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大案

1928年上海黄陆私奔案 千金小姐与下人私奔轰动全国

王宝强离婚事件,前阵子独霸各大网络媒体娱乐版头条,关注度之高,耐人寻味。而在民国时期的上海滩,也曾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情感事件,事件的曲折离奇、峰回路转,以及引发的各种社会效应,令人瞠目,而其悲情结局更引人唏嘘。

1929年的上海,人们都被一部电影疯狂地吸引了,这就是明星电影公司推出的电影新片《血泪黄花》,它之所以吸引人的眼球,不仅因为由著名导演郑正秋执导,“电影皇后”蝴蝶饰演女主角,更因为这是一部纪实电影。电影是以上海的黄慧如、陆根荣主仆情奔案件为原形创作的。

黄慧如和陆根荣
黄慧如和陆根荣

黄慧如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其父黄静之原籍浙江湖州,在北京当官,做过几年收入颇丰的电话局局长,挣得一份不小的家产。后来,黄静之抛下一家大小撒手人寰。黄家(黄静之母亲、其妻黄朱氏、大儿子黄澄沧、二儿子黄澄济和小女黄慧如)便举家南返,移居上海赫德路(今常德路)春平坊。

1、突遭退婚绝食 主仆生情私奔

黄慧如刚到上海时,入启明女子中学就读,后辍学在家,这时她已是21岁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女大当婚,1927年10月,经人作伐,介绍给上海颜料巨商贝润生堂弟贝露生的儿子。双方约定,11月16日送盘定亲。

没想到,就在此前一天,媒人突然来找黄朱氏,送还庚帖,说是贝家退亲了,要求黄太太将男方的求婚号帖和照片退回。黄朱氏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她再三追问下,才明白有人从中捣鬼。捣鬼的人竟是黄慧如的祖母以及她的大哥黄澄沧。

他们也有理由:第一,慧如比贝公子大3岁,过门后免不了受公婆奚落,担上家庭重担。第二,贝家是上海滩巨富,通婚以后,礼尚往来,黄家可能会吃不消。

在其祖母的指使下,黄澄沧串通了常去贝家看病的汤医生,通过汤医生之口向贝家放风,说黄慧如有不能生育且看也看不好的怪病。贝家一听,信以为真,便退婚了。

黄慧如认为其兄破坏了她的名誉,于是赌气绝食。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黄澄沧一错再错,竟然命他家的男仆陆根荣去劝黄慧如,这才引出了这件轰动全国的情感事件。

陆根荣,21岁,江苏吴县人,1926年8月到上海,经人介绍到黄府做杂工,人很勤快,模样也还说得过去,黄家老少对他都很信任。

陆根荣本来对如花似玉的慧如小姐就有好感,有了大少爷的指示,他更是大胆,径直进了二楼小姐的闺房,对正在哭哭啼啼的黄慧如劝说起来:“小姐,你年纪还轻,家里又有钱,贝家的亲事不成功,还有别家可配,别哭坏了身体。像我一个乡下人,一月只赚几块钱,尚且要养活一家数口,还舍不得去死。你要想得开,千万不可一时糊涂去寻短见,被人笑话。”

黄慧如止住哭泣,问:“阿根,啥人叫侬来劝我?”

陆根荣说:“是大少爷。”

“阿根呀,你不知道,我在外面的名誉已经被他说坏了,贝家不要,别家也不会要的。既然侬来劝我,我看你的良心很好,我就跟了你吧。不论尊卑贫富,只要你有良心,肯真诚待我,我是情愿的。如果你不肯,那么你也是白白地来劝我,我总归是要寻死的。”

听小姐这样说,这陆根荣便没了顾忌,从此,他们常常在楼下的亭子间幽会。到了1928年农历春节期间,黄家老太太、太太、大少爷都去外地走亲戚时,黄慧如便和陆根荣偷尝了禁果。

到了2月份,黄慧如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而黄慧如和陆根荣的关系也被大哥探得了一点风声,为了支开陆根荣,不让他们再交往,黄澄沧便调陆根荣去他的交易所工作。

一天,黄澄沧令陆写英文号码,陆说:“我只会写中文,不会写英文。”正巧,陆又听错了一个电话,黄澄沧大发雷霆,骂道:“交易所听错一个电话,出入很大,你是个饭桶,马上滚蛋!”于是陆根荣便去黄家取东西,黄慧如质问陆:“为何要离开我家?”

