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丁丁注射干细胞 某健身男子想变得更粗大

网易科学人
2018-03-11

分享本文至∇

网易科学人2018-03-11


图注:本·格林菲尔德

本·格林菲尔德不仅是健身圈的偶像级人物,还是健身爱好者所信赖的专家。很多健身迷都把自身生物特征数据精心记录下来然后交给格林菲尔德,他们希望格林菲尔德帮助分析他们的健康状况。格林菲尔德推特账号的粉丝超过了5万人、Facebook账号上的粉丝有6万人、Youtube频道的订阅量也有3万之多。而现在,格林菲尔德因为健身之外的另一件事一下子火了!他要给自己的丁丁注射干细胞,他想让丁丁变得更粗大。

“我想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激发自己的身体,”格林菲尔德在本月召开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中这样说道,在视频中他一边在跑步机上漫步一边向听众说出自己的想法。在会上格林菲尔德还表示“利用科学使身体变得更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格林菲尔德的举动像是在进行人体科学实验,他愿意在万众瞩目之下尝试任何新鲜事物,他接受过富含血小板血浆的注射、进行过干细胞注射,他甚至还尝试过声波治疗。格林菲尔德希望通过这些实验来寻找使身体变得更强壮更健康的方法。

“我就是在自己身上实验,这就是我的经验和信条,”格林菲尔德说道。

去年11月,格林菲尔德拜访了位于佛罗里达的美国干细胞诊所(U.S. Stem Cell),这是一家有争议的医疗指导机构,他此行的目的就是用自己的干细胞注射自己的丁丁。如果你对新疗法和医药界的新闻比较关注的话,你应该对美国干细胞诊所这一名字有点印象,就在去年,该诊所使用一项未经证实的干细胞疗法时意外导致三名患者失明。2017年8月,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向美国干细胞诊所和其首席科学家克莉丝汀·考米拉(考米拉和格林菲尔德一起在网络研讨会上出现过)发了一封警告信,原因是该诊所“销售使用未经食药管理局批准的干细胞产品、与现行药品优良制造规范的要求严重不符(包括有些行为影响了产品的无菌性)致使病人处于危险之下。”食药管理局称“美国干细胞诊所甚至禁止执法人员接近其医疗设备,他们试图干预管理局的调查。”美国干细胞诊所对记者多次置评请求也未作出回应。

“我没有勃起功能障碍,我真的没撒谎,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想要个更大的丁丁,我想从好变成极好。”格林菲尔德说道。

在网络研讨会上,格林菲尔德和考米拉解释了这一过程是如何起作用的。美国干细胞诊所先将格林菲尔德脂肪细胞中的干细胞分离出来,然后把这些干细胞注入其丁丁组织中。“没感到有什么异样,只是感觉组织内有一点点压力,”格林菲尔德在网络研讨会上说道。

有几项早期研究表明干细胞在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方面的确表现出了希望。美国干细胞诊所发布的一篇新闻稿中引用2016年的一项研究,在这份新闻稿中脂肪干细胞(adipose-derived stem cells,简称ADSCs,是从脂肪组织中分离得到的一种具有多向分化潜能的干细胞)被用于治疗17名有勃起功能障碍的男性,这17名男性因患前列腺癌而进行了前列腺根治切除术。干细胞注射到这些实验对象的阴茎根部,在经历了有限的副作用后,17人中有8人能够再次成功勃起并进行性交。格林菲尔德是没病,但他想增强自己的“男子气概”,不过临床证据表明这种治疗勃起障碍的疗法仍处于初期阶段,同时这种疗法是否有副作用、副作用有多大的临床证据也是非常贫乏。

美国干细胞诊所主管、分子生理学家基基·桑德福表示尽管新闻稿中引用的研究表明注射可能没什么害处,但是要注意该研究样本量太小了,因此也就不足以表明是否真的有用,甚至对于有勃起问题的男性而言其作用也尚未得到证实。

“即使干细胞注射对患者具有强化功能,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该疗法对正常组织也具有相同的作用,”桑德福说道。人体是复杂的,同一疗法对不同身体不见得都有用。

桑德福还表示“即使过程是‘安全’的,但仍有如感染等并发症发生的风险,即便这种风险的几率非常小。

尽管如此,格林菲尔德在网络研讨会上表示干细胞注射使得自己的丁丁在非勃起状态下“有了显著的增大”

在注射三四天后,格林菲尔德说丁丁几乎像是“在生长”,勃起后也变得更大更硬了,而且性高潮的感觉也变得很好了。格林菲尔德表示性高潮的变化可能是安慰剂效应,但是丁丁尺寸在解剖学上的变化是“不可否认的”。

“我没拿尺子量过,因为当我进入我妻子体内的时候,她会告诉我答案的。”

当记者问格林菲尔德是否测量过其尺寸时,他这样回答道:“我没拿尺子量过。”对此还解释称自己感觉尺寸浮动太大以至于无法得到一个一致的测量结果,但他认为丁丁看起来显著变大了。

“当我进入我妻子体内的时候,她会告诉我答案的,”他补充说道。

格林菲尔德认为自己是一名“生物黑客”、是干细胞的忠实信徒。他往自己的膝部和臀部注射干细胞以帮助自身从伤病中恢复过来,对此他表示效果不错。他还在家里往自己胳膊上注射过干细胞,他把干细胞当做运动功能增强剂。格林菲尔德表示在干细胞的帮助下,他希望年近40岁的自己能够回到25岁生物学年龄的状态。

格林菲尔德告诉记者他对想要在自身实践的新疗法有过充分的研究,他对干细胞注射的安全性有信心。

“这还有个风险,就是该疗法在健康方面的回报很大,你不能总是等着被彻底研究后再采用。因此等待反而成了一种风险。”格林菲尔德说道。

干细胞疗法在很多方面的确有希望,但是该疗法大多数情况下仍然处于理论阶段,其实践应用很少。提供干细胞疗法的诊所在蓬勃发展,因为只要干细胞满足相应标准并且注射目的是为了实现身体正常功能的话,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条例是允许诊所给病人注射他们自己的干细胞的。有些疗法,包括美国干细胞诊所提供的疗法,看上去像是违背了规定,但目前食药管理局很难取缔这些行为。去年秋天宣布的一项新的监管计划可能会改变这种情形。

有几个美国诊所向男性和女性潜在受众推销自己的产品,他们称通过干细胞注射能提升性生活品质,而要价也超过了1000美元。

“干细胞疗法的潜力令人激动,但在临床试验上能很好运行的例子还很少,因为无法获得食药监管局的批准,”桑德福说道。“就医药市场许多正在推销的疗法而言,很多疗效都是言过其实甚至完全没用的,这种环境很不好。”

但是作为一名健身专家的格林菲尔德在没有勃起问题的情况下为什么想要亲身涉险一种未经证实的疗法的呢?

“这看上去似乎不正常,但我不认为古人类会注射干细胞,尤其是向自己的要害区域注射。”格林菲尔德在网络研讨会上侧面回答了上面的问题。

然后他语速极快地说出了一系列现代文明的产物比如手机,他还说出了孤独症和勃起功能障碍等一系列现代人所面临的生理和心理问题。

“我们在打一场硬仗,”他说道。

格林菲尔德继续说道:“给丁丁注射干细胞,只是对抗现代生活中风险的一种方式。”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