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股经

站在更高水平上推进对外开放

■锐观察

不拒众流,方为江海。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中国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强调,“改革和开放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改革必然要求开放,开放也必然要求改革。要坚定不移实施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坚定不移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坚定不移引进外资和外来技术,坚定不移完善对外开放体制机制,以扩大开放促进深化改革,以深化改革促进扩大开放,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增添新活力、拓展新空间。”

“利用外资是我们的长期方针,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李克强总理曾表示,中国利用外商投资总的政策不会变,将继续扩大外资投资领域,继续把中国打造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但是不得不提及的是,国内目前出现了一种论调:“发展至今,中国对外商直接投资依赖发生根本性逆转”。虽然国内外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于国内,中国长期依赖的传统比较优势弱化,需要塑造和培育新的竞争优势;于国际,美欧等发达国家实施“再工业化”战略,对外投资政策出现了较大调整。但是,吸引投资作为对外开放的重要战略之一,中国必须长期坚守。

在全球范围内,虽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利用外资最多的国家,但仍次于美国;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利用外资存量与GDP之比无论是与美、英、法、德等发达国家相比,还是与南非、巴西、俄罗斯等金砖国家相比,均有较大差距。这说明,我们整体的开放水平仍有差距。

外商直接投资对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巨大推动作用,大量研究和实证已剀切敷陈,笔者只需强调其中的逻辑关联:对待外商投资的态度就是对外开放的态度,而对外开放的力度亦是反推国内改革的力度。显然,中国现在的情形绝非是外资太多了;当然,提升产业链高端对外资的吸引力,将外资从数量型向质量型递进放到战略高度。

随着市场机制的完善,中国市场经济规则的健全是必然,一方面政府需要进一步简化准入程序,真正将国民待遇向外资落地;另一方面政府应加强对垄断行为和恶性竞争行为的监管,逐步向竞争中立规则过渡。

在学界,一般以经济开放指标来衡量一国经济的对外开放程度。研究显示,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的经济开放度在2002—2004年持续上升,2004—2007年基本保持稳定,此后呈现出稳中有降的局面。

中国经济进一步开放遭遇政策瓶颈、市场瓶颈,包括心理障碍,自主提高中国经济开放度,对于促进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提高本国经济绩效水平具有重要作用。因而,笔者认为,未来全面提高中国开放型经济的空间巨大。

进一步降低市场壁垒的空间较大。金融开放度指标显示,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具体如,在降低贸易税率方面,可以进一步降低工业制成品的关税税率;从国际金融市场来看,人民币区域化的空间有待进一步拓展。

进一步推动政府效率提升和市场化机制方面的空间更大。近几年,政府效率呈现出下降趋势,所以本届中央政府的重要任务是推动自身的职能转变,从而切实提高政府效率和对市场的监管水平,为进一步开放提供良好的制度保障。

进一步吸收外国直接投资有较大的空间。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统计,中国吸收外国直接投资存量的人均规模长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最高的2011年也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8%。即使是吸收外国直接投资存量与经济总量的比例,中国也处于较低水平,2003年以来,中国这一指标一直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幅度超过10个百分点,甚至20多个百分点,而近几年外商直接投资占GDP的比重也持续下降。未来,中国需要进一步在提高吸引外资数量的同时,增强吸引外资的质量,特别是在外资推动中国创新能力方面空间巨大。

总之,今天站在更高水平上推进对外开放,已经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和强有力的抓手。

(副标题:站在更高水平上推进对外开放)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