陆根荣无可奈何地说:“少爷已歇掉我的生意,我不走怎么办?”

黄慧如哭哭啼啼地拉住陆根荣的衣袖:“你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要走我们一起逃走,去你们乡下,我不能留在家里了。”

陆根荣急了:“我乡下是有老婆的,你怎么去?再说我也没有钱养活你这位阔小姐啊!”

黄慧如说:”别的管不了许多了,你明早6点多叫一辆车在路口等我,其他的事情我去安排。”

黄慧如像
黄慧如像

陆根荣走后,黄慧如偷偷拿了一些金银首饰,放进一只皮箱里,然后藏到楼下柴房的杂物堆中。第二天一早,黄慧如提着箱子,出门上了车,径直向南京路方向而去。

黄慧如先到汇文银楼将一部分首饰兑换成现钱,换了420块银元,然后去吴淞与陆根荣会合。两人商议后去了苏州,经朋友介绍,陆在阊门外朱家庄毛家弄二十二号租下一间房子,买了几件家具,原想可以过一段太平小日子。

2、被告诱拐、盗窃 判决不断升级

1928年6月22日,黄慧如和陆根荣移居到城里。住了两天,遇到一个做木工的人前来勒索钱财。黄陆二人不给,此人便将他们举报到苏州警察局。

24日清晨,黄陆二人被带到苏州警察局。侦缉队搜查了他们的住处,发现二人贫富悬殊,这更加引起怀疑。经讯问,得知二人正是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通报追缉对象。

原来,自黄慧如离家出走后,黄家到处寻找均无果,后听说小姐跟陆根荣走了,于是黄朱氏与黄澄沧便来到公共租界巡捕房报案,控告男佣陆根荣盗窃主人家金银财物,诱拐良家小姐黄慧如。

巡捕房马上予以通报。陆黄二人被抓获的第二天,便被侦缉队移交到司法科,同时通知上海黄家,速来处理善后。

黄澄沧和黄朱氏来到苏州公安局,要求将诱拐犯陆根荣严办,并准备将黄慧如带回上海,黄慧如坚决不肯回去,苏州公安局便将黄陆二人送桃花坞苏州地方法院审办。

黄陆案很快引起了上海、苏州等地各大媒体的关注,纷纷挖掘报道。8月25日下午2时,苏州地方法院正式开庭审理陆根荣诱拐、盗窃一案。

法官命法警将黄慧如带上法庭,黄慧如倒是很义气,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法官问:“你为什么要跟陆根荣逃走?”

黄答:“因为我爱他。”

问:“你们几时同居的?”

答:“今年正月里。”

问:“是你自愿的,还是他强迫你的?”

答:“是我自愿的。”

问:“你的那只箱子是不是他帮你拿出来的?”

答:“不是,是我自己拿出来的。”

问:“为什么你要同他一起去呢?”

答:“因为我有喜了,不能再待在家里。”

问:“带出来的东西,都是你带来朱家庄的?”

