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8股经

特朗普税改为穷人呐喊赚面子 给富人减税赚里子

最近特朗普税改引起了中国的广泛关注,跟美联储货币政策相比,美国的税收政策要更复杂一些。原因之一是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跟国际接轨程度比较高,我们通过长期跟踪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也可以加深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理解;原因之二是货币政策比较公开透明,而美国税收政策涉及到联邦和州之间的协调,各种眼花缭乱的扣除项,以及与医改、劳工关系之间的复杂关系,因此特朗普税改的细节需要更加细致的分析。

众议院和参议院税改方案的比较

我也看了一些分析特朗普税改的文章,感觉不同文章对税改内容的论述略有出入,原因可能是税改方案本身就在不停的修正。我们大概将众议院版本、参议院版本和现行税收政策做一个比较如下:

个人所得税

现行法律:分级税率为10%、15%、25%、28%、33%、35%、39.6%,共七档。其中最高档税率纳税人群为应纳税收入426700美元(个人)、453350美元(户主)、480050美元(夫妻共同)。

众议院版本:分级税率为12%、25%、35%、39.6%,共四挡。其中最高档税率纳税人群为应纳税收入500000美元(个人和户主)、1000000美元(夫妻共同)。

参议院版本:分级税率为10%、12%、22%、24%、32%、35%、38.5%,共七档。其中最高档税率纳税人群为应纳税收入500000美元(个人和户主)、1000000美元(夫妻共同)。2025年废止。

两院异同点:众议院版本对分级税率进行了简化,由七档减为四挡,但是提高了最低档的税率。参议院版本没有简化,但是普遍下调了各级税率(最低档的10%和次高档的35%没有变)。另外,众议院和参议院版本均显著上调了最高档税率的应纳税收入(夫妻共同报税),在两院版本下,应纳税收入在480050-1000000美元范围内的高收入已婚夫妇将大幅降低税负,税率由39.6%降至35%。

标准扣除项

现行法律:6500美元(个人)、13000(夫妻共同)、9550(户主);经通胀调整。

众议院版本:12200美元(个人)、24400(夫妻共同)、18300(户主);经通胀调整,但2019年不调整。

参议院版本:12000美元(个人)、24000(夫妻共同)、18000(户主);经通胀调整;2025年废止。

两院异同点:两院在扣除标准上有微小出入,但是均大幅提高了扣除标准(接近翻倍)。

个人豁免项

现行法律:4150美元;经通胀调整。

众议院版本:取消。

参议院版本:取消。2025年废止。

两院异同点:两院均取消了个人豁免项,使得扣除标准提高的实际减税效果大打折扣。另外,众议院版本取消了针对盲人和老人的额外标准扣除,而参议院版本将其保留。

强制医保税

参议院共和党人在11月14日对其税改版本做出的修改中宣布,他们将取消强制医保税,即“奥巴马医改”中对不缴纳医保的人征收的税收惩罚。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说法,取消强制医保税将使联邦赤字从2018年到2027年减少约3380亿美元,但会导致超过1300万人缺乏保险,并推动保费平均上涨10%左右。与其他税改项不同的是,该规定不会在2025年废止。

通胀调整标准

两院均将目前使用的计税通胀调整指标CPI替换成Chain-CPI,Chain-CPI涨幅较CPI更缓。

儿童税务补贴

现行法律:17岁以下儿童一人补贴1000美元;应纳税收入超过75000美元(个人)、110000美元(夫妻共同)的时候该补贴取消。

众议院版本:17岁以下儿童一人补贴1600美元;应纳税收入超过115000美元(个人)、230000美元(夫妻共同)的时候该补贴取消。

参议院版本:18岁以下儿童一人补贴2000美元(2025年之后恢复17岁);应纳税收入超过500000美元(夫妻共同)的时候该补贴取消。

两院异同点:两院均提高了儿童补贴金额,并提高了取消补贴的门槛,其中参议院版本将儿童补贴的年龄增加了1岁。普通收入的家庭基本上都可以拿到全额儿童税务补贴。

分项抵扣

众议院版本:众议院版本将取消大部分分项抵扣,包括医疗支出和学生贷款利息;慈善捐赠抵扣被保留;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抵扣也被保留,但是新的抵押贷款利息抵扣上限由现在的1000000美元降至500000美元。

参议院版本:参议院版本保留州和地方财产税抵扣,但最高抵扣额为10000美元;取消州和地方所得税和消费税抵扣;保留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抵扣;其他一些分项抵扣也被取消,但保留慈善捐赠抵扣。

两院异同点:两院都大幅减少了分项抵扣,尤其是取消了除财产税之外的州和地方税抵扣,极大利空高税州(大部分为民主党州)。

替代最低税收(AMT)

替代最低税收(alternative minimum tax AMT)是防止高收入者逃税而采取的惩罚性税收。

众议院版本:取消公司和个人所得税AMT。

参议院版本:保留公司所得税AMT;保留个人所得税AMT,但是提高豁免门槛。

遗产税

现行法律:税率40%,应纳税额超过5600000美元(个人)、11200000(夫妻共同)。

众议院版本:税率40%,应纳税额超过11200000美元(个人)、22400000(夫妻共同);经通胀调整;2024年之后取消。

参议院版本:税率40%,应纳税额超过11200000美元(个人)、22400000(夫妻共同);经通胀调整;未来不取消。

两院异同点:两院都提高了遗产税的起征门槛,其中众议院版本提出2024年之后取消遗产税。

公司所得税

现行法律:35%。

众议院版本:20%。

参议院版本:20%;推迟到2019年施行。

两院异同点:两院均下调公司所得税税率至20%。

Pass-through收入最高税率(应该类似于中国的个体户概念)

