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1大案

平远街缉毒战纪实 1992年平远事件

简述

平远街,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自治州砚山县和文山县结合部,是汉、壮、苗、彝、回等多民族聚集的地方,共有10个行政村和办事处,面积325平方公里,人口5万余人。由于1979年至1988年中越边界战争的缘故,云南省文山州被划归为战区,基础政权建设在此地停滞,特别是在平远地区造成各级基础政权建设瘫痪。从80年代开始,各种犯罪活动逐渐猖獗,90年代已经形成了数股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以武装贩毒为主的恶势力。他们收买和控制了部分基层政权,并渗透于宗教组织中,致使贩毒贩枪活动恶性发展,成为境外毒品的入境据点和集散地。

犯罪分子还从越南贩入枪支,并从战区收购流失的武器弹药,转手高价卖往内地。据统计,全国有25个省市发现从平远贩出的枪支弹药和毒品,有的已造成严重的后果。一时间,平远成了无法无天的独立王国,藏污纳垢的“风水宝地”,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的“天堂乐园”,甚至成了云南乃至全国赃物汽车销售中心。

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达到130起。

1992年,政府出动几千名警力,一举将盘踞于此的犯罪团伙剿灭,斩除了这颗社会毒瘤。

1992年平远街缉毒枪战全记录 图片
公安、武警向平远街进发

平远街往事

1992年的平远街,俨然是国家的“法外天地”:人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屡屡发生。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毒枭们大多只拥有几把手枪,只能炫耀同道,横行乡里。 

1985年以来,由于枪贩们自越南走私枪支,使毒枭们的武器数量、质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但手枪日增,甚至连机枪、冲锋枪、火箭筒、手雷、手榴弹也出现了。

仅在平远街私藏的武器弹药,至少可以武装一个野战营。云南省公安厅鉴于这种情况,史无前例地设立了平远公安分局,以制止日益恶化的治安形势,但成效微乎其微。因为持枪的武装毒枭们根本不把公安干警放在眼里,公安干警也不敢公然和毒枭们作对。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在平远结婚不领结婚证,居民没有身份证,街道没有门牌号,生育不用搞计划……一切都是处于无秩序的状态。为了避免或招来麻烦,道路交通部门不敢来此办私车牌证,收养路费;税务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各种税款;工商管理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市场管理费;部队设在平远的军供站也只好弃而不用。在滇西南的司机中有一句顺口溜:“吃饱饭,加足油,平远街上不停留。”

在高额暴利的刺激和非法致富思想支配下,犯罪分子置国法于不顾,甚至动用武力,抗拒执法。他们动辄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打砸抢烧,冲击政府和公安机关,并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掩护其犯罪活动。使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达到130起。

1991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痛下决心,向平远地区派驻了近千人的工作队,向用两三年时间逐步解决这一地区的贩毒贩枪问题。不料,罪犯嚣张至极。某日,竟然打电话给工作队说:“我们刚进了一批枪,今晚要试枪,你们莫惊慌!”在这里,喜事、丧事都鸣枪,代替了放鞭炮。从70年代起,平远无论白天黑夜枪声不断,令人胆战心惊。正因为毒枭们有了大批的枪支弹药,所以他们违法犯罪肆无忌惮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1992年平远街缉毒枪战全记录 图片
整装待发的公安、武警

1979年9月21日,心田村几个人在平远镇政府门口围着几名镇领导吵闹,当时平远镇警察(上级特派)余全毕路经此地,上前劝阻。几个闹事的家伙不仅不听,反而叫嚷:“给这个狗杂种点颜色看看。”说着,就上前撕打余全毕。余全毕忍无可忍,鸣枪警告。毒贩马礼三见状猛扑过来夺枪,争夺中枪走火击中马礼三大腿。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600多回民挤进镇政府大院,用石块、砖头猛击余全身。余被迫鸣枪示警,毒贩马礼三、沐绍亮等置之不理,冲上去将余打昏,鲜血流了一地。平远派出所所长邓忠祥带领几名干警赶到出事现场,因为见对方人多,不敢正面对抗,只能极力相劝。罪犯们哪里肯听,他们凭借人多势众一窝蜂似的追到派出所,冲进余全毕藏身的房间,一阵乱棒乱刀,余全毕当场被殴打致死。

事后经法医检验,余全身伤痕累累,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丧失人性的暴徒们还扬言:“如果敢为余全毕开追悼会,我们就拿枪把参加追悼会的人扫光!”慑于罪犯淫威,直到平远“严打”前也没为光荣牺牲的余全毕开个追悼会。

毒枭们在平远街的嚣张疯狂,由此可见一斑。

平远街,曾经的国中之国。这次对付平远街,调动了大量的部队!

毒枭们动不动就以暴力抗拒执法,打砸抢烧公安机关。毒枭们在用巨额毒资建造豪华住宅时,还设计了暗道、密室、夹墙,准备与政府顽抗。有的罪犯甚至公然带着保镖,挎着冲锋枪,腰别手枪在村子里大摇大摆耀武扬威。

1990年10月10日,罪犯沙维俊手持冲锋枪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一村民家中,打死2人后,扬长而去。

1992年3月30日,文山州政委书记金寿平和省民委干部王明良及4名公安干警赴东白泥村抓捕罪犯。罪犯藏身的房子位于公路边,金、王二人一前一后刚走进屋,一颗手榴弹轰然爆炸,金被炸得血肉横飞,王也顿时被炸倒在地,两名公安干警负伤。

当增援人员赶到时,罪犯纵火烧了房子,并持枪对射,顽固拒捕。人们把金寿平和王明良的尸体从瓦砾中拉出来时,两个人被烧得面目全非。从王明良扭曲挣扎的姿势看,他当时没被炸死,但因伤重无力爬出,才被大火活活烧死。

平远又是好人受气的地方。毒枭们对路经此地的外地车辆和人员,肆意敲诈勒索。1992年6月的一天,一辆外地卡车驶入平远,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小店门口,4个当地流氓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砸烂卡车玻璃,抢劫驾驶室内财物。司机大声呼救,却遭一阵毒打。一名公安干警路遇此事,上前制止,反而被打翻在地并扔进路边的臭水沟里。尔后,4人拿着抢来的财物大摇大摆地走了。

(副标题:平远街缉毒战纪实 1992年平远事件)

大案要案重案,请关注微信:daan8341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

相关内容 毒品   贩毒   枪战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