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0大案

三和大神:这是个漩涡 进去就逃不出

他过腻了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居无定所、无所事事、干一天躺三天的“自由”生活。这是一个漩涡,进去了,就逃不出。

△ 8月14日早晨5点40分,海新信人才市场旁的街道上,已经围满了前来“抢”薪水日结工作的打工者。这里就是三和人力市场。
△ 8月14日早晨5点40分,海新信人才市场旁的街道上,已经围满了前来“抢”薪水日结工作的打工者。这里就是三和人力市场。

图文|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凭借薪水日结的工作和低廉的生活成本,位于深圳市龙华新区景乐新村北区的三和人力市场成了廉价打工者的乐土,吸引着各地的外来务工人员。

“今天运气不错”

8月13日早晨5点20分,天还没亮,刘蒙裤兜里的手机一震,他猛的打了个激灵,坐起身,伸了下懒腰,揉揉眼睛,站起来,关上面前的电脑,机械式地往外走,准备去150米外的三和人力市场找薪水日结的工作。网吧里横七竖八地躺着通宵上网后的人,他只能侧身从沙发之间的缝隙通过。

△ 三和人力市场巷子里的网吧内,刘蒙在上网,他今天就准备睡网吧了。因为他室友把合租房间的钥匙带走了。
△ 三和人力市场巷子里的网吧内,刘蒙在上网,他今天就准备睡网吧了。因为他室友把合租房间的钥匙带走了。

△早晨6点,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网吧里,大部分人都已经“起床”。找日结工作需要在5点30分之前出门。
△早晨6点,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网吧里,大部分人都已经“起床”。找日结工作需要在5点30分之前出门。

过去的42天,刘蒙几乎每天都在三和重复着这样的生活,他很清楚,去晚了工作就没着落了。在三和,每天有人在人力市场的门口招零工,工资一天100-200元不等。有的是去工厂、工地做工,也有的是去出体力或者充人头。工作结束,工资立付。

△ 下午4点,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小巷中,喝醉的打工者躺在路边,新来的打工者拖着行李从一旁走过。
△ 下午4点,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小巷中,喝醉的打工者躺在路边,新来的打工者拖着行李从一旁走过。

从歇脚的网吧到招工的地点,需要拐四个弯,下一个三级台阶,路过一家肠粉店和一家煎包店。刘蒙已经连续吃了两天的肠粉。

△ 刘蒙来到双丰面馆吃面,这里有三和最便宜的面条——清水煮面。只要五元,里面有一些青菜和咸菜,分量很足。
△ 刘蒙来到双丰面馆吃面,这里有三和最便宜的面条——清水煮面。只要五元,里面有一些青菜和咸菜,分量很足。

当日下着小雨,来的人比平时少许多,但也有100多人,大家都来回踱着步,害怕自己找不到工作。

△ 暴雨中,前来找日结工作的打工者都跑到屋檐下避雨。
△ 暴雨中,前来找日结工作的打工者都跑到屋檐下避雨。

5点40分左右,一名穿白色印花T恤的男子骑着一辆装有雨伞的电动车驶来。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划破人群,停在了刘蒙站着的墙边。

“两个小时100块,替人挂号,找五个人,谁来!”该男子喊了一嗓子,人群激动起来,更远处的人也围了过来。刘蒙递上身份证,“我去”。

收了五个人的身份证后,男子迅速离去,“你们九点钟在这等,我带你们去”。他没有回头,只是朝人群喊了一声。

“今天运气不错。”刘蒙接过一旁老哥递的烟,吸了一口说。

△ 深圳龙岗某工厂的门口,刘蒙的日结工作是群众演员。到场后才发现,所谓的群众演员其实是需要他们穿着工服在工厂门口拍照装样子。当天在五六家工厂门口拍过照后,他领到了110元工资。
△ 深圳龙岗某工厂的门口,刘蒙的日结工作是群众演员。到场后才发现,所谓的群众演员其实是需要他们穿着工服在工厂门口拍照装样子。当天在五六家工厂门口拍过照后,他领到了110元工资。

△ 深圳坂田某街道,刘蒙的日结工作是帮助城管拆除街边的广告牌。他们这些找来的“临时工”因为没有技术,大多是打打杂,维持一下现场的秩序,8个小时120元钱。
△ 深圳坂田某街道,刘蒙的日结工作是帮助城管拆除街边的广告牌。他们这些找来的“临时工”因为没有技术,大多是打打杂,维持一下现场的秩序,8个小时120元钱。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

下午5点,来自汕尾的徐家已经睡了一天。他已经连续两天接下晚上分拣快递的日结工作了,一晚上工作9-10个小时,能挣110-120元。这样的收入,虽然可以支撑他住15元一天的床铺,每天吸三包烟,吃一顿饭(凌晨12点工厂会休息半小时,吃夜宵),但不足以让他离开三和,离开这个被骗来的地方。

