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股经

华谊大股东质押股权超8成 控制权危矣

最近正值多事之秋的华谊兄弟(以下简称“华谊”)再次因为一则公告成为了舆论焦点。

华谊于6月6日发布公告宣布股东王忠军、王忠磊的股权质押情况。截至2018年3月31日王忠军共持有公司股份约6.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7%,累计质押约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86%;王忠磊持有公司股份约1.7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9%,累计质押约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5%。由此可看出,目前王忠军个人的股权质押率达到近90%,王忠磊个人的股权质押率约81%。

据华谊2018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王忠军和王忠磊分别是华谊的第一和第三大股东,作为华谊创始人兼大股东,这样大比例质押手中股权的行为确实不多见。前有乐视和贾跃亭之鉴,市场对于华谊高层的股权质押行为异常敏感,6月11日周一收盘时,华谊的股价下挫3.25%,报6.85元/股,市场反应明显。

不过,在6月11日晚间,华谊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强调王忠军和王忠磊的股权质押行为早已告知公司,其主要用途是项目投资和股权投资,不代表两人不看好公司未来,也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股权质押率过高引发套现猜疑

华谊最近负面缠身,股价一路走低。王忠军、王忠磊在这时候高比例质押股权,不禁让外界浮想联翩,甚至发展出高层是否要套现跑路的猜疑。

记者查阅万得平台的数据发现,截至6月7日,王忠军、王忠磊两人在2018年内共质押股权36次,平均每个月有7次股权质押行为,且质押方多为中信建投证券,这说明兄弟两人的股权质押并不是突发行为。此外,6月6日的公告上除了股权质押的信息透露,还公布了王忠磊解押了其12.80%的股份。

华谊6月6日公告的王忠军、王忠磊股权质押情况。

对于为何这次的股权质押引起了外界如此激烈的反应,乐正传媒副总裁彭侃告诉记者:“时间点比较敏感,他们今年质押的多,解押也不少,股权质押并不等于抛售股票,这其实对他们来说是比较正常的资本运作方式。”

在华谊的澄清公告中也对外界针对高层减持的疑问进行了回应,称经核实,王忠军、王忠磊自2014年至今未坚持过公司股份,不存在抛售所持股份套现的行为。

不过,据记者了解,在A股市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股权质押率达到80%以上的现象是比较少见的,而影视类的上市公司在近年来更是几乎没有类似案例。华谊在近期的股价一路走低,还曾一度跌停,市值缩水将近23亿元,即便股东享有股权质押的权利,但在此时股价低谷之时大比例质押股权,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对于华谊解释的用作项目投资和股权投资,广东省中经经济研究院证券部主任徐伟向记者分析,上市公司如要做较大资金的投资,不会先采用质押,常见的是先做定增(定向增发)。“即便不做定增也会找战略投资或者其他,或做项目重组或者项目兼并即可。大股东担心稀释股权,而且股价较高的情况下,可以质押融资。但是现在华谊股价这么低,市值近50亿时质押这么大的量,即便按照7折计算,拿走35亿,什么项目需要这么大的投资?”

据悉,一般情况下,股东需要质押股权进行融资时,券商为控制自身风险在做股权质押时会打折计算。当初乐视10亿股权质押违约,就导致了西部证券因设置不审慎、业务决策执行标准不严格和尽职调查不充分等多项风险,被监管层予以暂定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6个月的处罚。

而对于高质押率可能为公司带来的风险,徐伟告诉记者“对控制权有巨大影响,因为比例太大了。”同时他还表示,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在之后一旦到期将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去电影化”之路艰难捆绑IP欲自救

其实,这次华谊高层的股权质押行为之所以引起了外界如此激烈的反应,一是因为前有乐视和贾跃亭的前车之鉴,二是华谊近年来的经营状况让市场信心不足。

华谊2016年开始呈现疲软之态,据当年的财报显示,当年全年营收35.03亿元,同比下降9.55%,营业利润11.77亿元,同比下降15.22%,净利润为8.08亿元,同比下降17.21%,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同比下降108.52%。扣非净利润的跳水意味着华谊的主营业务盈利状况不佳,其中电影板块表现不如预期是主要原因。

据悉,华谊在2014年宣布“去电影化”,致力于多元化拓展业务。这在2017年的财报中也有体现,除了主营的影视娱乐类业务,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等业务也开始占公司营收的10%以上。但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华谊的净利润和扣非利润的增速就开始一路下滑,扣非利润增速在2015年开始成为负值。本是电影作为主场的华谊,在“去电影化”的策略下似乎陷入了“两头不到岸”的茫然之中。

华谊似乎也意识到了,电影是当前暂时无法抛开的主营板块。2017年的财报中,华谊影视娱乐业务的营收占比比重加大,达到85.5%,同比增长了31.7%,这主要得益于《芳华》、《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摔跤吧!爸爸》、《前任3:再见前任》、《绝世高手》这五部作品贡献了16.75%的总营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年报中,华谊特别提到了关于艺人经纪方面的业务为公司带来的经营风险,其中包括“行业进入壁垒很低,大量艺人经纪公司和个体纪经人在近年不断涌现”以及“有少部分艺人会因为个人原因选择解约合同。”这也侧面证实了近年来华谊明星IP流失严重的困境。

据悉,“明星IP”是指能维持住粉丝群,让粉丝对明星相关内容具有高度认同感,并且能在行为、消费上表现出高转化率现象的明星。目前华谊旗下名气较大的只剩下郑凯、冯绍峰、杜淳等,周迅、黄晓明、范冰冰等知名艺人早已离开了华谊并且自立门户。

但如今留下的郑凯、杜淳等人,也并非是华谊的原班人马,而是华谊高价收购明星公司所“继承”来的明星IP资源。

据了解,华谊在2015年时以7.56亿元收购仅成立一天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这家公司旗下的艺人资源就包括了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同年,华谊以10.5亿元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冯小刚曾手握该公司99%的股权,据公告,当时的东阳美拉资产总额仅1.36万元,负债总额1.91万元。因此,这也就衍生出来了冯小刚和华谊之间的对赌协议。

对于因为这次股权质押行为带来的对华谊收购东阳美拉的质疑,王忠军在今日晚间发布的致全体股东的一封信中表示,冯小刚的创造和转化IP的能力和价值得到了印证,东阳美拉的价值实现了大幅增长。而对于华谊过于“依赖冯小刚”一说,王忠军认为更确切的说是“依赖创作者”。6月11日晚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致股东公开信节选。

除了明星IP化,华谊在近年欲以IP驱动全娱乐产业链,实现IP价值的延伸。2017年的财报显示,华谊增持或成立的公司领域涉及动画产业、游戏、体育、广告等,公司主营业务之一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务签约项目累计已达到18个,这一系列的股权投资和项目投资都让人得以窥探华谊如何通过相关资本运作,来保证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速度。

一位从业多年的影视圈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的华谊更像是一间投资公司,质押率高说明资金需求大,利用资本杠杆就能以小博大,但股价一旦波动或是该项目不盈利就会有股权变动的危险了。”

本站无法保证该内容的正确性与真实性,请谨慎对待!

(副标题:堪比贾跃亭!华谊大股东质押股权超8成 控制权危矣)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