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有多少由进化带来的缺陷

新浪
2018-07-03

分享本文至∇

新浪2018-07-03

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体是哪一个?

是米开朗基罗手下的大卫?还是达芬奇笔下的维特鲁威人?

又或者把眼光放得现代一些,从现代训练科学的健美运动员里找一找?

很遗憾,就连现代审美所追求的八块腹肌其实是进化过程中残留的产物。

那种结缔组织分隔的肌肉特征是鱼类普遍拥有的,陆生脊索动物大部分肌肉已经失去了分节的现象,但在腹直肌上这种遗迹依旧存在。

人类腹直肌与斑马鱼的分节肌肉
人类腹直肌与斑马鱼的分节肌肉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整个智人物种当中都没有一个个体能算得上完美。

“完美人体”根本就是个伪命题,毕竟人体不是上帝依照自己的喜好创造的。

即使是自认为最高级的人类也充满了缺陷,这是让完美主义者和神创论支持者难以接受的事实。

。。。

一般来说,想要了解历史就必须寻找文明诞生和发展过程中留下的遗迹。

但想要了解进化的历史,我们倒不需要去荒郊野岭到处寻觅,看看我们自己就可以了。

人类,被通俗地认为是一种高度进化的高级生物,无论从身体形态还是生存方式都显得与众不同。

尽管如此,我们的身体里还是保留着很多器官遗迹,每一个遗迹都与进化相关。

这些遗迹中有一些早已耳熟能详。

例如阑尾,我们第一次从父母口中知道它的时候,“无用”、“多余”的标签就已经被贴上。

阑尾位于盲肠的后端,原本是哺乳动物用于消化植物纤维的器官,后来因为食性的转变而渐渐失去了地位*。

*注:阑尾并非是完全多余无用的器官,现代研究发现阑尾具有免疫功能,还可以为一些益生菌提供庇护所,保障肠道菌群的健康。

又例如人的耳朵,这是一个保存完好的进化遗址,出土文物之精美令人惊叹。

首先是耳廓外沿残存的达尔文点,在耳轮后上部内缘有一个小突起。

它是高等动物耳尖部分,人类已经不再拥有这种尖耳朵,但却依旧保留这个部分。

在耳廓的下方,我们还保留了三块动耳肌。

这显然是我们的哺乳动物祖先用来控制耳廓朝向,以更好地警戒危险。

而人类的耳廓早已大变样,基本不存在能改变朝向的可能,这三块肌肉也就成了摆设。

很多人都无法自主控制这三块动耳肌,只有少部分人能重新领悟到技巧,用上这祖先留下的遗产。

往面部的方向前进,我们又能发现耳盲管,它看起来就是一个意义不明的小孔。

这是在胚胎发育阶段第一鳃弓封闭不完全的产物,它的起源比达尔文点更早,是鱼类祖先留下的遗迹。

耳盲管在现代算是一种先天畸形,虽然看起来很不起眼,但也别忽视它,一旦发生感染,估计得谢谢你祖宗1亿8000万辈。

除了耳朵上这些比较明显的远古遗迹之外,还有一些我们天天谈论却不知道它也是进化残留的器官。

起鸡皮是我们经常出现的一种反应,可能是因为受到惊吓,也可能是因为感到寒冷。

可能不太有人会主动探讨这种反应的意义,最多也就是在生物课本里记住“骨骼肌战栗、立毛肌收缩、甲状腺激素分泌增加”的人体御寒机制。

实际上立毛肌就是让毛竖立的肌肉,对于我们毛茸茸的祖先来说,受到一些外界刺激就炸毛是正常操作。

但我们人类的毛不太争气,没能够茁壮成长,尽管肌还是那个肌,可毛已经不是那个毛了。

很多动物都还保留着“炸毛”的反应,最常见的就是猫在恐惧时弓起身体竖起毛发,让自己尽可能显得体积更大。

而人比这些动物拥有更多更复杂的高级情绪,起鸡皮的原因也并不局限于恐惧。

可能是在读到小说里感同身受的绝妙句子,也可能是听到一段让人惊叹的旋律,这些显然都与恐惧无关。

立毛肌的反应或许能帮助我们找寻这些高级情绪的起源,毕竟起鸡皮也是在完成“生命大和谐”后的自然反应。

另外,还有一些多余器官的存在能直接将神创论支持者的脸打肿。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耶和华按照自己的形象用尘土捏出了一个男人,并赋予了他生命。

之后上帝又觉得一个人太孤独,于是用男人的一根肋骨造出了女人。

如果故事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男人为什么要有和女人类似的哺乳器官?

是因为上帝亲力亲为哺育后代?还是上帝对乳头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作为反神创论联盟的主席,达尔文也没能很好地解释清楚这个问题。