△下午5点,躺在床铺上睡觉的徐家。
△下午5点,躺在床铺上睡觉的徐家。

两个月前,徐家在买烟时结识了一个说不上名字的老哥,跟着他来了三和。第二天,他的身份证、手机,就跟那位老哥同时不见了。

△ 徐家在上工前来到老乡的店里吃了一碗粉。他说自己在三和只来这家吃饭,其他的吃不惯。
△ 徐家在上工前来到老乡的店里吃了一碗粉。他说自己在三和只来这家吃饭,其他的吃不惯。

徐家不知道怎么办,身上的钱花完后,他去了救助站,说自己被骗了。工作人员问他,“要不要回家?”他想了想说,“我妈死了,我回家干吗”。

在救助站吃了几个面包和两根火腿肠后,他又回到三和。第二天,再去救助站,工作人员说,面包只能给一次。

之后,徐家决定做薪水日结的工作,因为其中有些不需要提供身份证。他说,有了钱才可以离开这里。纵然不知道何处是去处。

△ 早晨7点,徐家穿过窄巷,准备去找当日的工作。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窄巷中挂了许多的励志和警示标语。
△ 早晨7点,徐家穿过窄巷,准备去找当日的工作。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窄巷中挂了许多的励志和警示标语。

来自湖南邵阳的17岁少年小四一个月前来到三和找日结工作,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了,曾经中间回了次家,但家里太无聊,又跑了回来。

在三和的这一个月他总共也没有正经干过两次活。没钱就睡大街,吃饭就找有钱的打工者团饭。

△ 晚上9点30分,小四拉着自己唯一的行李,决定离开这个曾经吸引他的地方——三和。跟随来自的福州的网络主播一起去福建闯江湖。
△ 晚上9点30分,小四拉着自己唯一的行李,决定离开这个曾经吸引他的地方——三和。跟随来自的福州的网络主播一起去福建闯江湖。

“很多老哥在三和瘫了好多年了,我不想像他们一样。”他过腻了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居无定所、无所事事、干一天躺三天的“自由”生活。这是一个漩涡,进去了,就逃不出。

“不管去哪,先离开这里。”

三和市场的日与夜

△ 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小巷中,网吧老板的孩子在门口玩手机,网吧内生意兴隆,这几天总是下雨,网吧内一位难求。
△ 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小巷中,网吧老板的孩子在门口玩手机,网吧内生意兴隆,这几天总是下雨,网吧内一位难求。

△ 网吧窗前的晾衣杆上晾挂着衣服。网吧一般处于巷子居民楼的一层或地下一层。楼上就是15元的床铺公寓。
△ 网吧窗前的晾衣杆上晾挂着衣服。网吧一般处于巷子居民楼的一层或地下一层。楼上就是15元的床铺公寓。

△ 一位来三和找工作的打工者躺在桌子制成的“床铺”上睡觉。像这样的床铺,每个15元,布满在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窄巷中。
△ 一位来三和找工作的打工者躺在桌子制成的“床铺”上睡觉。像这样的床铺,每个15元,布满在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窄巷中。

△ 早晨6点,已经找到日结工作的人坐在大巴车上准备出发去工厂打工。
△ 早晨6点,已经找到日结工作的人坐在大巴车上准备出发去工厂打工。

△ 中午12点,刘蒙来到快餐店里点了一份8块的快餐当午饭。在三和,七八块就能吃一份简单的快餐,再便宜的还有5元一份的清汤面。
△ 中午12点,刘蒙来到快餐店里点了一份8块的快餐当午饭。在三和,七八块就能吃一份简单的快餐,再便宜的还有5元一份的清汤面。

△ 晚上10点,龙华公园,长椅上,一前来公园散步的市民在看手机,旁边躺着一位休息的打工者。因为龙华公园距离三和人力市场很近,所以没钱住床铺的“三和大神”会来公园寻找睡觉的“一席之地”。
△ 晚上10点,龙华公园,长椅上,一前来公园散步的市民在看手机,旁边躺着一位休息的打工者。因为龙华公园距离三和人力市场很近,所以没钱住床铺的“三和大神”会来公园寻找睡觉的“一席之地”。

△ 凌晨1点,一位做完日结工作的打工者疲惫的走在三和市场的街道上。
△ 凌晨1点,一位做完日结工作的打工者疲惫的走在三和市场的街道上。

△ 网吧内,两个打工者正在座位上睡觉。他们的位置靠着厕所,很少有人选择在这里上网,是睡觉的好地方。
△ 网吧内,两个打工者正在座位上睡觉。他们的位置靠着厕所,很少有人选择在这里上网,是睡觉的好地方。

(本文图片均摄于2018年8月10日至2018年8月16日)

(副标题:三和大神:这是个漩涡 进去就逃不出)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