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股经

负面缠身的千山药机涨停为哪般

2月8日电,进入2018年以来,千山药机负面消息不断,近期公告屡屡与“平仓”“退市”“违约”“立案调查”等词汇沾边。不过,尽管如此,千山药机在本周四个交易日内却三度涨停。

昔日大牛股 今成大雷区

梳理近期公告发现,2018年开年来,千山药机连续发了40余份“利空”公告,公告内容频频与银行账户被冻结、遭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或被平仓等有关。

千山药机近期部分公告。截图来源:巨潮资讯网

而此前,千山药机曾经是A股市场的大牛股。2013年底,千山药机的股价从10元左右起步一路走高,到2015年4月30日突破100元,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成为人人眼馋的十倍股。

在这一过程中,千山药机也开始了频繁对外收购。“之前公司的医疗业务还是比较扎实的,但之后很多收购都属于概念炒作。”一名长期关注千山药机的私募人士向表示。

公司首先瞄准的概念是“基因检测”。2014年6月,公司继续斥资4248万元收购宏灏基因27.16%股权,增持后公司将持有宏灏基因79.73%股权。同时,千山药机斥资4.96亿构建千山医疗器械产业园。2015年1月20日,公司公告称拟以55619万元收购乐福地100%股权:同时以6000万增资上海申友,获得其51%股权。 2014年3月,千山药机出资5960万元,占宏灏基因52.57%的股权。2015年-2016年,千山药机又以现金约7010万元取得上海申友生物56.47%的股份。

此外,公司还涉足“大健康”和“智能穿戴”等概念,甚至还开始生产烟花。对于千山药机这一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跨界”,当时的资本市场视作是公司业务的多元化发展。

相比起公司至今仍遥不可及的“基因梦”,烟花业务也为千山药机实实在在贡献了不少收入,2016年的财报显示,千山药机营收7.64亿元,其中全自动组合烟花生产线业务实现营收2.24亿元,占总营收比的29.36%;智能混合捆包生产自动线实现营收近1.37亿元,占总营收比的17.9%。

定增屡流产 资金链紧绷

1月22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1月21日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公司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的议案》,同意公司终止此次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

据此前公告显示,这一次定增筹集的资金原本拟向包括实控人刘祥华控制的长沙华福康投资有限公司在内的不超过5名特定投资人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0亿元,用于投资基于互联网的基因检测、远程诊疗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平台项目、智能健康监护手表和智能动态血压计佛山产业基地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

这并非千山药机第一次定增流产,此前千山药机两次筹划的定增事项也以失败告终:2014年8月,千山药机发布上市后的首次定增预案,拟向3名自然人作价不超过12.58亿元发行不超过6531.67万股,其中大股东刘祥华独揽九成认购,该定增方案在2015年8月被否;两个月后,千山药机再次发布新的定增预案,拟募集不超过39.98亿元,募投千山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中心、千山医疗器械产业园项目、超导磁共振系统核心部件和智能电子血压计佛山产业基地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该定增方案在2016年3月同样被称因为市场宏观环境、资本市场发生变化而被宣告终止。

随着定增屡屡告吹,公司的资金链也日益紧绷。1月26日,千山药机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逾期的合同金额为1.5亿元。由于债权人提起诉讼,公司董事长刘祥华等人的股份被法院予以司法冻结。

随着负面消息的释放,千山药机在新年复盘后曾连续五日跌停。伴随着股价的暴跌,大股东质押股票和资管计划也随之爆仓。公司实控人从2012年开始便以融资为由,不断向多家券商机构进行股票质押,多位实控人(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跌破质押平仓线。

不过本周四个交易日内,千山药机却出现了三次涨停。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来,千山药机已经六次登上龙虎榜,买入卖出前五大席位均为券商营业部。

前述私募人士称,近几日的涨停或有机构在护盘,但是总体而言,千山药机目前债务危机重重,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均应谨慎出手。

本站无法保证该内容的正确性与真实性,请谨慎对待!

(副标题:违约,爆仓,冻结…负面缠身的千山药机涨停为哪般?)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