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大脑让意识永生?麻省理工和这家公司合作受批

澎湃新闻
2018-04-09

分享本文至∇

澎湃新闻2018-04-09

冷冻大脑.jpg

冷冻大脑以期在未来获得永生并不新鲜。不过美国初创公司Nectome目前在探索另一条新的途径,他们提倡对人实施安乐死,并通过“上传大脑”将思想实现永久的数字化保存。

顶级科技评论期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在3月份曾对这家公司做了详细的报道。但这篇报道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惹来了不小的麻烦,外界开始讨论MIT和这家另类公司的真实关系,并指责MIT在为其“出借”公信力。《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由MIT于1899年创刊。

MIT媒体实验室(The MIT Media Lab)日前在其官网发表声明,宣布正式和Nectome公司终止研究合同。MIT媒体实验室教授、顶级神经科学家Edward Boyden团队曾和Nectome公司之间有研究合同。此前,Nectome公司因开发了一种大脑保存的方法而获得了来自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96万美元的联邦资助按照分包合同,MIT接受了其中的30万美元。

声明中提到,Boyden表示,他在Nectome公司没有股权,也没有其他任何形式的个人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研究合同被终止,但MIT似乎并没有反驳“上传大脑”的概念。 “我们不能说目前这套大脑保存技术是否有效,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基础科学问题,我们希望MIT也可以为此做出贡献。”声明中强调。

2名MIT毕业生创立公司

官网显示,Nectome公司的2名创始人分别为Michael McCanna和Robert Mclntyre,2人均毕业于MIT。

Nectome公司目前使用的冷冻保存方法是醛稳定化冷冻保存法(Aldehyde-Stabilized Cryopreservation),也被称为ASC冷冻法,将防腐和低温结合。该方法由Mclntyre和低温生物学家Grey Fahy共同研发,两人曾在一家名为21st Century Medicine的公司工作。

ASC冷冻法的第一步就是把速效固色剂戊二醛(目前常被用作极强的消毒剂)快速注入大脑组织,凝固突触、防止腐烂,这一步也是区别于其他保存方法的关键一步。第二步则注入高浓度的乙二醇防冻液,以防止大脑结成冰晶。Mclntyre等人认为,ASC冷冻法后,大脑可以在零下135摄氏度的条件下成功保存几个世纪。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中曾提到,事实证明,这种技术对保存全脑相当有效,保存精细到纳米级别,包括连接组,即由众多神经元突触所构成的网络。

有些人猜测,这样一个“神经连接体”可以留住一个人的记忆信息。

然而,这种保存法面临的第一道难题是他们的这项工作是“100%致命”的。也就是说,Nectome公司启动大脑保存工序前,需要首先获得一个新鲜大脑,因此他们提倡对患者实施“安乐死”,并在患者仍然存活的情况下将防腐混合液从颈动脉泵入患者体内。

McIntyre之前就曾表示,大脑保存应该在那些一息尚存的临终病人中去启动,这样可以确保大脑足够新鲜。

MIT被质疑“出借”公信力

目前来看,不仅2名创始人毕业于MIT,这家初创公司和MIT确实还有合作上的关联。

上述声明中提到,MIT媒体实验室教授、顶级神经科学家Edward Boyden团队和Nectome公司之间此前确实存在研究合同。

这要追溯到2年以前。2016年7月,Nature Methods在线发表了Boyden团队开发的新技术,及扩张显微技术(expansion microscopy)。他们通过化学方法在成像之前让组织增殖,使得组织样品扩大10-20倍,然后就能够利用普通显微镜对它进行非常高分辨率地成像。

Nectome公司正是看中了这一方法。声明中提到,“用该方法更好地观察小鼠的脑回路,目的是进行基础科学研究。”这种新的化学方法,会有助于脑部疾病新药研发、推动基本脑科学神经回路的绘制,有利于未来对健康和疾病问题的研究。

