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大案

邪恶男子幻想杀人吃人 残害三名儿童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的童年经历,和今后的人生道路密切相关。很可能小时候随意种下的一颗种子,长大之后就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或是纠结盘曲的粗藤,是非对错,仅仅是一念之间。

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呢,和这事就有点关系……

提示:本案的受害者均为未成年人

故事的开头,要从1982年8月22日讲起。

案发当天中午,在缅因州的波特兰(Portland,ME),11岁的小男孩理查德·斯泰森(Richard Stetson),告诉父母自己要去“后峡”(Back Dove)玩。那儿距他家不过3.5英里(5.6千米),对于那个时代的孩子而言,这点距离根本不算啥,所以他的父母没多想,也就同意了。

天黑了,理查德却没有回家。他的家人感觉事情不对,遂报警寻找。

次日,一名路人骑车路过I-295公路,赫然看到一个小男孩躺在路边的灌木丛里。停车一看,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警方接报后赶到现场,发现这名男孩的衣服被人剥去,但却留下内裤没脱掉;他的身上有明显的刀伤痕迹,脖子上还有勒痕。也就是说,凶手先是用刀残忍的捅了他很多下,然后再用条索状的物体将其勒死。

经过辨认,警方确认,这名死者就是头一天失踪的理查德·斯泰森,殁年11岁。

理查德·斯泰森
理查德·斯泰森

警方确认,理查德生前并未遭到猥亵。但是,他的身上有多处咬痕。经过比对,确认那是一个成年人留下的,换句话说,凶手居然很用力的咬了理查德好几下,然后再将其杀死,这是多大的仇啊?

波特兰的警察随后开始了侦查工作,并怀疑当地一名有过性骚扰劣迹的小伙就是凶手。不过,警方始终没有任何证据对他不利,而他的牙齿和理查德身上留下的咬痕也并不符合;被关了一年半之后,警方宣告将其无罪释放。

次年9月18日,在内布拉斯加州的贝尔维尤(Bellevue,NE),一个叫做丹尼·乔伊·埃伯利(Danny Joe Eberle)的小男孩,和哥哥分别骑着一辆自行车,一大早就出发了,他要挨家挨户的去送报纸呢。

然而,那天有好些订户把电话打到了发行站:都几点了啊,大佬,我的新闻纸呢?

发行站的人也愣了,仔细一看,哦,这些投诉电话,都是丹尼·埃伯利的锅,他当天应该给70户人家送报纸,但实际上只送到了3份。咦,这个小孩去哪里啦?

丹尼尔的父亲和哥哥,赶紧沿着他平时送报纸的线路展开了寻找。在路边的一个篱笆下,他们找到了丹尼尔的自行车,那一大捆报纸还绑在车后座上呢。

他的父亲这下彻底慌了,因为丹尼尔非常爱惜这辆自行车,能够把它丢下不管,一定是出大事了!

三天后,在奥法特空军基地(Offutt Air Force Base,NE)附近的树林里,路人发现了丹尼尔的尸体,殁年13岁……他的手腕、脚踝都被人用绳子捆了起来,身中八刀而死(一说9刀,不可考)。

除此之外,他的脸上、胸口、肩膀等处,有大量的刀刃划出来的浅表伤口,还有好些个被人咬出来的牙印。同样,他的尸体也被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同样也没有被猥亵过的痕迹。

丹尼尔·埃伯特生前照片
丹尼尔·埃伯特生前照片

内布拉斯加州警方,随后开始了大规模的排查工作,当地某银行甚至开出了4W米元的悬红。FBI随后介入调查,并给凶手画了一个侧写:男性,白人,年轻,性心理异常。这个描述,和丹尼尔的哥哥提到的“有个白人,驾着一辆黄褐色的车,在我们后面不紧不慢的跟了一段”是吻合的。

而第三名受害人,叫做克里斯多夫·保罗·瓦尔登(Christopher Paul Walden),是奥法特空军基地某军官的家属,时年12岁。1983年12月2日,他在上学路上失踪;3天后,有人在附近的林中发现了他的尸体。

克里斯多夫的遗体上,衣服倒是很完整的,但脖子上的刀痕则非常的深,几乎要把整个脑袋都切下来了。看得出来,凶手似乎有泄愤的意图,下手非常之狠。

克里斯多夫·瓦尔登生前照片
克里斯多夫·瓦尔登生前照片

不过,这次警方多少有了一些线索:案发前后,一名证人看到了一名男子,独自驾驶一辆棕色的车在附近徘徊。根据证人的描述,警方作出了这个可疑男子的模拟画像:

凶手的模拟画像
凶手的模拟画像

这幅模拟画像,通过电视和报纸在当地广为传播,在当地深入人心。或许,这也为日后的侦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个月后,1984年1月10日,当地一名小学老师,看到一辆车在学校附近转悠,车上只有一名成年男子,而且还有点像是通告里描述的嫌疑人,遂拿起笔、纸,抄下了该车的车牌号。

抄就抄嘛,好像也不是大事,但该车上的那个男子发现了她的这个举动,冲下来威胁说让她滚开,否则就要杀了她!

