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手术的恐怖历史 你喜欢自然美还是整容脸

新浪
2018-05-29

分享本文至∇

新浪2018-05-29

上世纪美国非手术鼻子矫正广告。图源:Pinterest
上世纪美国非手术鼻子矫正广告。

近百年的现代整容手术史,实质所反映的是人们追求自我认同的过程。一方面我们对于极致容颜趋之若鹜——不管是自己身上的还是眼里看到的他人;另一方面,我们往往又会对千篇一律的韩系整容脸大加嘲讽。这就有点奇怪了,当少数人通过整容手术获得更符合现代审美的样貌时,我们似乎是能接受且欣赏的。而当相当一部分人基于“标准”去改造自己,并出现于各种媒介乃至现实生活中时,我们就很容易变成捍卫“自然美”的键盘侠。这其中的心理动因除了占据少数成分但又不可忽视的酸葡萄心理,大部分人可能只是想要通过借用群体对于“自然美”的态度来讨伐整容脸,从而达到自我标榜的目的,而往往忽视了这个过程对于那些参加了手术的人来说并不好受。

既然我们都能接受通过健身追求美好身材,但又为什么对于整容会有完全相反的态度?

让女性相互竞争,胜者赢得整容大奖,从而获得变美机会的开山鼻祖,其实并不是像《天鹅》(The Swan)和《彻底改变》(Extreme Makeover)这样的电视整容真人秀节目。

1924年,《纽约每日镜报》在一则竞争广告中提出了一个听起来有些冒犯的问题:“谁是纽约最丑的女孩?”广告中承诺,会有一名整形外科医生让这位不幸的赢家“变成美人”。而且参与者不会感到尴尬,镜报的美工部门会在报纸发行时给她们的照片上画上“面具”。

人们常会本能地认为整容手术是一种现代现象。但是实际上,它的历史比大多数人能想象到得还要长,也更复杂。例如,它起源于梅毒致畸的矫正和种族观念中对于“健康”的认知,以及同对称性的纯粹美学观点类似的,人们对于理想面部特征的追求。

 梅毒患者往往伴有面部溃烂,严重者整个鼻子脱落,而整容手术则是对梅毒致畸的矫正。图源:惠康图书馆
梅毒患者往往伴有面部溃烂,严重者整个鼻子脱落,而整容手术则是对梅毒致畸的矫正

社会学家邦尼·贝瑞(Bonnie Berry)在关于美貌与社会歧视及偏见的有关研究中估计,50%的美国人“对他们的长相不满”。贝瑞将这种现象与大众媒体联系起来。然而长期以来,人们一直采用痛苦的手术方法来“纠正”他们的面部特征和身体部位,这甚至先于麻醉术的使用以及防腐原理的发现。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手术发生在16世纪的英国和欧洲。都铎王朝时期理发师常常充当外科医生的角色对面部损伤进行治疗,作为医学史学家的玛格丽特·佩林(Margaret Pelling)解释道,这在当时的文化下至关重要,因为那时损伤或丑陋的相貌被视为是丑恶内心的一种外在体现。

1840年有关自体塑形的鼻子整形术图解。图源:Kashmir Observer
1840年有关自体塑形的鼻子整形术图解

由于那时任何一种手术都异常痛苦且存在着生命危险,这样的美容手术常常仅限于一些严重或被污名化的外形缺陷,例如外伤或者传染性梅毒导致的鼻缺损。

第一次带蒂皮瓣移植手术(pedicle flap grafts)发生在16世纪的欧洲。为了修复缺损的鼻子,一部分的皮肤被从前额上割下,或者从患者的胳膊上获取,折叠并缝合于患处。

 让·巴普蒂斯·马克·布尔热利(Jean Baptiste Marc Bourgery)和尼古拉斯·亨利·雅各布(Nicholas Henri Jacob)的“外科解剖学和影像解剖学”(Iconografia d‘anatomia chirurgica e di medicina operatoria),佛罗伦萨,1841年。图源:Pinterest
让·巴普蒂斯·马克·布尔热利(Jean Baptiste Marc Bourgery)和尼古拉斯·亨利·雅各布(Nicholas Henri Jacob)的“外科解剖学和影像解剖学”(Iconografia d‘anatomia chirurgica e di medicina operatoria),佛罗伦萨,1841年。

