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的最佳时期?任泽平:将在2019上半年见底

2018-11-05 股经

最近股市在调整,房地产也在调控,大家看到的新闻基本负能量居多,甚至有一些经济学家开始批评我们政策。

但是,对于中长期我是比较乐观的。

我觉得很多问题要全面看,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比如我们去杠杆,哪有去杠杆没有阵痛的呢?

不去杠杆而放水,有的人好像很开心,但短痛长痛总要选择一个,历史上没有哪个经济体在去杠杆过程中没有阵痛。

大家都希望货币放水,但长期来说货币放水就是贬值、积累金融和债务风险,一定是这样的,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

风险是涨上去,机会是跌下来的,现在看A股很多都很便宜,现在的风险比两年前、三年前那时候的风险小多了。

从长期来说,现在这个市场其实很多股票真的很便宜,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是两面,是辩证的。

一、结构性宽松

后面会进行结构性宽松,但绝对不是大水漫灌。

1、针对经济

我在2015年提出“经济L型”,2016到2018年中国经济是波动筑底。

2016到2017年,第一个小周期筑底,然后从2018年经济又开始回落,应该是2018年下半年下行压力更大。

这一次回调大致会在2019年上半年见第二次底部。但是我个人并不认为经济会失控,这次经济的微调是有底的。

2、针对政策

现在的政策总体来说,采取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所以这个做法都是对的。但是有些细节上可能需要完善,在结构上需要调整,大方向肯定是对的。但是它短期一定是有阵痛的。

比如说流动性的收紧,我认为一直到今年下半年这个流动性总体还是偏紧,但是会相对结构性的放松,主要在基建和小微以及实体经济领域,可能在后面会进行结构性宽松,但绝对不是大水漫灌。

二、贸易摩擦

最好的应对就是改革开放

从世界大国兴衰的世纪性规律和领导权更迭来看,贸易战是中国发展到现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和必将面临的挑战。

难道你以为美国会自然地把世界领导权拱手相让吗?这不仅仅是贸易战,而是打着贸易保护主义旗号的遏制,是由于发展模式、意识形态、文化文明、价值观等差异所引发的世界领导权更迭之争。

从数据上看,现在美国的GDP大概是19万亿美元,占全球24%。中国现在是12万亿美元,大约占全球的GDP比重是15%,中美加起来占全球GDP的比重40%,排在第三位是日本,大约占5%多一点,只是我们的零头。

现在确实是巨头的时代,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还在以每年6%以上的速度在增长,美国是年均2%。

时间对我们是有利的,美国最怕的就是这样发展下去的时间。但是我并不认为贸易等很多问题大家是双输的,我认为是可以实现共赢的。国际贸易问题大家一定是双赢,只不过它带有强烈收入分配效应。

对于我们而言,我觉得我们是要稳住,做好自己的事情。老一辈教给我们的东西不要丢了,就是韬光养晦、闷头发大财。

所以,对于中美贸易摩擦,我有三个基本判断:具有长期性或者是严峻性;这是以贸易保护主义之名的遏制;我们最好的应对就是改革开放,没有别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三、人口红利

2009年,当时我刚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时候,我们的团队提出了一个判断,中国经济可能永远告别了高增长的时代,中国经济要增长阶段转化,增速换挡。

为什么要增速换挡?简单来讲就是人口红利的渐行渐远,我们必须由要素投入型的增长转向创新驱动型增长。

关于中国人口、经济,为什么高增长?用模型来讲叫资本劳动技术,或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好的制度,释放了人创造财富的能力。

大家记住中国最大的人口红利来自于1962到1976年的婴儿潮。中国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的很多特点与这批人有关。

简单来讲,中国过去高增长就是这一批人年轻时干出来的。最近我们说的老龄化,其实就是这一批人年龄渐长。过去20年是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就是这一批人结婚生子要买房。

人,才是经济增长的源泉,才是所有消费升级的根本趋势。

1962到1976年出生的这一批人,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的很多主要特点。1962到1976年的这一批人在90年代,二三十岁,当打之年,人多,年轻,便宜,再加上改革,中国肯定高增长。

1978-2017年40年,中国年均增长9.5%,1978-2008年年均增长是9.8%。9.8%是实际GDP增长,如果加上物价通胀,我们实际名义GDP增长是13%-15%。

