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股经

理性看待“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一周年观察(5)

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以下简称《修正案》),决定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解释,“全面两孩”政策的正式实施意味着,从正式实施之日起出生的二孩 (根据原有政策不可以生二孩)都不算违法。

生育有一定的规律,一般而言,从怀孕到婴儿出生通常需要10个月。如果2016年1月1日怀孕的话,那么应该到11月1日之后(除少数提前几天出生外)出生。因此,从时间上来看,2016年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怀孕年份,只有两个月的出生效应,即11月和12月份两个月是严格意义上按照最新政策来生育的出生月份。更何况要在11月或者12月份出生,还得怀孕及时,准备充分。也就是说,11月和12月未必是受最新政策影响最明显的月份。

从这个意义上看,2016年新增二孩出生人口肯定不全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从较为严格的时间来算,如果每个月新增二孩出生比较均匀的话,全年大约1/6的二孩新增量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从月度分布来看,通常第四季度出生会比其他季度略微多些。也就是说会比二孩新增量的1/6多些。

最早发布“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的文件是2015年10月29日公布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之后不久,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就解释,只要二孩是在新修订的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颁布后出生就符合政策。考虑到修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基本是可预期的,通常会在10个月之内完成。因此,不少人群在最新政策公布后即准备怀孕,预产期基本能在政策修订后。

如果按照2015年10月29日公布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的时间来计算,2016年9月1日之后 (少数早产除外)后出生的二孩算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也就是说,2016年最后4个月出生的二孩受到全面两孩政策的影响。从较为广泛的时间来算,如果每个月新增二孩比较均匀,全年大约1/3的二孩新增量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同样,从月度分布来看,通常第四季度的出生数量会比其他季度略微多些。也就是说,会比二孩新增量的1/3多些。

目前,国家还没有公布2016年新增出生人口的孩次分布。但是,从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看,2016年比2015年预计增加100万到200万。

2015年出生人口为1655万。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2016年11月26日召开的人口与发展高级资讯会上透露,2016年出生人口将超过1750万。也就是说,根据当时的数据来看,2016年比2015年至少增加100万,有可能会更多。

2017年1月6日,根据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出生监测报告,2016年出生人口将突破1800万,比2015年增加140万左右。其中,在全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及以上占比将超过50%,也就是说,在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中,一半多是二孩出生。

根据中国经济时报对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的采访报道,2016年出生人口预计达到1850万,比2015年增加200万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新增出生人口比2015年大概增加100万到200万,这只是绝对量的比较。在育龄妇女不断减少、结婚登记量连年下降的背景下,一孩出生总量肯定在连年下降。也就是说,出生人口增量部分并非二孩增加的全部,可能部分还被一孩下降所抵消。这样看来,二孩增量可能还不止100万到200万,有可能会更多。

当然,即使弄清楚了二孩增加量,也不能理解为二孩增加量全部是“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因为不少是双独两孩、单独两孩政策和生育间隔取消等政策的后续效应。此外,不少省份在修订计划生育条例的时候,都考虑了再婚夫妇的特殊情况。不少再婚夫妇的三孩甚至四孩,都可能是“全面两孩”政策带来的政策效应。因此,要科学、理性、全面理解“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

(作者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

(副标题:评论:理性看待“全面两孩”政策的效应)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