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魔窟 沁水县少女遭养父养兄性侵案

2018-09-06北青 大案


王小英在村里的家

三月的时候,几个警察来到山西沁水县一个小山村里,他们撬开铁锁,从土坯房里把王小英救了出来。但到现在,也没人能说清楚,到底是谁报的警。

王小英后来说,自己被拘禁在这个三十多平米的屋子里100多天,她遭遇了养父的性侵,在更小的时候,养兄也性侵过她。王小英不止一次透过窗户,望向外面的世界,只是没有勇气向任何人求救。

19岁的王小英1米5的个头,体重79斤,身材瘦弱。在生人面前,她的话很少,被问到什么,大多用“嗯”、“哦”这样的单个字回应。“我读到二年级,但是跟没有上过学一样,什么都不懂,怕人笑我。”

在童年玩伴的眼里,王小英性格内向温和,胆子小。听说她获救以后,朋友觉得心疼,也为她高兴。“终于能摆脱那个家了。”

而在偏远山村里更多的人看来,“这女娃胆子太大了”。有人说她,把事情弄成现在这样,以后这个家怎么办。也有村民挥舞胳膊,嚷嚷着要去乡政府为王小英的养父鸣不平。

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站在村口,忿忿不平的说:“一个男人养大两个娃很不容易,我不信他能做这事。”

目前,王小英的养兄因涉嫌强奸罪被警方监视居住,养父涉嫌强奸罪、非法拘禁罪被刑拘。

王小英向援助律师提出了三个诉求:要求断绝养父女关系、对养父从重处罚、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援助律师侯士朝介绍,案件已经进入审判阶段,律师将尽力为王小英提供帮助。

如今,王小英已经离开村子,到县城开始新的生活。但对于曾经那段经受了痛苦和屈辱的日子,她依旧无法忘记,以下为王小英的口述。


王小英希望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儿

三口人

我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户口本上写的是1999年5月,但外公说我生日是7月的。听村里人说,我是在3、4个月时,由男孩换女孩进了王家的。我想,也可能是被人贩子卖来的吧,谁知道呢,养父母没告诉过我。

家里原本有5口人,爷爷、养父母,还有个比我大5岁的养兄。我7岁时,爷爷生病死了。家里属于困难户,一直都很穷,每个月还要从政府领几百块的补助。

养父年轻时,有爷爷管着他,让他出去赚钱。爷爷去世了,他就不去打工了,就在家种几亩玉米。家里原来还有一间土房子,两年前下雨的时候塌了。现在的房子是4000多块钱买的,为这还找舅舅借了2000块。

连借钱这事,养父都让我出面去找舅舅,我心里特别不好受,舅舅也埋怨我说,你还小,你怎么还?你来借钱,他在干嘛?

这样的日子,我很少有开心的时候,为数不多的记忆,是小时候跟表哥表弟,还有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时光。

我从小就喜欢小孩子,那时就想,以后要是做幼师也挺好。但到了二年级,我养父不让我读书了,说没钱,他可能也怕我懂的事多了,就不好管了。我一下子懵了,不知该干什么好。

我哭着硬要上学,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养父板着脸,一句话不说,伸出巴掌就打我,打得我脸上一道道手印。我再也不敢提上学的事了,没办法了,就在家待着。

我养兄长大后,养父就没怎么打他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只会打我,不合他意也会打,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挨打的原因。有时,他说下次不打我了,但从来没做到过。

有一次,他让我去把什么东西倒掉,我说洗完衣服就去。才一会儿,他就气了。一把拽住我胳膊,另一只手提起鞋子就打我小腿肚,抽了好几下,我摔在地上,只能哭着喊:“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前两天,我还梦见小时候被打的事,一下就惊醒,睡不着了。

我养母智力有问题,村里有人会说闲话,说我养父太穷了,才讨个傻子媳妇。他好面子,听到这话就来气。有时,他和他儿子一起打我养母。我那时太小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旁边掉眼泪。