前述提到,McIntyre等人开发了一种全新的大脑保存方法。Nectome公司因此获得了来自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96万美元的联邦资助。按照分包合同,MIT接受了其中的30万美元。

不过,MIT媒体实验室在声明中强调,Boyden和Nectome公司没有个人牵连,包括股权、运营,或其他契约等。

MIT和Nectome公司之间的合作一经曝光,即受到了诸多指责。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Sten Linnarsson表示,“从根本上来说,这家公司是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命题上的,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Linnarsson补充道,MIT和这家公司的合作是在出借MIT的公信力,为“一部分确认愿意杀死自己来捐出他们的脑袋”增加机会。“这是不道德的,我甚至无法描述出究竟有多不道德。这就不是意见我们医学研究应该做的事情。”Linnarsson表示。

大多数神经学家也认为,从脑组织里重新获取记忆并在一台电脑里重新产生意识,这最多也是几十年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或者根本不会发生。

MIT并不反对保存大脑

或是迫于舆论压力,MIT目前已经宣布切断和Nectome公司的关联。MIT媒体实验室在声明中表示,终止合同是“考虑到这家公司的商业计划,以及该公司的一些公开陈述。”

值得一提的是,MIT在声明也同时明确表明了自己对大脑保存的支持。

声明中表示,神经科学目前还没有到足够先进的程度,也不能确定是否有大脑保存方法可以强大到能保存所有和记忆以及思维相关的生物分子。一个人的意识是都能重建也是未解之谜。

详细来说就是,第一点,哪些生物分子是必须要保存以保存记忆、思维相关信息目前还不未知。基于这一点,我们不能说目前这套大脑保存技术是否有效。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基础科学问题,我们也希望MIT可以为此做出贡献。

声明中展望,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测量整个神经元回路中所有生物分子类型的位置和身份,那时发现模拟这一回路足够可以复制一个人的脑功能,那肯定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但目前这尚未完成,就像很多其他的基础科学问题,并不能保证它是有可能的。

详细提到的第二点则是,我们目前还不能直接测量或创造意识。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在足够的生物分子图谱的基础上,电脑可以高精准度地模拟神经回路。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如何决定这样一种模拟,即使尺寸放大到人脑这样的级别,是“感觉”像的。要理解这些,需要一个新的科学出现,一些人将这视为“无法解决的问题”。

已有近25人愿意买单

针对MIT的最新决定,McIntyre并没有在媒体的置评邮件中第一时间回复。但随后通过邮件表态,“我们感谢MIT曾经给予的帮助,理解他们的选择,祝他们好运。”

McIntyre指出,目前Nectome公司还没有提供临床大脑保存,因为技术还处于研究阶段。他还说,那些加入Nectome公司等候名单的客户可以拿回退款。

尽管反对声音很大,但类似于“永生”的话题总是会吸引一部分人愿意为之打赌。

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此前报道,目前至少有25人加入了Nectome公司“保存大脑”的等候名单。名单中的每个人需提前交纳1万美元作为美金。

这份名单中最知名的是32岁的Sam Altman,这名硅谷著名Y Combinator创业孵化器的创始人同时也投资了Nectome公司。他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表示,相信有生之年,人们能成功将思想数字化。“我的脑子也许能被上传到云端。”Altman提到。

值得一提的是,Nectome公司从今年开始考虑将大脑保存实施在人身上。公司官网显示,团队此前已成功保存了猪脑、兔脑等其他哺乳动物的大脑。

今年2月,Nectome公司获得了一名老年女性的遗体,并在死亡2.5小时后开始保存她的大脑,这是团队第一次在人脑上使用该ACS冷冻技术。研究人员在停尸间里用长达6小时走完了保存流程。

这名老年女性的大脑在保存之前已死亡,因此产生了一定的破坏,最后她的大脑被切分为纸片薄的脑片在电镜下观察。

McIntyre表示,这次进行的保存工作是一次试验,探索今后公司业务的雏形。未来不久他们将尝试在计划实行医生协助自杀的绝症患者身上进行该工作。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