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8大案

丈夫先为妻子买七份保险 后买凶杀妻获益2300万还赌债

夫妻是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尽管今天的社会,比上个世纪要宽容的多,但对于婚内出轨,依然还是会有一片谴责之声。话又说回来,真要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好聚好散,也算是伤害较小的做法。相反,人前秀恩爱,人后尽乱来,那就很没意思了。

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呢,也就和这个问题有关系。

本案,于1984年9月7日,发生在米国新泽西州的汤姆河(Toms River,NJ)。

案发当天,本案的主角:罗伯特·奥克来·马歇尔(Robert Oakley Marshall ,1939-2015),带着自己的妻子玛丽亚·马歇尔(Maria Marshall),开着凯迪拉克轿车,从亚特兰大城正往家里赶路。

罗伯特·马歇尔先生是一个保险经纪人,又是某基金会的老大,在当地也算是社会名流;而他和妻子玛丽,更是当时中产阶级家庭的典范,生活富足,恩爱有加。

马歇尔夫妇生前合影
马歇尔夫妇生前合影

然而,这一切幸福美好,都在那一夜戛然而止。

大约22:30左右,他们的车停在了路边。片刻之后,两声尖利的枪响,暗夜的宁静被骤然撕开,然后又悄然合上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一名路人发现了这辆停在路边的车,便停下来看看是否需要帮忙;而当他看到车门大开、前排的两个人都倒在座位上时,方才知道是出人命了,遂赶紧开到前方有电话的地方报警。

警方赶来之后,确认这就是马歇尔夫妇的车。玛丽亚·马歇尔身中两弹,被当场宣布已经死亡,殁年42岁;而罗伯特·马歇尔先生头部被钝器打伤,但并无生命危险,遂立即送医治疗。

在伤情稳定之后,罗伯特先生向警方回忆了案发时的情况:开到事发路段时,他发现汽车的右后轮没气了,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动手换轮胎。就在他干活时,突然脑袋上被砸了一下,眼前一黑,就啥都不知道了。

财物方面,罗伯特先生在上车前刚从某个赌场出来,身上装了价值1.5W美元的筹码,案发后被歹徒悉数抢走。

在那个时代,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约合今天的23W软妹币),歹徒为此抢劫杀人是完全说得通的。

警方随即对此案展开了调查。然而,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实:作为保险经纪人,为了冲业绩而为自己、为家人买保险,是一种很常见的做法。

但罗伯特先生为妻子玛丽亚,一共买了七份人寿保险,一旦妻子在保险有效期内死亡,保险金总额将高达150W美元(约合今天的2300W软妹币),而他的妻子还真的就在不久之后罹难,这也太巧了吧?

警方继续调查,又发现虽然罗伯特先生面上很光彩,实际上却已是债台高筑:他在赌场欠了不少钱,讨债的人也在四处找他呢。

这两条加在一起,已经足以让警方产生怀疑了;而随后警方又得知,他和当地一名年轻女子有不正当关系;他和妻子的婚姻也因此岌岌可危。

该女子后来坦白的告诉警方,罗伯特·马歇尔曾经说过,要用妻子的保险金来还赌债!

然而,光是这些疑点,显然并不足以起诉罗伯特。最简单的,他当时的手上并无硝烟反应,开枪者另有其人,这个人是谁呢?他和罗伯特是啥关系呢?

如果是雇凶杀人,当然就得给钱——杀手也不会白白干活嘛。警方就从这儿入手,果然发现在案发两天前,罗伯特·马歇尔通过西联汇款,将6.5W美元(约合今天的软妹币100W元)汇给了一个叫做罗伯特·库巴(Robert Cumber)的人。

此人身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十里夫波特(Shreveport,LA),千里迢迢,非亲非故,难道仅仅就因为名字相同,马歇尔先生就白送给他6.5W美元吗?