2013年,养母意外怀孕大出血,我让养父送她去医院。养父坐着不动,脸上什么表情都没,他说自己没钱。后来养母过世了,我就开始恨他,觉得他太残忍了,甚至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养母死了,这个家就没人和我亲了,感受不到一点温暖。三个人吃饭,盛到碗里,自己端走,各吃各的。我一般就坐在外公给我的方板凳上,看电视,不和他俩说话,他俩也不说话。想不起来上次同桌吃饭是什么时候了,年也不过,每天都是一个样子。

逃离

16岁时,我说想去打工。一个姑姑给我介绍工作,被养父骂:“她这么小能干什么!”当时,村里除了老人就是小孩子,只剩我一个这么大的还呆在家。家里养了一只小黑狗,我只能跟它玩。我那么大了,和小狗玩不是我该干的事,但我实在不知道能做什么,每天都很无聊。

好不容易熬到18岁,拿到身份证,我心想,我已经成人了,这下终于能出去了吧。可养父和养兄还是不同意,说我还是太小了,等几年再说吧。

我知道他们不让我出去的原因。从小我就听到村里很多传言,说我以后要跟我养兄过呀什么的。我养兄今年24岁了,还没讨上媳妇儿,我养父也和我说过,你以后就跟你哥过吧。

凭什么让我嫁给他?我是他妹妹啊,虽然不是亲妹妹,那也不行。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跟他结婚了,他拿什么养我?以后有了孩子,怎么有钱让孩子上学?

我养兄要是好好干,很多女孩都会追他的。他挺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快。可他自己太懒了,不去干活,哪来的媳妇?舅舅给他介绍过一个修车的活儿,也带他出去养蜂,他嫌工资少,自己又没耐心,觉得太苦了就不干了。他要是坚持下来了,自己能挣钱,肯定就不需要我了。

其实,我从小就知道根本就走不出去。养父那个脾气,村里人不敢把我带出去,他知道了,肯定会去找他们麻烦的。我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我也想跟他们出去啊,但是不行,我养父都知道他们是谁。别人带我去街上都不行,我们走到哪儿,养父就跟到哪儿。

我和养兄的关系也不太好,平时话很少。可能是因为家里要我给他当媳妇儿,我心里排斥。有时候,他也会打我,做饭不好吃打,顶嘴要打,踹肚子、打脸、打手,都有。

后来,养兄出去打工攒了钱,花几百块钱给我买了手机。我通过QQ认识了不少网友,外面的世界很自由,我越来越不想在家待着了。

我开始计划逃跑。一毛五毛的攒钱,半年攒了120块。我认识了一个在河南洛阳的网友,是个男生,人很好,我就想去他那儿,再也不回来了。


王小英的养父已被刑拘

囚禁

去年11月左右,还没到冬天。那天天气不错,养父骑摩托车带我去赶会,街上人很多,挤来挤去的。我说要上厕所,趁机溜掉了,找到一辆大巴车。先坐车到市里,又买票到了洛阳。

我从小没读过什么书,但我心想,去哪儿都行,我宁愿在外被骗,也不想回那个家。我有时候运气特别好,逃出去的时候,一路上碰到的都是好人。

刚上车我就关机了,怕他们打电话来。后来打开手机,看养父养兄发短信来,我告诉他们,我走了,他们问我去哪儿了,我没说。

村里人也给我发微信,说小英你还是回来吧,你养父在家见人就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养父也说了好听的话,哄我回去。外公和舅舅也劝我回去,担心我在外受骗。

我想到小时候,爷爷和养母都对我很好,我没机会报答了,有些不忍心。我的身份证一直被养父没收,我在外打工也不方便,半个月后,就决定回去了。

回到家,养父把我的手机夺走了,电话卡也被取出来扔了。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门被锁了,我知道自己要被关起来了。

刚回家头个星期,养父对我还算好,给我买辣条、方便面小零食,我全都不吃。当着他的面把袋子都撕开了,等他没看时,就拿给小狗吃。村里老人劝我吃饭,我不听,每天喝点水就去睡觉了。