意思就是,在过去的30年,你的年化收益率低于13%,你连GDP都没跑过。所以过去的三四十年给我们创造了财富的机会是非常惊人的。

那么1962到1976年出生的一批人,在90年代,20多岁。现在,2018年,1962到1976年出生现在42到56岁,也就是说中国现在的主流是42到56岁人群,以前快递小哥已经成为快递大亨。

所以这就是中国的年龄的分布,1962到1976年出生的这批人,他们现在是我们各个岗位的中坚力量。我们的银行高净值客户,80%都是1962到1976出生的,1962到1976年人群是中国目前社会的中坚力量。

大家说现在是80后90后的天下,其实不然。有人说,互联网都是80后90后,其实,互联网是70后给80后去投资,去赚90后的钱。

还有房地产,买房人群是20到50岁人买房。20到30的首次购房,35到50岁改善性住房就是所谓的二次置业。那么现在中国是进入到一个改善性置业为主的房地产市场。

人口的因素,对经济增长对经济结构影响非常巨大。那么现在中国是这样一个人口年龄的分布,所以中国增速快非常正常,中国发展非常正常,就是“我们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

四、新的一轮增长周期

从短期经济形势来说,世界经济处在新的一轮增长周期。

从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2012年美国复苏,2016年下半年欧洲复苏,会有越来越多经济体加入到复苏的进程。

影响是什么呢?影响中国的出口。我们出口2015、2016年都是负增长,但是2017、2018年上半年,中国出口开始出现恢复。

大家可以看到,欧洲、日本最近经济开始回调,美国主要指标都在筑顶,所不同的是因为特朗普的减税,使得美国这轮复苏周期被拉长了。

然后大家可以看到美联储进入了一个加息的预期,美元走强导致全球的资本正在回流美国本土,美元资产在升值。

同时特朗普,在国内减税,在外部增加关税,这两个政策叠加起来会吸引一些企业到美国去投资,因为你出口到美国的物品,关税是提高的,但是你在美国生产投资,美国的税收是下降的。

所以说不仅是中国,看到很多新兴市场最近资本都开始回流美国本土。其实很多新兴市场最近都出现了一些股市、包括货币的价格调整。

五、什么是最好的投资机会

买健康、买快乐、买服务,以后这都是最好的投资机会。

国内的金融层面,大家可以看到,从2016年9月份以后,一个是房地产调控,第二个是金融去杠杆,再加上金融监管的整顿,所以整个社会融资规模,实际上是下降的。

我们现在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创历史新低,什么概念?就是整个流动性在退潮。那么流动性退潮以后,最近企业的融资压力比较大。

现在中央的政策是宽货币、严监管、强改革。从4月份6月份两次定向降准,也就是释放比较明确的信号。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其实大家从2016年到2018年,我们都在关注筑底。我把它概括为一个周期性和结构性的双筑底。

我们先来看结构性的筑底,去年中国GDP增速是6.9%,那么我们的第二产业是低于6.9%,我们的服务业是高于6.9%,意味着什么呢?

当很多人在说中国还是以工业和投资主导的时候,其实我们进入一个新时代,中国正在进入到以服务业和消费主导的时代。

我们去年第二产业占比40%,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比是51%。这几年我们的消费服务业已经超过第二产业,未来我们最大的投资机会,其实就在消费里面。

消费升级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温饱问题,80年代;第二是耐用品,90年代;2000年是住车消费升级,买车买房。如果有车有房后肯定是买健康、买快乐,买服务,以后这都是最好的投资机会。

谈到这里,我们来看,信息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2017年增速高达20%多将近30%的。在其他行业都是个位数增长的情况下,这个行业是25%以上的增长。这是一个什么行业?就是所谓的互联网+。

我们进一步拆分这个行业,我们来看移动游戏、网络购物约车平台、旅游平台、大数据云计算、这些行业全是35%、80%以上的增长。

我们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国的新兴经济其实是非常有活力的,或者说全球新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不在美国,就在中国。

