蒙哥一家并没有缺钱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反而,为了加入1040组织,蒙哥一家掏出了20多万元的现金,在武汉又不工作,坐吃山空。这才是让蒙哥一家经济陷入危机的真正原因。

蒙哥从小家境虽然较为穷困,但在母亲的呵护下可以说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大学不如意,工作不如意,让他渴望一夜暴富。而他的父母,虽然勤劳肯干,但对于金钱却有着极度的渴望,为了再多赚一份1040万,不惜夸大自己的病情,用儿子的孝心来绑架蒙哥,一起加入。正是这种渴望,这种贪婪的心理被1040这种新型传销活动所利用。

好在,蒙哥一家所有其他的亲戚都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一家三口几乎无法发展到任何亲戚朋友在内的下线。等到公安机关捣毁他们的传销窝点,将蒙哥一家遣散回家,他们至少不用背负任何的人情债,只当花了大钱买了教训。

而蒙哥的堂姐一家四口,虽然不构成犯罪,但误导了蒙哥一家,收取了他们的人头费(每拉来一个下线,便可提成6612元),将永远背负这份人情债,丧失掉这份亲情。

发稿之前,蒙嫂告诉记者,蒙哥还是舍弃不下心爱的妻子和妻子肚中的孩子,决定留在内蒙。他的爸妈依然还在武汉隔空呼号,希望蒙哥能够“醒悟”,回到他们的身边,一起为1040万奋斗。

蒙嫂说,蒙哥人在自己的身边,心却摇摆不定。“我才25岁,就觉得日子活够了。”

(副标题:揭秘"南派传销":不卖产品主打亲情 警方称管不了)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