在路易斯安那州警方的协助下,这个罗伯特·库巴很快到案。他随后供认,自己和马歇尔,是同年5月在某赌场上认识的。马歇尔想让他帮忙找两个人,杀死自己的妻子骗保。

他随后就找到了比利·麦金农(Billy McKinnon),而麦金农又找到了自己的哥们拉里·汤普森(Larry Thompson )入伙,几个人随即商定了行动计划。

作为佐证,警方调取了马歇尔的办公室的通话记录,发现他确实曾给罗伯特·库巴打过好几个长途电话,这让他的嫌疑越来越大。9月21日,负责此案的警探正面接触了他,但罗伯特·马歇尔矢口否认此事,但提到库巴的名字,他显得非常惊慌。

同年9月27日,罗伯特·马歇尔驱车来到泽林县(Lakewood,NJ),在一个汽车旅馆中留下了一封给律师的信之后,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自杀。

然而,他并不知道,警方此刻正严密监视他呢,发现情况不对,赶紧破门而入,及时将其送医治疗。

在这封信中,罗伯特·马歇尔表示,自己确实是无辜的。不错,他的确在外头有人,所以他请了库巴安排两个人,调查妻子到底是不是知道此事,以及到底是谁跑的风?没想到这两个神经病,两枪崩了妻子,让自己跳进银河也洗不清了,只好出此下策,一死以证清白……

病愈之后,罗伯特·马歇尔随即被捕,并被指控犯有杀妻骗保的罪行。

罗伯特·马歇尔入案照
罗伯特·马歇尔入案照

一同被起诉的,还有那3个涉嫌具体动手的人:罗伯特·库巴、比利·麦金农和拉里·汤普森。随后,除了汤普森之外,其他3名被告人都和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分别承认了谋杀、密谋等罪名。

其中,麦金农还明确表示,他当时开着车在罗伯特的卡迪拉克后头跟着,而开枪的是拉里·汤普森。

然而,法官觉得雇凶杀人这事太坏了,驳回了马歇尔的认罪协议,直接以谋杀罪判处其死刑;罗伯特·库巴被判刑20年,比利·麦金农因为坦白立功,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罗伯特·库巴狱中照片
罗伯特·库巴狱中照片

而被指称是开枪者的汤普森呢?因为有3名成年家庭成员和一名邻居作证,说案发时他在家里吃饭呢,根本不在现场,所有指控都被驳回,无罪释放。

案子说到这里,按说就该说完了。不过,这几个相关人物,后来还是又搞出一些事来:

马歇尔的死刑并未执行,2006年被州长批准减为终身监禁,至少服刑30年。而他在狱中却一直为自己喊冤,因为那几个长途电话并无录音,到底电话上说了啥内容,的确是无从查考的;而那6.5W美元说成是“调查谁跑风”的费用,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在狱中多次上诉,在2002年还写了一本书,叫做《致命陷阱:审判与错误》(Tunnel Vision: Trial & Error),全面驳斥了之前以他为原型所写的一本畅销书《迷信》(Blind Faith)。

2015年1月,到了他坐牢满30年的时间,监狱方面举办了假释听证会。而他的两个儿子,却都反对父亲假释,此议遂被驳回。

而那个无罪释放的拉里·汤普森,却在2014年公开承认,自己当年的不在现场证据纯属捏造,就是自己开枪打死玛丽·马歇尔的!

但是,这个承认啥也没有产生:一来没有物证证明(本案凶器始终都未起获);二来这个承认并不是在法庭上宣誓后所说,完全可能是吹牛、开玩笑;最重要的是,根据米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所规定的『禁止双重危险原则』,既然检方当年已经起诉过他而法庭宣告无罪释放,当然就不能再以同样或类似的罪名指控他了,所以拉里先生至今没有被检方再次指控。

2015年2月,也就是假释申请被驳回的次月,罗伯特·马歇尔因心脏疾病,死于新泽西州布里奇顿监狱( Bridgeton, NJ),享年76岁。

罗伯特·马歇尔晚年照片
罗伯特·马歇尔晚年照片

至此,关于这起诡异的雇凶杀人案,彻底落幕。或许,他是到了另一个更权威、更公平且无法欺骗的法庭,去接受灵魂的审判了吧。

(副标题:丈夫先为妻子买七份保险 后买凶杀妻获益2300万还赌债)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