答:“是的,这全是我一个人干的。”

法官只好宣布退庭,定于3天之后宣判。

黄陆案经报纸刊载后,人们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认为黄慧如是一个奇女子,是个大胆追求爱情,打破门第观念的有主见的女子;也有人认为她是掉进陆的圈套,上当受骗。不管怎样,“黄陆恋”触动了封建等级婚姻的神经,当时的社会是容不得这种不顾门第的恋爱的。

关于黄慧如和陆根荣的书
关于黄慧如和陆根荣的书

广大市民对此却极为关切,等到宣判的那一天,上海、南京、杭州、无锡、常州等地不少人专程前往苏州观审,就连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邵力子也偕沪上一些报纸记者,从莫干山赶到苏州采访此案。

8月28日上午10时,法庭开庭宣判:判决陆根荣犯诱拐与实施帮助盗窃两罪,应执行徒刑两年。

陆根荣表示不服,法官准许他在10日内提出上诉。而此时的黄慧如已经被折腾得身染疾病。她面黄肌瘦地去探视,给陆带去衣物,并哭泣着说:“阿根,是我连累你了,我要帮你上诉的。你放心吧!”

江苏高等法院受理此案上诉后,于10月23日下午开庭审理,是日从各地赶来苏州旁听的人更多,加上本地的居民,法庭内外人山人海。

法官先审问陆根荣,又审问了黄慧如,然后由控方黄朱氏回答法庭提问。

黄朱氏矢口否认黄慧如因贝家婚事不成,企图自杀的事实,又否认要陆根荣去劝慧如的经过,一口咬定陆根荣是个无赖,诱奸慧如并盗窃金银饰物。

黄慧如为陆根荣请的律师宋铭勋为其辩护说:“原判陆根荣诱拐与实施帮助盗窃两罪,都不能成立。据刑律,诱拐系指女子年龄未满20岁者,而黄慧如已经22岁,诱拐当然无法成立。实施帮助盗窃,必须被告方实施方可成立,黄慧如已明明供认是她自己拿出家中金银首饰,并未假手他人。原告没有看见被告有帮助盗窃的行为,原判仅凭黄朱氏一面之词而下判断,理应撤销。因此,请法庭重新审校,撤销原判,宣告陆根荣无罪。”

“黄陆恋爱案”二审判决书
“黄陆恋爱案”二审判决书

法官最后宣布退庭,准于10月27日宣判。10月27日下午,高等法院开庭宣判,出人意料的是,陆根荣被判犯有“意图奸淫而拐诱罪”,判有期徒刑4年,剥夺公权3年。

这一判决使黄、陆二人惊呆了,一时毫无思想准备。宣判之后,陆根荣被押往第三监狱服刑,但仍表示不服,上诉到江苏最高法院。最高法院鉴于此案影响太大,予以受理审核。

黄慧如开始坚持留在苏州,后只身一人回到吴县乡下陆根荣的家中,在草屋农舍中生活,等待生产和陆根荣的出狱。这时她已有6个月的身孕,还要忍受陆妻潘氏的白眼。

3、各界炒作谋利 悲情故事谢幕

黄陆一案经新闻媒体大肆“炒作”后,已掀起轩然大波。上海滩有经济头脑的商家纷纷看好黄慧如,中商烟草公司总经理张友亮不失时机地推出了“黄慧如”牌香烟,并抢先在商标局进行注册,成为专利产品。此烟一面世便十分抢手,上海滩的小市民,人人以吸“黄慧如”牌香烟为荣。

“黄慧如”牌香烟
“黄慧如”牌香烟

而此时,戏剧电影界也嗅出了其中的商机,从1928年11月起,上海舞台等剧场便推出京剧《黄慧如与陆根荣》,由京剧名角赵君玉饰黄慧如,赵如泉饰陆根荣。剧场还别出心裁,随戏票赠送黄陆二人1928年春节时在南京路兆芳照相馆拍摄的合影照一张,以满足小市民的好奇心理。

海舞台赠送的黄慧如与陆根荣合影
海舞台赠送的黄慧如与陆根荣合影

同时,剧作家洪深与导演张石川一起去苏州监狱探望、采访陆根荣,拟以此事编写一部电影。

是年12月,上海影戏公司老板顾无为和新婚之妻、电影明星林如心专程从上海来到吴县乡下陆家,约黄慧如产后去上海拍电影。顾无为拿出一笔定金,给黄慧如加强营养,并介绍她去苏州志华医院待产,承诺会保证母子平安。

