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出的这五种耐药细菌 几乎无药可治

网易科学人
2018-09-10

分享本文至∇

网易科学人2018-09-10

每年,全球有近100万人死于无法用普通抗生素治疗的细菌感染。这很可怕,因为现在我们没有其他抗生素可以替代。当细菌以阻止抗生素发挥作用的方式改变时,就会产生抗生素耐药性。细菌的这种所谓“抵抗机制”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但可以在不同的细菌之间共享,从而更广泛传播开来。

抗生素耐药性可能会让我们回到一个即使是简单割伤或擦伤都可能致命的时代。以下是五种过去5年中新发现的最可怕抗生素耐药性细菌,让我们一窥未来可能普遍存在的问题:

1.广泛耐药伤寒沙门氏菌(Salmonella typhi)

这种高传染性的细菌会导致伤寒,这是一种威胁生命的感染,每年影响全球约2100万人。大约1%的患者将会死亡,也就是22.3万人。2016年11月,一种伤寒沙门氏菌在巴基斯坦出现。它对五种抗生素有抗药性,只剩下一种口服抗生素(阿奇霉素)能够治疗它。自那以后,已有858例报告感染,仅在巴基斯坦一个省就有4人死亡。

令人担忧的是,这种伤寒沙门氏菌在一次突变中就从耐多药(至少对三种抗生素有耐药性)转变为广泛耐药(对除两种抗生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药性)。它通过获得一段DNA(即质粒)来达到这个目的,质粒已经包含了它所需要的所有新抗性基因。更令人担忧的是,通过发现另一个带有最后两类抗生素耐药基因的质粒,该菌株现在离用所有可用抗生素无法治疗仅一步之遥。

2.广泛耐药结核分枝杆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结核分枝杆菌是世界上主要的传染病杀手,每年造成170多万人死亡。这种细菌如此致命的原因之一是,它能够隐藏在我们的细胞中。这意味着要治疗肺结核感染,人们需要连续服用四种不同的抗生素达六个月之久。


图2:越来越多的感染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据估计,所有新发结核病病例中有多达13%是耐多药结核病,其中欧洲(包括俄罗斯)的耐多药结核病病例最多。这令人感到担忧,因为耐多药感染需要更长的疗程(通常是18到24个月),而且要使用昂贵的抗生素,对肾脏和其他器官也会产生伤害。现在已经发现,这些病例中有6%实际上是广泛耐药感染(除了对两类抗生素有耐药性外,对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药性)。广泛耐药结核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至123多个国家和地区,治疗成功率仅为30%,令人极为担忧。

3.广泛耐药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e)

肺炎克雷伯菌是一种常见于皮肤、肠道和土壤中的细菌,它会在免疫系统受损的人群中引发一系列潜在的致命感染。由于这种细菌在医院特别普遍,它是对公共卫生最严重的耐药性威胁之一。2013年,仅在美国就有8000例耐多药肺炎克雷伯菌病例报告,其中血液感染患者的死亡率为50%。

2016年,美国发现了一种肺炎克雷伯菌菌株,它对26种常用抗生素(即泛耐药)都有耐药性。被这种细菌感染的病人多因缺乏替代疗法而死亡。这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其他细菌也变得普遍耐药。

4.广泛耐药铜绿假单胞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

与肺炎克雷伯菌一样,铜绿假单胞菌也是一种常见的细菌,会在免疫系统受损的人群中引起感染。同样,它也在医院里特别流行。在美国,估计每年有51000例与医疗相关的铜绿假单胞菌感染病例,其中约400例死亡。在过去的五年里,英国医院报告了29例全耐药铜绿假单胞菌感染。


图3:免疫系统较弱的人更容易受到感染

铜绿假单胞菌感染也是囊性纤维化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2013年,超过42%的慢性铜绿假单胞菌感染的囊性纤维化患者使用粘菌素,这被称为“最后一道防线”抗生素。这是因为大多数感染对所有其他可用的抗生素都有耐药性。

5。广泛耐药淋病奈瑟氏菌(Neisseria gonorrhoeae)

据估计,全球有7800万淋病奈瑟氏菌感染病例,它可以导致淋病,这是一种影响男女的性传染病。虽然通常不会致命,但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导致严重和永久性的健康问题,包括不孕不育。大约三分之一的淋病奈瑟氏菌感染对至少一种抗生素有耐药性。更令人担忧的是,一种新的广泛耐药“超级淋病奈瑟氏菌”已经被发现,除了一种抗生素之外,它对所有的抗生素都有抗药性。

最早报告的两个“超级淋病奈瑟氏菌”感染病例发生在澳大利亚。这令人担忧,因为如果这些人有多个伴侣,广泛耐药淋病奈瑟氏菌可在人群中迅速传播。在罕见的情况下,未经治疗的淋病会进入血液,导致感染性休克和死亡。

未来疫情会更严重吗?

的确如此,细菌有能力将抗生素耐药性基因传递给其他细菌,并能自行产生耐药性。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所有抗生素都产生耐药性的超级细菌终将诞生。好消息是,如果我们正确使用抗生素,并投资于开发新的抗生素、疫苗和诊断工具,我们就能降低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