这一过程的演示出现在了1841年出版的《影像解剖学》中,正如理查德·巴尼特(Richard Barnett)在《重要的干预措施》(Crucial Interventions)一书中所重现的那样,经历移植手术处于恢复期的患者抬着的手臂仍然可怕地贴在他的脸上。

《重要的干预措施》,理查德·巴尼特。图源:Pinterest
《重要的干预措施》,理查德·巴尼特

由于面部缺陷可能在社交方面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人们往往迫切地想要弥补它们。在手术变得不再那么痛苦或是有生命危险以后,纯粹的整容手术才变得普及。

1846年,美国牙医威廉·莫顿(William Morton)对患者实施了第一个用乙醚实现的“无痛”手术,手术中通过手帕或者波纹管让病人吸入乙醚以达到麻醉的效果。这两种麻醉的方式都是不准确的,可能发生用药过量从而杀死病人。

19世纪60年代,整容手术的第二大障碍被消除了。随着法国、德国、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医生都开始使用英国医生约瑟夫·李斯特(Joseph Lister)的无菌手术方法,手术造成的感染和死亡被大大降低了。

1905年4月,《时装世界》杂志。图源:Pinterest
1905年4月,《时装世界》杂志。

19世纪80年代前后,随着麻醉技术的进一步完善,整容手术对于健康人来说变得相对安全和无痛。

1901年,“皮肤特征”公司(Derma-Featural)在英文杂志《时装世界》(World of Dress)中刊登了它们的“治疗方法”,用于修复“隆起或耷拉着的……形状不规则的鼻子”,突出的耳朵和皱纹(“时间的指纹”)。

1908年涉及该公司的法院案件的一份报告表明,他们仍在使用来自患者手臂的皮肤进行鼻整形手术。

该报告还提到了并不算是整容手术的“固体石蜡”隆鼻术,将热的液体石蜡注射到鼻中,然后“由操作者将鼻子塑造成所需要的形状”。在这一过程中,石蜡可能会迁移到脸上的其他部位并造成损伤,甚至导致“石蜡瘤”甚至蜡癌。

20世纪初前后的女性杂志中,像德玛变脸公司(Derma-Featural)所做的这类广告非常少见。大多数广告都是关于一些美容设备的虚假宣传,这些设备宣称能够产生只有通过外科手术才能达到的明显的脸部或者身体变化。

各种型号的下巴和前额绑带,例如已经申请专利的“Ganesh”品牌,宣称可以消除双下巴以及眼部皱纹。

胸部、臀部以及胃部减肥器,例如J.Z。卫生美容带,也承诺可以通过非手术的方式来重塑身形。

这些广告在流行杂志中的出现频率表明,这些美容产品已经具有一定的社会认可度。相比之下,胭脂以及科尔眼线笔等彩妆却鲜有宣传。这些化妆品的广告常常会强调产品的“裸妆功效”,以避免化妆品和欺诈之间的任何负面关联。

世界时装杂志中的广告,1905年6月。
世界时装杂志中的广告,1905年6月。

整容手术的种族起源

20世纪之前,对于最常见的整容手术,人们的刚需主要在于矫正耳朵、鼻子和乳房一些被称为“丑陋的”身体特征,因为这在“白人”身上是非常少见的。

那时,种族科学与“改善”白人种族有关。在美国,随着犹太人和爱尔兰移民及非裔美国人的人数逐渐增多,狮子鼻、大鼻子和扁鼻子是种族差异和丑陋的象征。

桑德·L·吉尔曼(Sander L。 Gilman)认为,最初关于非白色鼻子的联想是源于“太过扁平的鼻子与遗传性鼻梅毒有关”。

美国耳鼻喉科医生约翰·奥兰多·罗伊(John Orlando Roe)发现了一种鼻内隆鼻的方法,这种方法不会留下明显的疤痕,是19世纪80年代一项重要的发现。与如今的情况一样,病人希望得到改善(在这种情况下常为“白人”),且希望这项手术不会留下明显痕迹。

