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8百科

5千张沪牌未拍就上牌

争议

本案中控辩双方争辩的焦点还是放在了一个争议已久的问题上,那就是沪牌的法律属性到底是什么?究竟沪牌是公共资源的一种使用权,还是个人的财产所有权?沪牌是否具有财产性,这直接关系到本案犯罪团伙被指控的诈骗罪的对象到底是谁。更为重要的是,对象能否被骗决定着最后能否成立诈骗罪。

公诉机关认为,车牌额度属于诈骗罪对象中的财产性利益,因为沪牌的拍牌流程符合一般财产的交易流程,具有财产可交易性的一般特征,故而可以认为是一种财产性利益。对于被诈骗对象,公诉机关认为被骗的对象是上海市人民政府,额度的实际控制权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所享有。

一位辩护律师认为:“交通委主任在今年初上海‘两会’期间明确表示,沪牌不能继承。根据《继承法》第3条的规定,继承的对象是‘公民个人合法财产’。我们一般将该‘财产’解释为包括财物也包括财产性利益。既然沪牌不能被继承,自然不能属于财物和财产性利益。如果不能属于财物和财产性利益,那还能否成为诈骗罪的对象?毕竟现阶段一般认为,诈骗罪的对象仅仅限于财物和财产性利益。如果法庭认定车牌额度属于诈骗罪的对象,自然认为其属于财物或者财产性利益,自然应当能继承,而这与市交通委的说法存在尖锐的矛盾 。”

原因

一是因为国税、车管部门之间没有信息联网,导致国税部门内鬼伪造、涂改单据骗取车牌的行为,车管部门十年都没有发现问题。

二是因为车牌管理本身的复杂性,比如只能在上海郊区行驶的“沪C”牌照,游离于“拍牌”制度之外。

三是不成熟、不彻底的“拍牌”制度,本身酝酿了巨大的腐败寻租空间。在舆论压力之下,上海市近年来逐步实施了“价格警示”制度,其实是限制了拍卖中的“价高者得”机制,实施拍卖者限入、叫价限高。

拍卖制度

上海牌照拍卖制度:上海私车牌照拍卖始于1986年,真正意义上的拍卖制度建立于1992年。为解决上海交通拥堵的状况,1994年开始首度对新增的客车额度实行拍卖制度,上海开始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的政策,购车者凭着拍卖中标后获得的额度,可以去车管所为自己购买的车辆上牌,并拥有在上海中心城区(外环线以内区域)使用机动车辆的权利。

犯罪手法

第一类:税务局“内鬼”与黄牛里应外合

第二类:拼接粘贴伪造完税证明单

第三类:获得“沪C”凭证后伪造成“私拍”

漏洞警示

一是行政机关信息不联网人员监管不力。行政机关之间信息不联网,消息不对称,从而导致监管不力。在内部管理上,行政机关完全应当通过设置相应的监管措施来避免可能的犯罪行为的发生。

二是“内鬼车牌”严重挑战了“限牌”、拍卖车牌的公平性。

(副标题:5千张沪牌未拍就上牌)

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