他只提出了一个猜测,认为从前哺乳动物是双亲同时哺乳后代,后来才因为某些原因才让雄性的乳头退化了。

实际上男性生来拥有乳头的根本原因是,人体发育的缺省性别是女性。

这种性别决定机制就来自我们所熟悉的XY性染色体。

胚胎发育的前四周是没有性别之分的,一律按照X染色体的基因编码发育。

而乳头、乳腺的基因是在常染色体上的,所以这个时期无论男女,都会无差别地长乳头。

直到第五周开始,胚胎才开始形成性腺器官,但是这是仍旧是没有性别分别的。

第七周的时候,Y染色体上的决定性别的基因得到表达,性腺开始发育成睾丸。

如果是没有Y染色体的女宝宝,则要等到第13周的时候性腺才会按照默认的女性性别发育成卵巢。

简单来说就是乳腺乳头的发育在胚胎性别分化的之前就完成了,即使乳腺对于男性来说无用,也不方便后期删除了。

这也说明男性的乳腺不也是一个退化的器官,而只是一直保持着青春期前的未发育状态。

如果受到雌性激素的刺激它依旧能发育成一个功能完整的哺乳器官。

人类胚胎的这种发育机制也许是为了提高发育效率,毕竟节省了胚胎发育的时间能带来更大的生存机会。

但是这也会带来一些很明显的缺陷。

男性的睾丸虽然位于阴茎附近,但是连接两者的精索却在腹腔里饶了一个大圈。

这导致了男性更容易发生疝气,部分肠子有可能落入阴囊里,造成巨大的痛苦。

其原因就在于人类远祖们的性腺长在较高的位置,比如鲨鱼的性腺就长在肝脏附近。

人类胚胎早期形成的性腺也依旧是这样,但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女性的卵巢还是男性的睾丸,位置都要更靠下。

因此,在胎儿发育的过程中,性腺是不断下移的,就像重演进化一样。

对于女性来说卵巢只需要下移至下腹,而男性的睾丸则要下移至腹腔以外,这过程中难免出现差错。

有很多种因素都会导致男婴的睾丸在最终胎儿发育完成时仍没有下移至阴囊内,称作隐睾症。

他们藏在体内的睾丸会因为环境温度过高而难以正常产生精子,且比正常睾丸癌变率高出几十倍。

如果胎儿还伴有尿道下裂以及性激素异常,还很可能被当作女孩抚养长大,等到成年才被发现为时已晚。

然而,正常发育的睾丸也不见得就是完美的。

由于睾丸要穿过体壁薄弱区域下降至阴囊,这一过程不仅让精索绕了耻骨一圈,还给体壁留下了一个脆弱的突破口。

当腹压上升,肠子就有可能突破薄弱的体壁,落入阴囊内。

而导致腹压上升的可能是小孩子的哭泣、咳嗽。

而成年人则会因为年龄增加体壁变薄而逐步变得易发疝气。

临床上除了男性专属的阴囊疝气之外,男性腹股沟疝气的发病率也远高于女性,比例大致为12:1。

鱼类祖先们不仅仅是挖了一个疝气的坑这么简单,他们还联合我们的两栖类祖先送了一个打嗝大礼包给我们。

这里的打嗝可不是吃饱喝足排空胃部多余空气的那种打嗝,而是那种不由自主的肌肉痉挛打嗝。

我们继承了鱼类祖先控制呼吸的膈神经,又从两栖类祖先那里继承了呼吸时关闭气管的反射。

鱼类是用鳃呼吸的,而鳃位于颈部附近,因此控制呼吸的膈神经遵从就近原则,从颈部发出。

到了两栖类,他们已经进化出了肺部,可以在陆地上呼吸生存。

可是两栖类的幼体依旧离不开水,并且还存在一个鳃和肺共存的阶段。

例如蝌蚪,在变态前基本用外鳃呼吸,但它们又同时拥有肺,膈神经在控制呼吸时必须让气管闭合,才能保证水不会进入肺部。

蝌蚪的外鳃
蝌蚪的外鳃

这种保护机制也传给了人类,可人类已经没有了鳃,当这种保护机制被激发的时候,就会出现打嗝的现象。

从鳃到肺,膈神经控制的器官下移了不少,可是神经的出发点还是在原来的颈部。

这就意味着膈神经这一路会非常蜿蜒曲折,神经纤维也长度非凡,任何一处出现问题就会引起打嗝。

如果说颈部与胸腔距离遥远,拉一条长神经也还算可以谅解,那著名的喉返神经可能就会突破你的认知底线。

喉返神经从脑部发出,连接颈部的大量结构,主要控制咽喉的运动,包括吞咽行为和日常发声。

按理来说从脑部到咽喉路径很短,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池吧。

可实际上我们左右两侧的喉返神经都走了令人惊讶的弯路。

右侧的喉返神经要向下绕过颈动脉,而左侧的喉返神经更甚,向下延伸至心脏附近,绕过主动脉在返回喉部,这也就是喉返神经的名字由来。

这种匪夷所思的布局又一次离不开我们的鱼类祖先。

我们的喉返神经在祖先那里属于第四迷走神经分支,位于第六动脉弓之下,神经与动脉二者互不干扰。

可到了陆生动物这里,第六动脉弓退移至胸部,而喉返神经还得乖乖地从它下方绕过,就形成了今天这个死样子。

人类应该庆幸脖子短,喉返神经还算没有绕太长的路。

看看长颈鹿那长脖子,喉返神经足足4.56米,恐怕是遭罪最重的动物了。

看到这里,在天之灵的超龙心里的苦水呼之欲出。

可它已看淡了世俗,矫情之语不说也罢,就趁着千言万语还没跑完28米的喉返神经,赶紧闭上了嘴。

如果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如果你又看完了这篇文章,很抱歉,给你心中埋下了刺。

其实,尽管我们总是标榜自己是生物进化史上的奇迹,是地球上出现过的最高等级生物。

但残酷的现实依旧提醒着我们,人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一条鱼、一只蛙、一头兽。

我们再走百万年也还是魔改版的原始生物,虽然我们的功能更多,但修改过程中留下的隐患也会更多。

复杂精妙的高等动物与亿万年前古老简单的生物,可以说没有优劣之分。

也许在人类出现之前,复杂化高级化这条路也曾走进过死胡同。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