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股经

奥巴马辞别白宫 功兮,过兮

    还有不到十天就要把白宫和核按钮一并交班给特朗普的奥巴马,日前回到了自己的“龙兴之地”芝加哥,发表了一篇充满了离愁别绪的辞别演说。在这篇字里行间渗满了对美国前景各种担扰的演讲之中,奥巴马主要传递出两个信息,一是他认为自己任职总统的八年,做到了比预期中为多的成绩,二是既然他可以比预期中做得多,支持者们日后即使遇到难以逆料的局面,也要怀抱着希望砥砺前行。

    放在希拉里大热倒灶,民主党人在特朗普上台前仍在捣腾候任总统与俄罗斯电邮门事件关系等大背景之中,不难明白奥巴马的这份不安感源起何处,矛头又有何指向。然而,在展望未来四年(甚至可能八年)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将往何处去之前,倒是有必要回顾奥巴马任内八年的功与过,同时评估信誓旦旦的特朗普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推倒重来。

    内政:中规中矩

    对奥巴马八年政绩的评价,如果按大政策领域分内政和外交两大板块来讨论,应该肯定他在内政上的确做得比大多数政评预估的为好。如果从功业铸成的漂亮程度看,首先值得一提的是经济复苏。八年前他接手之时,美国正处于雷曼兄弟触发的金融危机之中,失业率达两位数、楼市泡沫爆破、金融行业一片恐慌。八年之后的今天,美国的经济恢复稳健,制造业不断回流,很多八年前差点要断供房贷的家庭挺过了那一关,今天可以全家人有瓦遮头,多少与奥巴马的努力有关。奥巴马很重要的一招,是在国会内与共和党人达成妥协,民主党人通过限制政府开支增长以换取共和党支持撤回小布什的一些减税措施,这使得政府有财政能力做一些调节措施。尽管去年美国的平均家庭收入只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但总算是避过了一场经济大萧条。

    另一个值得称道的成就是奥巴马医改。笔者在过去十年一直在本版评论,美国的社会政策很糟糕的一环,是美国人在医疗费用前面对着极大的风险。奥巴马医改正是希望把美式的个人医保制度逐渐过度到一个类似于德国式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让更多低收入群体可以获得医疗保障。从数字上看,奥巴马医改尽管未竟全功,但起码在推出后已经让逾880万美国人获得了这个保障,使得完全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群体(尤其包括了已确诊某类大病的个人)从2011年的15.7%降到现时的不足9%,不啻是一个成就。

    除了复苏经济与医疗改革,奥巴马在司法改革上也有一定的成绩,不过惹来更多关注的是枪击管制的问题,连他自己也承认是任内一大遗憾。此外,尽管他特赦部分非法移民的措施被特朗普猛烈攻击,事实上他也同时遣返了两百多万有犯罪纪录或逾期居留者,并非毫无所为。

    值得指出的是,在内政方面,特朗普上台后肯定会减税,并且会在数量上加大遣返非法入境者的力度,但这都只是量的变化,不见得会对奥巴马现行路线有质的改变。唯一不确定的是医改,共和党人誓言拆除医改,似乎非做不可,不过困难在于他们未必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替代方案。所以奥巴马在辞别演说中直言,如果共和党人有更好的方案,他很乐意支持。言下之意,他赌特朗普在内政上什么都可逆,就是无法完全推翻他的医改成就。

    外交:差强人意

    站在美国人的角度,尽管奥巴马在内政上交出了一张能见人的成绩单,但在国防外交领域,小事做成一些,大事却差强人意。

    奥巴马做成的事包括了与伊朗的核协议以及与古巴复交,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此外,他也实现了在伊拉克及阿富汗撤军。但是,或许是因为诺贝尔和平奖过早地颁给了他,某个意义上成了他头顶上的一项魔咒,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等事件上,他处处显得进退失据,或许在爱好和平的人看来,他足够宽容地伸出了多条橄榄支,但从美国一些人的角度看,却是过于软弱,甚至可谓是绥靖有余、强硬不足。更不妥的是,这种软弱,令所谓的“伊斯兰国”崛起,继而导致了大量难民涌入欧洲,连累美国盟友,引发了欧洲的排外情绪,先是令英国选民选择了退欧,然后是今年整个欧洲出了极右翼复兴的格局。

    至于巴黎气候协议,从全球环保的角度看绝对是件好事。至于贸易上的TPP及TTIP,本来雄心壮志,但继任者不是希拉里的话,能走多远实在是个疑问。事实上,特朗普对于巴黎气候协议及TPP都说了要退出,前者既签,不见得能说不玩就不玩,但TPP几乎是肯定没有前景的事了。至于TTIP,美欧双方均已搁置。奥巴马只是白忙了一场。

    民主党:流失工薪选票

    像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奥巴马也是内政做得好,但国防外交却乏善足陈。但奥巴马的缺点在于,他的任期之内,由于没有处理好全球化带来的各种冲击,致使民主党仅仅团结住了有左翼思维的中产选民以及必须依靠社会政策的少数族裔,却得罪了相当多蓝领工人。后者的主体,正是在去年总统大选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所谓的“锈带工人”。

    比起八年前,民主党的州长数目从29个降到16个,在有多数派的州议会之中,共和党有32个,民主党只剩下12个,在参众两院,民主党更不掌握多数。这从长远而言,不利于民主党培养政治人材,让党内的第二、三梯队向上走,去年党内初选只能老太婆对阵老头子,正是这种困局的一个表现。

    八年下来,奥巴马功过两抵,就他个人而言,肯定能留下一个清白的美名,但在民主党而言,付出的代价却相当之大,回过气来需要多久,仍有待观察。

(副标题:奥巴马辞别白宫 功兮,过兮)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