一周过后,他又开始打我,和以前一样。养父把我锁在家里,村里人也知道,他们想帮我,但是又不敢帮。

家里房子只有一间屋,放着三张床。去年12月吧,当时养兄出去打工了。有一天天黑了,我养父趴到我身上侵犯了我,我反抗也没用,又打不过他。我说你是我爸爸啊,他说你是养女,反正也不是亲生的,这样的事发生了十几次。

这个事发生后,我想过割腕自杀。我拿刮胡刀片先割了左手手指头,几滴血慢慢冒出来了,我就害怕,不敢动了。那天晚上,伤口被养父发现了。他大声骂我,问我到底想干吗,把刀片夺走了。

关于自杀这事,我心里还是怕死,不敢。我也不忍心死了让外公伤心,他已经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我不想让他受第二次打击。我只有舅舅一家亲戚,也没告诉他们,不想为这个事两家再起冲突,而且也改变不了什么。

撑不住的时候,我就想买点毒鼠强,下到碗里,把养父毒死了,我再死。但是他不带我去街上了,我没机会买了。我被锁在家里,连时间都不知道,每天都只能靠着窗外是天黑还是天亮,来估计个大概。

有一次我肚子疼,在距离家门口30米的厕所里待了十几分钟,他就开始大喊我名字,问我在哪儿。

有时村里老人过来,让我帮忙调个手机上的时间,或者过来串门,看见我被锁在屋里,他们问我话,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觉得说了也没用。

我设想过逃跑的事,但觉得太难了。村里有监控摄像头,村口一个,广场可能有两个。有时候养父让我和他去地里,我如果跑了,他肯定会去查监控。村里路上都坐着熟人,那些老人一发现,也会告诉他。我也不敢联系朋友帮我,怕他报复他们。我那时候特别后悔,不该从洛阳又回来的,哪怕在外出了车祸,也比现在好。

有一次,来村里办事的警察从我家窗户外经过,但是我没有叫他们。他们是本地派出所的,都认识我养父,我当时心想,如果我有什么举动,我养父肯定会知道的,知道了肯定还是要打我。

王小英的养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曾侵犯过她

父母

直到今年3月22日,养父骑车送我养兄出去打工,民警又过来了。听说是来村里贴什么单子,可能有人正好跟他们说了吧,具体是谁报警的,我也不清楚。

警察过来从门外拍了张照片,把锁撬开,带我去派出所了。到派出所之后,我就把养父做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还有在更小的时候,我养兄侵犯我的事也说了。

后来我回家拿没洗的内裤、床单,作为证据送去派出所。在那里,我又看到养父了。我就瞥了一眼,他两只手背在后面,应该是戴了手铐吧。我不敢看,真的被打怕了,看见就发抖的那种。

这个事之后,我知道村里很多人说我。我上次坐出租车回去,还有人站在村口,大声嚷嚷,说我不懂回报,毁了这个家。我气不过就下车和他争论。

他们只看到了我养父表面上对我的好,带我出去玩、买吃的,但没人看到他拿我出气、随便欺负我的样子,这些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说,你养父把你养这么大不容易,现在事情又弄成这样,以后怎么办,大家认为这都是我的错。

我应该再也不会回那个村里了,现在朋友介绍我在一家理发店工作。老板了解我的情况后,对我挺照顾,店里包住宿和午饭晚饭,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差不多800左右,好歹能养活自己了。

现在我还是学徒,负责洗头发、递工具什么的。学成大概要两三年吧,要是读过书,我肯定能学得很快。

被救出来后,我胆子还是特别小,有时别人开玩笑,连续拍我两三下都能被吓着。有一次,我们理发店卫生间灯坏了,突然“咕咚”一声,有老鼠窜出来,差点吓死我。那之后,我每次都跑到旁边商场的公用卫生间,那里人多,我害怕一个人被封闭起来的感觉。

现在,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想找到亲生父母,不是图他们的帮助,只是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然后开始新的生活。(为保护受访者隐私,王小英为化名)

Tags:性侵
Copyright © 西子客浙ICP备:13051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