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津8岁女孩遭后妈杀害案

2018-09-06红星新闻 大案

在云南省盐津县,一名8岁的女孩被杀害,据媒体报道,其后妈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被杀害的小女孩郁郁

这个女孩叫郁郁,她是刘聪云(化名)与第一任妻子的孩子。涉嫌杀害这个女孩的,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孙慧(化名)。

出事那天,郁郁正做着暑假作业。她写的最后两行字,是用“假如”一词造句:“假如明天不下雨,我一定去踢……”

聪慧的第一个孩子

8月底,一个悲伤的消息在盐津县流传:一名8岁的孩子,被她的后妈杀死了。

▲女孩的后妈

孩子叫郁郁,家住盐津县庙坝镇麻柳村村委会歇凉树小组。在距离刘聪云与现任妻子孙慧的住所约100米的一片密林中,搜救队伍找到了这个孩子的尸体。

刘聪云与孙慧现有一个4个月大的儿子。他们的卧室,陈设简单却杂乱,一个摇摇欲坠的衣柜内挂满了小孩的衣物。

8月30日,刘聪云还没有从失去女儿的巨大打击中缓过神来。在这间卧室内,他向记者聊起了过往。

“我16岁就到沿海去闯荡了,当时在江苏盐城,主要做汽车装饰。”在网上,他认识了一位四川广安一所职业学校的在校网友。她姓张,叫张美荷(化名)。

那阵子,刘聪云想着打工没前途,不如回老家养鱼,或是酿酒。回乡之前,他们约定见一面,最后,他们在成都见了面并生活了一个月,然后一起回了刘聪云的老家盐津县庙坝镇。

那是2008年,庙坝镇正在修二级路,刘家在路边开了一家小卖店。刘聪云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但小卖店主要交给他来打理。家里有一辆面包车,他负责送货拉货,张美荷则守在小卖店里。

二级路修完后,随着修路工人的离去,小卖店红火的生意冷了下来。刘聪云决定卖鱼。他在家中的地里弄出了一片鱼塘,主要饲养草鱼,有时也进些活鱼倒卖,赚取微薄的差价。起初鱼塘无起色,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他又决定酿酒。他的姨父是酿酒的高手,他边学边做。2010年5月,他建了一个100平米大的酒厂。

得益于当地特殊的水质与独特的技艺,庙坝镇的苞谷酒远近闻名。可刘聪云是后来者,他发现,自己要分市场一杯羹,起步阶段异常艰难,“磨破嘴皮都没人信。”

这个时候,他和张美荷的孩子郁郁也出生了。郁郁的真名是亲戚取的,意为“聪明智慧之人”。她一点点长大,后来的成长证明,这个孩子的确聪慧过人。

“她曾承诺会对孩子好”

无论是鱼塘还是酒厂,刘聪云一时都没能做出成绩来。

远在四川广安乡镇的岳父母对他和妻子说,要不去广安,凑点钱为他们买套房子,慢慢开始新生活。

“我开始同意了,后来一想,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上门?”刘聪云说,那时他年轻气盛,拒绝了岳父母的好意。

2010年腊月十九,是刘聪云岳父50岁大寿,张美荷单独带着郁郁回了老家。刘聪云说,酒厂生意忙,有时间他就去贺寿,没时间,就不去。

“酒厂生意虽一般,但我也不想半途而废。最主要的原因,是买不起像样的贺礼,不好意思去。”刘聪云说,对他的这种说法,张美荷很生气,“她对我说,你要是不来广安,我也就不回盐津了。”

刘聪云与张美荷之间,此时已有了无法弥补的隔阂。张美荷决定去重庆打工,“我说你打工怎么带孩子,就叫她把孩子送回来。”

刘聪云与张美荷的上一次见面,郁郁约1岁两个月大,地点为盐津火车站。“那次她把孩子送回来,孩子哭得很厉害,一会喊爸爸,一会喊妈妈。”从那以后,他们就分开了。

刘聪云把郁郁交给父母带,自己则一门心思经营酒厂,“但凡有一点收入,我都投到酒厂。”不知不觉间,孩子也两岁了,他又有了组建家庭的想法。

2012年,经人撮合,他与当地高坎村的一名离异女子成婚。“她对郁郁不错,郁郁也偶尔跟她睡,但是她爱打麻将,十打九输,每次输几百。”那一年刘聪云的酒厂生意很好,一天到晚生意不停,但最后非但没存款反而有欠账,“没办法,我只好与她协议离了婚。”

