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1股经

大病返贫离中产很近

近期热映的影片《我不是药神》有望成为今年最好的国产电影。它不但有料、有笑、有泪,还提出了个严肃的问题——那些身患重症普通人在高价的正版药面前该怎么办?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三分之一的癌症是可以预防的,三分之一的癌症是可以治愈的,还有三分之一是可以通过治疗延长寿命的。

具体到国内,有资料显示,在过去30年中,我国癌症死亡率增加了80%。国产药药效差,进口的“救命药”身价高,怎么办呢?

电影里那句让人印象深刻:“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警察领导,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道出了普通中国人困境。

当然,随着中国将部分进口抗癌药关税降为零等措施,癌症患者可以用到越来越便宜的“救命药”了。但这能从根本上解决药价高的困境吗?

电影背后的现实,是几套房也架不住天天吃高价药,大病返贫其实离中产们很近。

从理性上,你不能指责药企作恶出高价药,资本逐利是天性,药企也是企业,也要承担风险带来的损失。

在美国,一款新药的研制需要十几年时间,这期间伴随巨额资金投入和巨大的冒险,血本无归也是可能的。此外,新药的风险还在于不良反应相关的诉讼,败诉的赔偿可能导致一个医药企业走到濒临破产边缘。所以,药企高价也是一种自我生存的保护手段。

有评论说,假如按照电影《我不是药神》的逻辑,我们应该去看盗版电影才对。但这又把道理讲歪了,难道在保护知识产权和救助病困之间,没有更好的协调办法吗?

电影中提到的药物,原型为诺华制药公司的明星抗癌药格列卫,据业界称,这是个划时代的药物,唯一的缺点就是药价贵。2013年以前格列卫在中国一个月药量的售价是 2 万多人民币(进口关税只不过贡献了其中8%)。

还有个选择就是吃印度的仿制药。现实中的“药神”陆勇,本来就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他就是找到了印度仿制,费用从每月 2 万下降为每月几百块,这让很多白血病人看到了生机。陆勇被捕时的罪名是涉嫌销售假药罪——因为在中国,格列卫是受到专利法保护的,印度产的“格列卫”是假药。

所谓仿制药,就是模仿专利药的成分,成本大幅降低的药。在印度,仿制药受到政府的保护,因为印度贫穷人口众多,就管不了许多的国际规则了。

按多哈会议中关于专利强制许可的规定:一国因出现公共健康危机时,国家机关有权未经药品专利权人同意,授予第三方使用药品的专利技术。就是说,如果白血病或癌症患者成为公共健康危机了,政府可以同意生产仿制药。

但显然中国并没有学习印度的做法,怎么能承认癌症患者已经成为公共健康危机了呢?

大道理大家都明白,没有专利保护,不断创新的局面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因为如果没有专利保护,创新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市场消化,此时最好的逐利策略就是抄袭、山寨,无需任何开发费用,与所有同业均分市场份额。此时创新将变得毫无意义。

所以,首先要破除不合理的“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现状,降低正规渠道的药价。

其次,取消“救命药”不合理的关税。最关键还是要学习一下同样是贫困人口大国的印度,立法强制专利许可——除了印度之外,巴西、泰国和南非等艾滋病比较严重的国家,都曾经用强制许可,在本国提供便宜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

最后,就是政府出面对药价谈判,降低药品价格。当然,也有人大胆建议政府将抗癌药等高价药纳入医保,这恐怕就是现行医疗体制不可承受之重了。

本站无法保证该内容的正确性与真实性,请谨慎对待!

(副标题:肖锋:谁都不是药神,大病返贫其实离中产很近)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

相关内容 中产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