现行法律:39.6%,适用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

众议院版本:“被动”商业净收入25%;“主动”商业净收入35.22%;个人服务收入39.6%。

参议院版本:29.6%(税率38.5%,抵扣门槛23%,38.5%*77%=29.6%);个人服务收入38.5%。

两院异同点:两院均不同程度下调Pass-through收入最高税率,其中众议院版本下调幅度更大。

海外利润汇回

众议院和参议院都致力于推动海外利润汇回。众议院版本中,税率为14%(现金)、7%(再投资)。参议院版本中,税率为14.5%(现金)、7.5%(再投资)。高盛估计,美国公司持有3.1万亿美元的海外利润。

特朗普税改将进一步恶化美国贫富差距

根据上文中众议院和参议院税改方案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在个人税收方面,虽然税改方案大幅提高了个人所得税的扣除门槛,但是又取消了个人豁免项,并取消了大部分分项抵扣,尤其是取消了州和地方所得税和消费税抵扣,使得普通民众减税的实际效果并不显著。

另一方面,税改方案显著上调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档税率的应纳税收入,并降低了最高档税率,取消强制医保税,试图取消替代最低税收(AMT),提高遗产税的起征门槛,降低Pass-through收入最高税率,富人减税的实际效果非常显著。

来源:TPC

根据美国TAX POLICY CENTER(TPC)的测算(如上图),以众议院税改方案为例,收入越高的人群,其减税效果越显著,尤其是收入位于前0.1%的人口。考虑到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属于全球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特朗普税改无疑会进一步恶化美国贫富差距,并埋下社会分裂的隐患。下图的信息表示,美国收入差距自1980年代开始迅速扩大。

图:美国前1%收入占比(蓝)、后50%收入占比(红)来源:WorldWealth and Income Database

特朗普税改更多是党争的产物,而非经济需求

税改属于财经问题范畴,其首要出发点应该是促进经济增长。但是根据美国商务部29日发布的修正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按年率增长3.3%,高于此前预估的3%,创下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最快增速。另一方面,10月美国失业率从前月的4.2%降至4.1%,为近17年来新低,并低于美联储测算的长期失业率水平。美国目前的经济基本面和就业情况,并不迫切需要减税。但是根据美国国会联合税务委员会的估算,税改方案将在未来十年内额外增加财政赤字1万亿美元。

图:税改对美国财政赤字的影响(十亿美元)来源:JCT

我们再来看一下众议院和参议院对税改方案的投票情况:

11月16日众议院对税改的投票结果为227票对205票通过,其中13名共和党议员(大部分来自高税州)投了反对票,而民主党议员全部反对。

12月2日参议院对税改的投票结果为51票对49票通过,其中1名共和党议员投了反对票,而民主党议员全部反对。

从投票情况可以看到,之所以特朗普税改方案得以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快速通过,主要得益于共和党在两院的优势地位(里根减税方案的讨论持续了两年左右),两院基本上以党派划分投票,特朗普税改更多是党争的产物,于共和党而言在于体现政绩,于特朗普本人而言在于兑现承诺,党争的最大问题是以党派划线,而非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政策不具有连贯性。

特朗普税改对中国可能有哪些影响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中美税制不宜直接比较。从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发布的2017财年的数据可以看到,美国联邦政府收入主要为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险税,企业所得税占比仅有9%,企业税收的变动对联邦收入并没有很大影响。

图:美国联邦政府收入结构来源:CBO

而中国由于征税能力有限,收入主要来源于企业,包括增值税、消费税(价内)、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但是个人直接税收负担较轻。另一方面,企业税收体系非常复杂,因为牵扯到地方政府的各种减免、返还等等,网上流传的一些企业国际税负的比较图,一般而言都不准确。而且企业经营还有其他重要的考虑因素,包括劳工政策、环保政策等等,这两方面美国并不友好。

具体到企业,考虑到美国国际大企业都有高明的税务团队,其综合税率较低,美国下调企业所得税率对跨国大企业影响不大;但是对于产品主要销往美国的中型企业而言,美国下调企业所得税率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这会吸引一部分企业由美国境外回归美国本土,预计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也有正面促进作用,这有助于削减中美贸易逆差,减轻国际贸易舆论压力,对于中国企业国际化也未尝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税改方案降低了海外利润汇回的税率,会吸引一部分在中国境内留存的利润返回美国本土,给中国造成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但是目前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高峰已过,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短期内会对人民币带来一定的贬值压力,但处于可控范围。

综上所述,特朗普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借助共和党在两院的优势地位,快速通过税改方案,实际效果严重向富人倾斜,加剧了贫富差距,而且在美国经济基本面表现不错的情况下,额外增加了美国政府赤字,给美国经济长期前景埋下了隐患。

对于中国而言,考虑到企业税收领域的复杂性,中国并没有立即同步减税的必要性,但是会督促中国税收结构进一步向直接税和间接税并重、个人税和企业税兼顾的更完善的转型。特朗普税改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有一定的吸引力,有助于收窄中美贸易逆差,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美国企业在中国境内的利润汇回,短期内对人民币贬值有压力,但是不改变人民币长期升值的大通道。

考虑到众议院和参议院对税改方案的分歧不算少,预计最终形成的税改方案仍有不小的变动,我们需继续跟踪。另一方面,美国联邦政府收入减少之后,对其支出的影响也是未来关注的重点。

本站无法保证该内容的正确性与真实性,请谨慎对待!

(副标题:为穷人呐喊赚面子,给富人减税赚里子,特朗普税改666)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