酒厂渐渐有了起色,刘聪云又买了一辆面包车,并盖了一间新房子。2016年,经人介绍,庙坝镇当地正准备离婚的孙慧与他见了面,“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错,性格温柔,说话也不凶。”

▲刘聪云盖的新房子

那时,孙慧在浙江嘉善县打工,后来回娘家住了一段时间,随后又外出几个月。期间,他们聊了很多,“主要聊我平时的情况,以及我的顾虑,我问她,过来以后能不能带好郁郁,她承诺会对郁郁好。”

2017年正月初一,刘聪云买了礼品来到孙慧父母家,两人的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孩子画全家福送她,她扔到车里

孙慧住进刘聪云盖的新房,郁郁还是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两家均住在盐津县至镇雄县的二级公路边,相距约500米。

郁郁的爷爷奶奶发现,这个新过门的儿媳妇,不但没有兑现她之前说的“会对郁郁好”,即便两个老人来儿子家附近的地里干活,孙慧也从不打招呼。当地家庭常泡茶招待来客以示热情,但孙慧对他们从无半点表示。

刘聪云的父亲刘恒信(化名)觉得,即便这个儿媳妇对孙女不好,那也没什么要紧,“大不了我们把孩子养大,长大以后她就嫁人,离开这个家了。”

刘聪云则想,这些小矛盾是正常的,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更何况,除了对父母、郁郁冷淡,孙慧还算是一个勤快人,“家务活她不落下,我们之间也从不乱骂,比较融洽。”孙慧喂了十几头猪,“前不久她还跟我提出来,要再多喂一些猪。”

刘聪云说,他新培育的鱼苗已经存活了,现在一年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和早年相比,生活的压力渐渐小了,“原本生活很有奔头了。”

去年6月,孙慧怀孕,一家人都很高兴。到孕期6-7个月时,孙慧性情变得糟糕,“一不顺心就大吼,郁郁见到她,都不敢说话。郁郁称呼她‘姨’,喊了几次,她都不理。”刘聪云说。

郁郁有画画的天赋,她画得最多的画,是一家三口。她画过这样一幅画:一座房子里,床上一个大大的心形图案,床的三面有三双鞋子——两双大码鞋子,一双小码鞋子。

▲郁郁画的画

她还画过相似意境的一幅画,画里有三人——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她把这幅画送给孙慧,并对孙慧说,一个大人是爸爸,一个大人是姨,小孩是她自己。“但她没有任何高兴的意思,反而将画扔在面包车里。”刘聪云说,孙慧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也许她根本就不懂。”

刘聪云还发现,孙慧越来越在乎他与前妻的关系,她多次问刘聪云:“是不是你的前妻比我美?”刘聪云总是这样回答她:“我更看重谁的心好,再说外表好看有什么用,过几年就没有了。”

郁郁不见了!上百人参与寻找

整个暑假,郁郁基本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早饭后,爷爷奶奶带她到刘聪云家,让孩子在这里做作业,他们则到附近的地里干活。

郁郁成绩好,上学期是麻柳小学二年级班的第三名,尤其数学,每次考试总是接近满分。新学期将近,郁郁还有4个本子的暑假作业还没完成,刘聪云对郁郁说,得抓紧了。8月23日,郁郁在刘聪云家做了一天的暑假作业,刘聪云很满意。

8月24日,爷爷奶奶又把郁郁带到刘聪云家,随后就去红薯地里拔草了。10点10分,附近采石厂的老板开车经过刘聪云家门口,看到郁郁正在做作业;10点40分,采石场的工人经过,却没再看到郁郁。

奶奶从地里拔草回来,喊了几声郁郁,没人应。老人心想,郁郁从不乱跑,一定是坐他爸爸的面包车,一起到别处送货去了。这天上午,刘聪云要到两公里外送酒。于是奶奶便回了家。