从全球来看,中国其实对创新是非常包容的。你比如说互联网+这些行业,全是跨界,现在在中国拿一个手机,吃喝玩乐都解决了,在欧洲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为什么?因为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创新全是跨界,但欧洲他们都有很强的行业工会的保护,要搞约车平台,出租车司机就走上了街,要搞新零售,他的百货商场的服务员就走上了街头。在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中国跟美国是一样的,是非常开放与创新,尤其是没有国有企业的地方,那是更开放。

所以说对创新我们过去这么多年,其实是非常包容。我们政策对创新的基本态度是什么?你先搞,搞好,我来认可你。搞得不好,我再来收拾你,基本是这么一个观念。所以说我们有新经济崛起,我觉得这是结构性筑底。

你在中国都找不到你的机会,你在哪里能找到?

我经常会被人问到问题,当中国经济出现一些波折的时候,很多人就会说要不要配个美元资产,要不要换点外汇去炒炒美股,到海外去做什么投资?

我对这些问题都有标准答案,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为什么?中国有14亿人,美国有3.2亿人,日本1.3亿,整个欧洲是7亿人,欧元区是5亿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是8000万人,我们旁边号称第八大经济体的韩国是5000万人,全球是70多亿,中国都14亿。

更重要的是什么?中国以每年6-7%的速度还在增长,所以最好的投资机会一定在中国,最好的东西就在这。你在中国找不到你的机会,你在哪里找到机会?

六、中长期经济乐观

我在去年讲的比较多的是中国产能出清已经非常充分了,我们正在站在新的一个产能周期的起点上,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原来很多传统行业盈利其实非常不错,只不过现在因为种种的原因,他没有进行扩张新的产能。

我倾向于在2019年以后,大家都会看到新的的产能扩张。

中长期来看我对中国经济是乐观的。

为什么乐观?第一我认为我们的政策找到了发力点。第二我们解决了很多政策不落地问题。第三中国的潜力还非常大。

你比如说现在很多人悲观,好像又是什么大的拐点,哪有这么多拐点?中国的潜力,我们就以城镇化为例:

1978年中国城镇化率17.92%,我们现在多少?我们现在是58.5%,发达国家全部是绝大部分是80%以上,中国怎么也做到70%。中国城镇化至少还有十年以上。

更何况我们还有3亿的农民工,他们还没有在城市有稳定的居所和稳定工作,还要解决这些人的这个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对中国的潜力其实是非常巨大的。关键是什么?关键是自己不要折腾。坚定不移的进行改革开放。

这就是我对中国经济的基本判断:短期有下行压力,但中长期乐观,潜力很大。

2016-2018年经济L型筑底,2018年下半年可能压力会更大一点,应该会在2019年上半年大家看到新的底部。

整个金融形势我认为总体还是偏紧,但是会定向结构性宽松。

下半年的基建有所发力,我们的城镇化潜力很大。房地产调控继续,棚改货币化政策红利已经基本结束,它会对我们房地产的市场会产生比较重要的影响。

七、改革将为中国开启新的时代

改革是最大红利,改革将为中国开启新的时代。

第一,我认为2016-2018年中国经济总体是一个L型的走势,短期有一些波动。

2018年下半年到2019上半年会第二次筑底,应该初步在2019年会出现第二次的底部。2018年下半年相对于今年上半年经济的下行压力会有所增加,主要是内外需叠加。

第二,我们的政策目前来看已经开始做出预调微调,货币的结构性宽松,还有积极的财政政策发力,应该说这次经济下行,会有政策兜底,这是第二个判断。

第三,金融监管,任何人都不要对中央金融监管去杠杆的决心抱有侥幸心理。

我认为这一次的决心非常大。这一次金融去杠杆的决心可以参照我们去产能和去库存的决心,一定会实现所谓的抓铁有痕踏石留印这样一个效果。短期是有阵痛的,但长期将会给我们赢得来更好的未来。

中央的政策概括来讲叫“一一五三”。

一个要求高质量发展,一条主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扶贫、污染防治。

从目前来看,去产能和去库存在2016-2017年完成的效果比较好。现在政策的重心已经转向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改革是最大红利,改革也将为中国开启新的时代。

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我们深信市场经济的理念已经在这个国家扎根,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展现了推动改革的勇气和决心。

展望未来,我们深信经过改革转型洗礼后的中国经济前景将更加光明!

Tags:买房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