2015年,627165名美国女性,每250名美国女性中就有一名接受过隆胸手术,这一数字无疑是令人惊讶的。但在隆胸整形手术的初期几年,乳房从未成功变大过。

在隆胸/植入手术前的20世纪初,法国女性通过吸盘内的冷水来使乳房变得更加紧致。图源:buzzitup
在隆胸/植入手术前的20世纪初,法国女性通过吸盘内的冷水来使乳房变得更加紧致

乳房一直以来都扮演着“种族标志”的角色,小而圆润的乳房被视作年轻和性主导的标志。更大,下垂的乳房被认为是“原始的”,这当然也是有缺陷的。

在20世纪早期的摩登女性中,较小的乳房是非常常见的。直到20世纪50年代,乳房太小变成了一种医学上的“不健康”,这引起了女性的不满。

上世纪50年代,大胸逐渐成为了流行趋势。图为索菲亚·罗兰(左)与好莱坞女性女星杰恩·曼斯菲尔德(Jayne Mansfield)。图源:People Magazine
上世纪50年代,大胸逐渐成为了流行趋势。图为索菲亚·罗兰(左)与好莱坞女性女星杰恩·曼斯菲尔德(Jayne Mansfield)。

对于理想乳房观念的转变反映出,随着时间和地点的变化,人们的审美也在发生着改变。美丽曾被认为是上帝赐予的,是一种自然的,健康的标志,是人们良好品德的体现。

当美貌被视为每个人的外在体现并且可以改变时,更多的女性会选择改变自己的容貌,特别是试图通过美容产品改善她们的外在形象。现在,她们也逐渐更倾向于手术。

身材矮小的美国小姐玛格丽特·戈尔曼。图源:Pinterest
身材矮小的美国小姐玛格丽特·戈尔曼

正如伊丽莎白·海肯(Elizabeth Haiken)在《金星的嫉妒》(Venus Envy)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1921年不仅召开了美国整形外科专家的首次会议,也在大西洋城成功举办了第一个美国小姐选拔赛,所有最终入围者都是白人。这次选美的冠军,16岁的玛格丽特·戈尔曼(Margaret Gorman),身高为五英尺一英寸(155公分),和如今高挑的模特相比无疑矮了很多,而且她的胸围也小于臀围。

20世纪早期美国“下巴减肥器”的广告。
20世纪早期美国“下巴减肥器”的广告。

整容手术的发展趋势和我们当作文化价值来重视的品质之间一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也体现在了种族、健康、女性权益和老龄化观念的转变当中。

去年,一些圈内人一起庆祝了整容手术的100周年纪念日。新西兰的哈罗德·吉利斯博士(Dr Harold Gillies)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就非常支持带蒂皮瓣移植手术的发明,并希望能通过此法修复士兵们的面部损伤。然而,可查的记录明确表明,人们应用这一技术的原始版本已有数个世纪。

这样一个颇具启发性的故事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现代整容手术实际上是在19世纪后期诞生的。这很大程度上是梅毒以及种族主义的产物,同样也被用于修复战争英雄们受损的鼻子和下巴。

现代整形手术的第一批病人:在一战中受伤的水手沃尔特·约(Walter Yeo),1917年。图源:Wikimedia Commons
现代整形手术的第一批病人:在一战中受伤的水手沃尔特·约(Walter Yeo),1917年

手术兄弟会——这是一个兄弟会,因为90%以上的整形外科医生都是男性,一直认为他们组织的历史起源于修复战争受伤者的面容以及让他们重返工作。

实际上,整形外科医生一直在帮助人们改变关于什么是美的鉴定标准。他们可以帮助人们隐藏或者改变那些使他们脱颖而出或是曾被视为病态的外形特征,例如种族差异,“原始特征”,太过女性化或是男性化。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常”或是将“不幸的”丑陋转变为美丽,人们宁愿经历巨大的风险。正如“最丑姑娘”的竞争,可以看出人们对于什么是美丽的主观想法是多么的强烈。回顾整容手术的丑恶历史给予了我们思考的动力,让我们真正全面地意识到,我们自身审美准则是如何被包括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在内的偏见所塑造的。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