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郊放开限购?

2019-10-21 股经

燕郊又“火”了。

从国贸开出的930路公交沿着102国道一路疾驰,到燕郊的第一站兴达广场小区,是被称为“售楼一条街”的京榆大街的黄金位置。10月19日,距离该站不远处的一家售楼中心门口横七竖八地停满了车,从门口到马路边上,足足三四排,粗略看去一半是京牌,一半是冀牌。

“我们这儿总共30多个销售,我今天已经接待了6拨客人了。”在接待以购房者身份咨询的《华夏时报》记者时,一位待售新盘的销售人员说,“燕郊这边对政策就是特别敏感,政策一严立马就冷,这不刚出台了放松政策,立马就这么火了。”

所谓的“放松政策”,指的是10月18日晚流传在网络上的一则消息:三河住建局组织了一次商品房销售会议,凡燕郊中省直单位、高校、医院的员工或燕郊高新区名义引进的企业,在燕郊无住房的可以在燕郊购买一套新建商品住房;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及职工将实施“一定三限”,即严限制特定人员,限购一套住房,限售三年,限定价格。

然而,在《华夏时报》记者的实地走访中,三家以上的中介、新房售楼处工作人员都表示并没有接到官方下发的正式通知,仅有一家中介表示近期有通过类似途径购房的贷款获得过审批。

又一个“松绑”罗生门?

此次“松绑”限购,最初流传的消息到网络上是10月18日晚,由名为“环京一手房最新资讯”的网络用户发布的。不过,本报记者在燕郊高新区、三河市政府等官方网站上,未能查到相关信息公布。

许多人还记得,2018年7月初燕郊曾经有一次“人才政策一日游”出现。当天,燕郊高新区人力资源市场官网确实发布了一则“人才引进落户需知”,落户者需满足在三河市公安局开设单位有集体户、年龄需45周岁以下、大专及以上学历。然而仅仅4个小时后,这一文件即被删除。

而这次所谓的“松绑消息”则无法从任何官方渠道证实,因此记者来到燕郊,向当地房地产行业人员进行核实。

一位姓张的链家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类似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但始终没有落实。当记者询问周五当地住建部门是否开过类似会议时,其表示“并没有收到过任何官方通知”。

另一家本地中介公司兴达地产工作人员也对记者表示,没有官方的证实文件传达下来。不过他透露,本地某家2017年开盘的一手房,曾经有两个通过类似途径购房的案例。“现在买正合适,消息没有正式下发,价格还没有涨起来,房子还有挺多的。”他向记者推荐。

然而,他所在的这间三四百平米的售楼中心,除了来访的记者和他自己以外,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对面一家尚未获取预售证的楼盘门口倒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但销售人员同样表示未收到类似通知。“大家都在传政策要放开,但是还没有落地。如果说有人能这么做的话,我们肯定也没有问题。”她说。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谣言。“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燕郊行政级别是一个乡镇,但城市级别相当于一个三线城市,因此所有楼市政策都是管委会或者三河市发布,历史上也没有过单独只针对燕郊一个镇出台楼市政策的纪录。

干柴盼火星

事实上,类似的传言并不是个例,仅“迁往副中心的40万人均可在燕郊买房”这一消息,在今年3月份时也被传得沸沸扬扬。

自从2017年北京出台“317新政”,6月廊坊限购升级后,被冰封的燕郊楼市传出松绑的消息,也不是第一次。尤其是每到“小阳春”时节,总会有一波打着限购即将放松的旗号开展的楼市春季攻势出现。

根据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住房大数据项目组的监测,过去两年春季,燕郊房价都出现一波较快反弹,其中2018年2月环比上涨2.38%,2019年2月环比上涨7%,都是均是2017年4月阶段性见顶以来各年份的最高单月涨幅。然而,由于政策并未如销售宣传一样有所放松,春季过后房价仍然呈现继续下挫的状况。纬房指数监测显示,2019年8月,燕郊房价环比仍下降2%,降幅比上月扩大0.72个百分点。

在这样的往复循环中,燕郊楼市仍然在低谷徘徊。根据易居研究院中国百城房价报告,今年1-8月份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0030元/平米,明显低于2017年全年房价即26015元/平米。二手房方面,一位中介对记者表示,较高的在1.8-2万元/平米左右,较低的在1.3万元/平米,比起传说中的高点4万/平米,已经堪称腰斩。而易居研究院中国百城库存报告也显示,5-8月份燕郊月度成交基本上不超过1万平方米,属于新房交易量非常小的城市。因此即使库存规模绝对量不大,去化周期仍然偏高。

曾经疯狂过的燕郊楼市,对放松限购的渴望如同久旱盼甘霖,干柴盼火星。也是因为,每逢市场炒作出现,总能带来一波升温。在前述新盘售楼处,记者待了20分钟左右的时间,已经听到3间房确定出售的消息公布。大厅内里非常热闹,几个销售人员在沙盘前不同的方位向其客户介绍着,被父母带来的小孩在厅里玩闹穿梭,一旁的座位上也都是销售人员和看房家庭计算着首付款。门口,几个购房者正在通过微信或电话与家人商量,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局部放松,是趋势吗?

一个如此“寻常”的传言,为何让许多人脑子都“热了”?这也同近期不少城市都发布了人才购房的政策导向有关。

8月7日,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总体方案公布,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寅表示,为打造更具吸引力的人才发展环境,聚焦吸引国内和国际各方面的人才,非本市户籍人才在新片区购房缴纳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障金的年限,将购房之日前连续缴纳满5年及以上调整为连续缴纳满3年及以上。

而10月15日,南京市六合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证实,只要是有大专学历的外地人,提供南京市居住证和学历证明,单身买房人提供个人身份证和户口本,已婚家庭提供相关婚姻材料,即可在六合不动产登记中心开具购房证明,不需要再提交3年内在南京缴纳社保的记录或24个月个税。

同一日晚,天津市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天津市促进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项目发展的政策措施(试行)》,宣布在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宝坻中关村科技城两项目内,任职于企业3年及以上且在津缴纳社会保险的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在职职工,不受年龄限制,可以随项目来津工作落户。

而只从字面上来看,燕郊的“松绑政策”也和上述政策类似,都是针对人才进行松绑,在社保缴纳上进行放松。不过记者发现,截至发稿期间,最初公布这一消息的文章已经被发布者删除。

张大伟指出,燕郊目前已经是大部分南方三四线城市的价格,的确值得考虑。但燕郊作为三河经济最好的区域,没有必要刺激房地产。现在看来,2018年四季度酝酿的燕郊社保互认和人才政策,又一次炒作了,有可能代表了市场酝酿又在一次小阳春。

Tags:燕郊 限购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