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露的睾丸是人类最严重的演化失误?

环球科学
2018-06-21

分享本文至∇

环球科学2018-06-21

演化是一个持续进行的过程,所以不难理解,人体的一些特征远未达最佳状态。而在这些特征中最明显也是最难解释的,就是长在外部的睾丸。

从演化的立场来说,睾丸毕竟是男性最重要的东西。没有睾丸,人类也就无法延续下去了。可它们就这样脆弱地敞露在外,毫无遮蔽。这是什么样的设计?

有一种解释是,稍低于我们人体其他部分的温度,有利于精子生长。人类不是唯一有这种偏好的动物:大部分雄性哺乳动物的睾丸在妊娠或是婴儿时期会从腹股沟管开始移动,最终停留在腹腔外,像吊床一样悬挂在对温度敏感且可以调节的地方。这使得精子能在最适合的温度下生长。

但真的是刚好最合适吗?除非你认为理想温度是宇宙中一个特殊而固定的属性,就像普朗克常数或是真空中的光速一样。演化可以调整精子成长的参数,使得它们的酶和细胞的理想工作温度和身体其他部分一致。作为类比,造血过程,也就是新的血细胞的产生过程和精子的成长过程类似,但是骨髓并没有长到人体外去。同样地,卵巢也没有。

事实上,没有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精子在稍低的温度下发育地更好。这只是一个偶然,一个拙劣设计的例子。如果自然有一位聪明的设计师,他将有更多的问题需要回答。但是既然自然选择和演化才是我们人体真正的设计师,没有人能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只能询问我们自己:我们为什么长成这样?

睾丸外露使得它们失去保护,容易被伤到

这种以拙劣设计的存在为论据,来反驳造物主存在的观点,可以追溯到达尔文自己。在进化论出现之前,大部分人,包括科学家在内,都认为有一个完美的神创造了完美的世界万物。当然,那些我们很容易就能指出的瑕疵需要合理的解释,而人们通常会用“堕落”之类的话来掩盖问题。现在我们知道了,是演化创造了生命,这样我们就可以远离对完美的期待。

但我们没有。我们过多地重复类似于“这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作用,要不然自然选择会将其消除”的说法,或是“生物能完美适应它们的栖息地”、“演化不会容忍低效率”。我们并没有从那种期望自然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万物皆由上帝创造的思维模式中走出来。

而事实是,演化是没有目标的,自然选择是笨拙的,也没有所谓的“完美适应”。为了生存,我们的身体在不同的年代做了各种各样的妥协,而在那些年代,为了生存所面临的问题与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截然不同。演化只能在我们的身体上进行,而且只能通过最微弱的方式进行调节。更令人沮丧的是,由于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动态变化,自然选择的方向是在不断变化的。

在选择雄性性伴侣的时候,雌性黑猩猩更喜欢那些睾丸较大的。为什么?

长在外面的睾丸仅仅是一个例子。有各种相互矛盾的理论试图解释这个奇怪巧合的来源。可能在早期哺乳动物中,睾丸想要逃离正在变暖的腹部。也有一些更加隐秘的猜测,但没有一个能完美地解释问题,只是对触及真相的核心的有一点帮助。最终,这些理论不能自圆其说,但是这些理论依然存在着。

让这么重要的器官在没有任何保护甚至是衬垫的情况下暴露在外,显然是十分危险的,而除此之外,暴露在外的睾丸还有其他问题。每四名男性中就有一位患有腹股沟疝,这比女性患病的几率高出10倍,这恰恰是由睾丸外移造成的腹壁缺损造成的。外科手术修复是一种相对直接的解决方式,但是手术对于我们这个物种来说,是一种新的发明。尽管只有一小部分的疝气是致命的,考虑到这种疾病的患病率,它还是夺走了数百万各年龄层的人们的性命。

关于演化有趣的问题不限于外露的睾丸起源。它们是怎么长到那里的是一个问题,它们长到那里后发生了什么又是另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能回答上来的。虽然许多生理上的变异是中性的,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外露的睾丸对于其拥有者来说有额外的意义。可能展示睾丸能获得性选择优势,尤其对于那些需要进行精子竞争的物种来说。如果你有,那就可以炫耀。

人类的睾丸长得较为节制,而人类的近亲黑猩猩虽然体型与我们相当,但其的睾丸相对我们的更大,是人类睾丸尺寸的三倍左右。这能告诉我们什么?可能对于需要参与精子竞争的雄性黑猩猩而言,更大的睾丸意味着它们更能创造和储存精子,也将有更多的后代。但是精子竞争仅仅会出现在像黑猩猩,尤其是雌性的黑猩猩会与多个伴侣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中。在一夫一妻制中,有巨大的睾丸和大量的精子并没有优势。

生物学家还注意到,在选择雄性的性伴侣时,雌性黑猩猩偏爱睾丸较大的异性。为什么?如果我们假设睾丸的尺寸在一定程度上由基因来控制,雌性的生殖选择影响了其孕育的后代的特征,这其中包括他们的生殖器官。如果她选择的伴侣睾丸较大,她的儿子也将有较大的睾丸,这将使得她的儿子有更多的后代,她也将有更多的孙辈。因此为了她的生殖的福利,她将去追求有更有吸引力的雄性,这将使得她的后代更有吸引力,并能扩大她的基因影响。这被称为“性感儿子假说”。

当然,演化不完美的,而人类的睾丸仅仅是其中一个显著的例子。没有哪一个理智的工程师会把人体设计成有着弯曲的脊柱、脆弱的膝盖和向上通气的鼻窦的样子。人类不能合成基本的维生素,我们的免疫细胞经常会攻击我们自己,我们的DNA更是晦涩的文字。这些都不是优秀的设计。

虽然我们身上的缺点表明演化的工作方式是随机的、偶然的,而更有趣的是缺点背后的故事。例如,我们体内不合成维生素C,因为我们的祖先在他们所生存的环境中能获得大量维C。这些不仅仅是晦涩的学术问题。由于我们不能合成维生素C,我们有数百万的祖先死于坏血病。我们演化是为了生存和繁衍,但是不一定是健康地、舒适地以及幸福地。

即使是我们人类的最高成就——强大的大脑,也一点儿不完美。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完全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因为演化不能制定长久的计划,我们也不能:我们总是草率地得出结论,只考虑短期的问题,忽略我们不喜欢的证据,并对和我们不同的人感到恐惧和轻视。长在外部的睾丸仅仅是不方便而已,而与外部睾丸不同的是,这些思维上的缺陷终有一天会被证明,对我们这种不完美的物种来说是致命的。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