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称复活恐龙毫无希望

网易科学人
2018-06-23

分享本文至∇

网易科学人2018-06-23

今年夏天第五次登上荧幕的《侏罗纪公园》再一次加强了我们许多人自孩童时期就对恐龙的喜爱。我们也会敬畏的想到这些凶猛而且致命的巨大生物曾经生活在地球上。但是这些电影也带来了一种额外的效果,那就是它们已经引发了科学家们对恐龙DNA的兴趣。

第一部电影中的DNA测序是科学领域的一种伟大成就,而从吸血蚊子的体内提取DNA的概念也是科幻电影的出彩之处,但是那也只是虚构的而已。令人意外的是,科学家们最近已经宣称识别出了恐龙的完整基因构造。基因构造指的是每个物种染色体的排列方式,尽管同一物种的个体可能拥有不同的DNA序列,但是整体的基因构造是具有专一性的。

研究人员首先从探索鸟类、乌龟祖先(鸟类祖先与龟类祖先是近亲血缘关系)最可能的基因构造开始进行研究,然后追踪从古至今出现的任何基因变化。这些血统包含了2.4亿年以前出现的恐龙和翼手龙,还有兽脚类恐龙(其成员包含了霸王龙和迅猛龙)以及最终存活的鸟类等。

尽管并未有人宣称已经提取到了恐龙的DNA,但是大多数人对于这个问题的想法似乎就是“这些研究是否会带给我们一个真正的侏罗纪公园?”答案很明显就是不能,下面就让我们了解一下其中的原因。

首先,认为有完整恐龙DNA保存在被琥珀包裹的吸血昆虫体内的想法站不住脚。体内含有恐龙血液的史前蚊子已经被发现,但是包含在它们体内的任何恐龙DNA都在很久之前都已经分解。尼安德特人和猛犸象的DNA已经成功提取出来,但是恐龙的DNA太过古老了。我们曾经发现的最古老DNA大约有一百万年历史,但是恐龙的DNA至少都有6600万年的历史,因此我们无法获得恐龙的DNA。

其次,即使我们能够提取出恐龙DNA,那些DNA也已经被破坏成了数百万片的碎片,我们也几乎无法得知这些碎片是如何组合的。这就像是在完成世界上最困难的七巧板拼图,我们无从得知完整图片的样子,也不清楚是否存在遗失的图片。

在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科学家们发现了那些丢失的恐龙DNA片段,并且使用青蛙的DNA进行填充,但事实上这不会让你培育出一只恐龙,而是一种混合体。青蛙的DNA片段会对恐龙胚胎带来各种各样的副作用。而且使用鸟类的DNA取代青蛙的DNA似乎更加明智,因为它们有着更近的亲缘关系,但是你同样不会成功。

再次,只需要一段DNA就能够创造出一种完整动物的想法仍然是虚构的。DNA只是一个基本的研究起点,而恐龙在蛋内的发育是一个复杂的基因变化过程,会在一系列环境因素的影响下,在合适的时间发生基因的开、关动作。

简单的来说,你需要完美的恐龙蛋而且需要恐龙蛋内含有所有的复杂化学物质。在原著书中研究人员使用的是人造蛋,而在电影中它们使用的是鸵鸟蛋。事实上两者都不会起到作用,你无法将鸡的DNA放入到一个鸵鸟蛋中,并且希望孵化出一只鸡。(而且已经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因此这样做的话我们是无法孵化出一只迅猛龙的。

而且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考虑立法机关和保护组织的意见,并且进行试验许可申请和预估给生态系统带来的影响。但问题在于,恐龙从未灭绝。恰恰相反,它们正生活在我们身边。鸟类并非从恐龙进化而来,但是鸟类是恐龙的近亲。鸟类可以说就是现在的恐龙。

恐龙(包括鸟类在内)至少从4次大灭绝时间中幸存下来,而且每次都会以更多样化、更古怪而且更奇妙的形式出现。研究论文的一个关键内容在于,我们建立理论认为它们的生存能力源于它们基因结构的帮助。我们发现,鸟类和大多数非鸟类恐龙有许多染色体。拥有如此多的染色体就让动物们产生了变异,这也是自然选择驱动的结果。

未来我们或许有可能借助侏罗纪公园的技术来消除一些人们所造成的危害。人类已经看到过许多著名的鸟类(恐龙)走向灭绝,比如说渡渡鸟和候鸽。恢复这些距今只有数百年历史的鸟类的DNA也许并不仅仅是一个提议。或许只需要它们现存近亲物种的蛋就足够了。在合适的条件下,我们或许能够借助它们来复活一些已经灭绝的物种。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