黄慧如此时已失去经济来源,于是同意与顾无为签订10个月的拍片合同,并于该月底住进了志华医院。

1929年2月4日,上海《申报》刊出上海影戏公司和黄慧如的两则启事。上海影戏公司启事:“本公司兹与黄慧如女士订立常年合同,聘为基本演员,一俟春暖即从事摄制富有艺术之影片。特此登报公布之。”

黄慧如也发出自己的启事:“慧如兹应上海影戏公司之聘,从事电影工作,潜心艺术,贡献社会,不以个人经过藉作投机,恐各界不察,特此启事。” 

由此看来,黄慧如本欲借此成就明星梦,可惜最终却事与愿违。

黄慧如本人当演员拍电影的消息传到黄家后,立即引起黄家极大的不安。本来他们已在报上申明,黄慧如今后一切去向与黄家无关。

现在见慧如又要加入演艺界,要败坏黄家名声,于是便由黄朱氏赶往苏州,劝说慧如回心转意,并答应她生产后可继续上学,或去医院学做护士,只要不去拍电影,怎么着都行。

1929年3月8日,黄慧如在志华医院产下一白胖男婴,黄给他取名叫“永年”,母子均平安。

黄朱氏赶往苏州后,数度苦口婆心劝说慧如未果。而黄慧如产后不久,却突然上吐下泻并发起高烧。黄朱氏趁机向院方提出要接女儿出院,回上海治疗,并不顾医生劝阻,于3月19日天不亮时,带慧如离开医院。

在两名女护士陪同下,他们打着灯笼从医院后门大儒巷河埠上船,摇至阊门外,由小火轮拖带,经阳澄湖向上海方向行驶。

据说在湖上遇到大风浪,船剧烈地颠簸,船上的人都呕吐了。黄慧如身体本来就虚弱,再加上如此折腾,口吐黄水,奄奄一息。下午4时,黄慧如心力交瘁死于舟中。黄府连夜将黄慧如遗体运回上海入殡。

关于黄慧如的书
关于黄慧如的书

3月20日这一天,黄慧如死讯传出,闻者莫不吃惊,纷纷前往春平坊,将黄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在此后3天之中,前来问讯者达五六千人之多。

黄家大门紧闭,只是用白纸写了一个启事贴在门上:“此间不幸,遭兹惨变,合家哀悼,诸君苟不予同情,亦不宜幸灾乐祸,似宜稍顾人格。因必要有所垂询,亦须先日函约方有接见余地。幸祈垂鉴。”

就在报上刊出黄慧如死讯之时,也刊出了江苏最高法院接受陆根荣上诉,认为高等法院判决陆根荣罪名的条款不能成立,发还高等法院重审的决定。此后不久,陆根荣即被无罪释放。然而黄慧如作为这出悲剧的主角却没有看到这一天。

黄慧如之死,又给影剧界、商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看《黄慧如与陆根荣》戏的人更多,剧作家们又创作了《慧如产后血崩》等戏,吸“黄慧如”牌香烟的人也更多了。

《血泪黄花》剧照
《血泪黄花》剧照

明星电影公司则趁机推出新片《血泪黄花》。

该片由著名导演郑正秋与程步高合作导演,由“电影皇后”胡蝶出演黄慧如,龚稼农饰陆根荣,夏佩珍饰陆妻潘氏,郑正秋客串记者。影片在上海中央大戏院首映后,创下极高的票房。当时,《血泪黄花》的轰动,甚至超过了1927年底的蒋、宋大婚,可见这一事件的影响力之大。

(副标题:1928年上海黄陆私奔案 千金小姐与下人私奔轰动全国)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