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封城期间欧洲流行做香蕉面包 心理学家揭示背后原因

2020 / 11 / 20新浪
Tags 心理

今年春节的时候,居家隔离的人们纷纷开始发朋友圈展示厨艺;随后欧洲封城的时候,Instagram 上掀起了晒香蕉面包的潮流。做饭是居家隔离期间打发时间的好办法,并且心理学家指出,我们的食欲受到了社会因素的强大影响。

图片来源:Pexels

在 2020 年初欧洲第一轮封城防疫期间,人们开始用烘焙代替社交,社交媒体上涌现了一大批自制香蕉面包的图片。此刻,随着新冠肺炎病例数再次上升,许多地方重新出台或计划出台进一步的限制措施,家庭烘焙趋势很可能再次复苏,因为此前出现的“香蕉面包狂热“其实有着深厚的心理学渊源。

我们对食物的偏好、接受度和消费量是由家庭和朋友、广告、名人效应塑造的,如今还要加上社交媒体网红。选择错误有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因而以他人的经验作为指导是明智的。这种“社会学习”可以防止我们吃下那些变质或有毒的食物。

如果对方是我们崇拜的人,比如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关注的人,那么我们模仿他们行为的趋势就更强烈。我们经常通过模仿来减少不确定性,而由于缺乏对新冠病毒的了解,这种不确定性在第一次封城期间格外强烈。

但为什么是香蕉面包呢?我们的大脑是在物质普遍匮乏时进化的。糖的来源受季节的影响,易腐烂的脂肪储存方法也有限。当能获取这些生理上很重要的能量来源时,放纵机会主义是值得提倡的。

食物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它已经演化成一种内在的奖赏。即使是看到或闻到食物也会引发大脑的奖赏系统的反应。但并非所有的食物都是平等的,糖和脂肪的结合可以造成最强烈的享乐反应。

我们天生偏爱甜食,它引发的反应的强度与可卡因不相上下。饱腹感几乎不会削弱我们对甜食的渴望——我们在吃饱一顿大餐后可能仍然吃得下甜点。

看起来和真的一样

但香蕉面包只出现在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并不是摆在我们面前。在把食物放进嘴里之前,尽可能多地获取食物相关的信息很重要,可以保护我们免受伤害。我们利用视觉和嗅觉的信号输入以及社会影响,作为食物是否容易获取和它的价值的线索,增加我们的进食动机。

对于那些美味的食品,那些富含诱人的碳水化合物、脂肪和盐的食品,这种影响尤其强烈。它们的图像足以引发欲望、唾液分泌和消化反应。

将刺激(香蕉面包)与其结果(愉悦或饱足)联系起来的方式意味着我们实际上通过感官线索而非进食过程获得了奖励反应,即多巴胺的爆发。在我们的现代环境中,这些暗示,比如 Instagram 上的帖子,可能会比饥饿的信号更能强烈地驱动我们去觅食。

烘烤食物的影响可能尤其强大,因为我们的嗅觉皮层与处理情绪(杏仁核)和记忆(海马皮质)的区域高度相连。气味可以唤起生动的个人记忆和与之相关的情感。它还可以降低心率,减轻压力和焦虑,以及改善心理和免疫功能。

正如马德琳蛋糕诱导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在自传体小说《追忆逝水年华》中重温童年记忆一样,烤箱里香蕉面包的香味可能会唤起人们对烘焙的美好童年记忆。这种舒适感或幸福感也许正是我们在封城期间需要的,尤其是对于那些远离家人的人。

封城引发的情绪波动也是有影响的。压力和情绪低落会引发人们对食物的渴求,尤其是碳水化合物和富含脂肪的“罪恶食品”。

压力增加了人们对垃圾食品的消费,提高了这些食物带来的快乐,使我们更加想要它们。压力会增加皮质醇的激素水平,它通过减少瘦素(一种释放饱腹感的激素)的影响来增加食欲,并促进寻求“罪恶食物“的行为。

睡得越少,嘴巴越馋

封城也影响了人们的睡眠,促使人们产生更生动、奇异的梦,白天睡眠时间也增加了。睡眠对食欲和饮食行为有很大的影响。与压力一样,睡眠不足也和对美味食物的渴望息息相关。

白天睡觉尤其对人体不好,因为它会减少褪黑激素的分泌。我们在天黑时分泌褪黑激素,以帮助睡眠和增加瘦素敏感性。低瘦素水平会导致胰岛素和皮质醇水平(压力荷尔蒙)升高,饥饿感增强,促使人们去寻找食物。

所以,如果你因为无聊而吃起了零食,因隔离增加的体重可能并不意味着你缺乏自制力。进化、社交和驱动力共同塑造了我们的大脑,影响它如何利用和食物可获得性相关的感官信号,控制我们的食欲和饮食行为。

当我们感到疲倦、压力过大或不确定的时候,Instagram 上的香蕉面包图片展示的满满的糖和脂肪,可能正是我们离开沙发进入厨房所需要的暗示。来,我把刮刀放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