女教师赶忙逃走,但迅速将这个情况报告给警方。警方顺着车牌号一查,这是一辆租来的车,租车人叫做约翰·约瑟夫·约伯特四世(John Joseph Joubert IV,1963-1996),时年21岁。

接着一查,警方顿时感觉来劲了:这个约翰·约伯特,当时正在奥法特空军基地服役,担任雷达操作员,而上述两起案件,恰好都在奥法特基地附近。他的年龄、肤色,符合FBI的描绘;他有一辆棕黄色的汽车,当时正在修理;再把根据证人描述做的模拟画像拿来一比对,还是蛮像的嘛!

当然,仅仅凭借这些怀疑,警方是无法对其采取法律行动的,当地那么多人,凭啥就说他是杀人犯呢~

还记得丹尼尔的遗体上,被凶手用绳子捆绑了手腕和脚踝吗?线索居然就从这儿找到了。

那根绳子太特殊了,它由100股纤维编织而成,而这100股竟然还分别是好几种物质,包括棉、麻、尼龙等等材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特殊的绳子(本案证物)
特殊的绳子(本案证物)

警方随即咨询了有关专家,确认这种绳子是韩国生产的,仅限于军用,当时在米国只有一个地方能够搞到——奥法特空军基地。

这下,警方就有了充足的理由,传唤了约翰· 约伯特。

在证据面前,约翰·约伯特坦然的承认:今年这两起案子,都是自己做的。他随即被警方逮捕、羁押。

约翰·约伯特入狱照
约翰·约伯特入狱照

警方随后依法搜查了他的宿舍,在其柜子中,找到了上面提到的那种“100股的绳子”;法证专家还比对了他的牙齿咬痕和丹尼尔遗体上的咬痕,发现两者完全吻合。这下,证据就相当确凿了。

此案因为影响力很大,还被当时的FBI培训班选入作为教材。讲课讲到一半,来自缅因州的一名警探举了手:“长官,我们波特兰当年也出过一个儿童被害案,咋跟这两个案子的手法这么相似呢?”

FBI迅速调出了开头介绍过的理查德被害案的卷宗,经过比对,发现他遇害的时候,约翰·约伯特恰好就在附近的军事基地服役;而理查德遗体上的咬痕,和约翰·约伯特的也非常相似。

这下子,约翰身上背着的人命,就从两条变成了3条。

本案的审判中,定罪部分并无悬念,复杂的是量刑部分:杀害3名儿童,实属罪大恶极,理应处以极刑严惩;但他被捕时才刚刚21岁,如此年轻,法庭要不要给他一个改过自新、重返社会的机会呢?

约翰·约伯特出庭受审
约翰·约伯特出庭受审

有一个细节,在庭审中也被公开:认罪之后,一名警探问约伯特,如果有一天,你能够从监狱出去,你还会再杀人吗?

“这也是我的担忧呢,”约伯特回答到,“这个问题让我很还害怕。答案是:会的!”(“That’s my big worry,” Joubert said. “It’s scaring me quite a bit, yes.”)

最终,由3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经过认真评议,裁定判处约翰·约伯特死刑。

和其他死囚类似,在等待执行的漫长岁月里,约翰·约伯特像是换了一个人,他看了很多文学名著,接受了好些记者的采访,还和一名女性成了笔友;而他的律师则表示,他犯下如此严重的罪孽,完全和他的原生家庭有关,请法庭重新考虑量刑问题。

具体而言,他小时候很聪明,但6岁时父母离婚,母亲禁止他去看望父亲,还对他要求非常的严苛。有3名心理医师可以证明,他小时候心理就变得非常扭曲了。

比如,他7岁时曾对一名心理医师承认,自己非常想把一个邻居家的小姐姐杀死再吃掉;医生问他,为啥要杀了那个人啊,就因为她曾经当过你的临时保姆?他回答说,不为啥,就是想要杀人而已。

13岁时,他就曾用铅笔戳伤一个路过的女同学,看到对方哭喊起来,他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就是说,他的心理是从小就有问题的嘛~

这些访谈内容,后来都被收入了一本叫做《杀戮需求》的书里,据说卖得还挺火的。

《杀戮需求》书影
《杀戮需求》书影

对了,据说他在狱中还画了不少的画,内容包括自己杀害3名儿童时的场景。他曾经授权某律师将其公开,但根据内布拉斯加州法律,此类作品一律被列为秘密,无正当理由并经特殊批准,不得公开,以免对受害人及其造成二次伤害,所以时至今日,人们也只能从描述中猜测一二。

约翰·约伯特后期照片
约翰·约伯特后期照片

尽管有了这么多的理由,但他的上诉还是被法庭一次次驳回了。1996年7月17日,他在内布拉斯加州被执行电椅死刑,走完了他疯狂而罪恶的一生,终年33岁。

不过,有一点他的律师说对了:电椅可能真的是一种残酷的刑法,在他的遗体上,从头顶到耳朵,有一道烧焦的痕迹,长达4英寸(10cm),想必他死亡前也曾遭受过剧烈的痛苦。然而,和那3个无辜少年曾经遭受过的苦难相比,又该如何衡量呢?

(副标题:邪恶男子幻想杀人吃人 残害三名儿童)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