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股经

“诈骗之乡”要摘帽“精神补钙”不可少

福建安溪,自古以茶闻名。徐玉玉案发生后,经公安机关侦查,6名犯罪嫌疑人中有3个属安溪籍,只不过是在江西作案,“诈骗之乡”的帽子被社会舆论重新扣上了。“全安溪人都挨了骂,也都被骂醒了。”安溪县委书记高向荣见到记者就开门见山,“现在一听说是安溪的,都不敢随便和我们做生意了。”

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诈骗之乡”让安溪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安溪被标签化、污名化,既让当地的老百姓在社会评价上遭遇鞭笞与矮化,也让安溪的社会资本的存量下降。信任作为一种社会资本,一旦被过度消耗,就会让一个地方承受“无人相信”的坚硬现实。

负面的刻板印象一旦形成,难免会让安溪和“诈骗之乡”产生关联甚至划上等号。这种情绪性的先入为主,显然是有失偏颇的;让没有从事诈骗的安溪人为他人“背锅”,自然也是有失公允的。说到底,符号化的标签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让人们“利益均沾”,也可以让人们“跟着倒霉”。

刚刚过去的2016年, “徐玉玉案”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热点事件;一个渴望用教育改变命运的年轻人,被几个试图迅速致富的年轻人并不高明的骗局欺骗了。承受着物质损失和精神伤害的徐玉玉,以一种决绝的方式告别了这个给过她欢喜也给过她悲伤的世界;“徐玉玉案”让电信诈骗成为众矢之的,“诈骗之乡”安溪也成为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与祖辈、父辈相比, “80后”“90后”的农家子弟大都缺乏农业生产经验,对农村和土地缺乏深厚的感情;向往“城里人”的生活,期盼融入城市,成为他们共同的利益诉求。这些农村青少年渴望迅速摆脱贫困带来的自卑、不安全和身份认同的缺失。为了“来钱快”、“挣大钱”,一些人采取了铤而走险的“走捷径”;只要没有被抓住,电信诈骗会带给他们不菲的回报,能够立竿见影地改变生存生态。

出路单一化、人生定型化的农村青少年,渴望突破贫困的代际传承;电信诈骗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很有诱惑性的通道,不断刺激他们人性中的贪婪和欲望。只要能够骗到钱,他们往往不择手段。安溪有数千人从事电信诈骗,固然有自然地理条件受限、受到外界不良影响的因素,渴望“一夜暴富”的扭曲价值观才是根源。

“诈骗之乡”应该被骂醒的,就是那种“来钱快”、“挣大钱”的捷径心态。只有根除精神家园的“杂草”,才能对“脚踏实地不如投机取巧”的价值错乱进行纠偏。在“精准扶贫”深入推进的当下,给“诈骗之乡”摘帽,不仅需要改善老百姓的物质生活,也需要对他们进行精神补“钙”——在一个财富时代,“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规则意识和边界意识依然需要守卫。

(副标题:“诈骗之乡”要摘帽“精神补钙”不可少)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