这天的太阳很毒辣,山谷地带尤其闷热。11:30分左右,刘聪云送货回来,郁郁的奶奶拦住车,说:“郁郁快下来。”刘聪云很纳闷,他告诉妈:“郁郁不在车里呢。”

这时,一家人才发现,郁郁丢了。他们在附近的路口、山头呼喊郁郁的名字,没有任何应答。

12点12分,刘聪云回到自己家,他看到孙慧坐在椅子上,他问:“郁郁去哪里了?”孙慧答:“不知道,她一直在那里(做作业)。”刘聪云说,上午,孙慧一般都是起床弄早点,然后陪4个月大的儿子再睡会儿。

刘聪云的感觉越来越糟糕,他立刻发动亲戚朋友一起寻找,很快,一个8岁女孩失踪的消息,先是传遍了庙坝镇当地人的朋友圈,继而扩大到整个盐津县许多人的朋友圈。

下午3点,刘聪云报了警,庙坝镇派出所的民警第一次上门。晚上,民警又第二次上门。当晚,当地上百人参与了对郁郁的寻找,附近的山洞都找遍了。

一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人们都没有找到郁郁。疲惫的刘聪云回到家,孙慧也没有睡,“看不出她有什么异常,一直很冷静。”

“假如明天不下雨,我一定去踢…”

6点,天一亮,刘聪云和家人继续找郁郁。

人们拉网式的的搜寻,依旧找不到郁郁。此时,刘聪云预感到郁郁已不在人世了。

10点左右,孙慧对一名搜救人说,南边有一个地方,一直没人去找呢。这名搜救人立刻往南边搜寻,果然在一片野地里看到了郁郁,但郁郁已经没了气。

▲郁郁被发现的地方

8月30日,记者在案发现场看到,郁郁是在一个陡坡的灌木丛里被发现的,现场距离刘聪云家约100米,此处杂草丛生,附近是一条废弃的沟渠,一棵大拇指粗的小树被砍断了。

刘聪云描述,郁郁的头部血肉模糊,并有两条筷子粗宽、十几公分长的口子,郁郁胳膊上,鸡蛋大的一块皮肤脱落了,“一看就是被人打死丢在这里。”

他告诉记者,当天他的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在他家“闻到了血腥味。”可母亲没多想。他猜测,郁郁是被孙慧杀害后丢弃在灌木丛里的,“她砍断了这棵小树,想伪造郁郁不小心摔死的假象。”

下午3点,孙慧被警方带走。离开前,刘聪云问孙慧:“你去哪里?”孙慧说:“去派出所。”4点,刘聪云也去庙坝镇派出所做笔录,在二楼他看到,孙慧正被警方带往县公安局。

孙慧嘱咐刘聪云“带好小孩”,“她说,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会承担,她后悔了。”刘聪云这才意识到,是这个第三任妻子杀死了自己的女儿。他狠狠地对孙慧说:“谁做这种事,都会后悔。”

孙慧的弟弟孙洪(化名)告诉记者,姐姐平素为人和善,没做过任何过激之事,“很震惊,不相信姐姐会做这样的事”。

孙洪曾询问刘聪云如何“救她一命”?对此,刘聪云回复说,怎么处理孙慧,是法律说了算,他管不了了。

孙慧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就案件进展及详情,当地宣传部于8月31日回复记者:此案目前仍在调查阶段,尚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8月27日,当地的刘氏宗族发起并主持了郁郁的追悼会。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到刘家,送这个8岁的女孩最后一程。刘聪云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公路上挤满了人。

刘氏宗族在追悼词中写到:“……从你出生开始,就承受着来自家庭和其他方面的巨大压力,(在)没有妈妈陪伴下,你都一路坚强地走过来了……”

现在,郁郁已经入土为安,她的暑假作业仍没有做完,她写的最后两行字,是用“假如”一词造句:“假如明天不下雨,我一定去踢……”

▲郁郁没写完的作业

爸爸刘聪云曾告诉她,写字不能出格子,否则就不好看了。

郁郁做到了。

Tags:后妈 继母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