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6大案

吴若甫绑架案始末 惊心动魄的22个小时

2015年上映的电影《解救吾先生》就是以吴若甫绑架案为蓝本拍摄的,据说,电影对真实事件的还原度将近70%。

简述吴若甫被绑架经过

网上有些版本讲的比较混乱,甚至绑架时间都不对,我们先看一下当年警方的通报:2004年2月3日凌晨,警方接到报案:著名演员吴若甫遭到绑架。据报案人称,2月3日凌晨1时许,他们与吴若甫从朝阳区某酒吧(豹豪酒吧)出来时,突然被3名自称警察的男子拦住,并出示“工作证”,其中为首模样的人说:“这辆车在丰台区交通肇事后逃逸,请和我们走一趟”,在遭到吴若甫的断然拒绝后,他们掏出手枪威胁,并用手铐将吴若甫铐住后挟持上车。。。就这样吴若甫被绑走了。

吴若甫被解救

吴若甫2月3日凌晨1点被绑架,晚上23点即被解救出来,共被绑架了22个小时。事后来看,这群绑匪真是选错了对象,因为他们之前干了好几票都没被抓,而绑架吴若甫后不到一天就被一窝端。

官方:2月3日,北京警方成功打掉一绑架犯罪团伙,将涉嫌持枪绑架人质的王立华等9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安全解救了先后被绑架的人质杜庆疆和吴若甫,并缴获了作案用的枪支和汽车,起获了部分赃款。

吴若甫绑架案三名主犯的结果 被执行死刑

装备着冲锋枪、手榴弹,冒充警察先后四次绑架人质,在拿到巨额赎金后仍然残忍“撕票”,2005年9月14日上午,曾经绑架吴若甫的3名主犯王立华、王庆晓、董立民,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验明正身后,押赴刑场执行了死刑。

27岁的王立华见到自己的家人时声音有些颤抖:“我死了,就解脱了,早死早舒服。”家人问还有什么要嘱咐的,王庆晓沉思了一下:“别让儿子学我,让他走正道。”董立 民则显得悔恨不已:“其实想想,要是在家种地,踏踏实实挣点钱真好。人活着知足就好,别太奢望了。”

吴若甫绑架中的三名主犯
吴若甫绑架中的三名主犯

吴若甫绑架案主犯王立华的人生经历

2004年2月3日,星期二凌晨,北京兆华饭店对面的豹豪酒吧。在向影星吴若甫掏出“警官证”前,绑匪王立华已经制造了至少4起绑架案了。

动手前,王立华检查了一下藏在胸前和背后的两把五四式手枪。又对了一下手表的时间。他还在自己内裤夹层里塞了一把手铐钥匙,后来他说这是自己随时准备逃跑用的,早知道警察用了高科技的金属探测器,就做把木头钥匙了。以防万一,他还额外在身上揣了一个手雷。他明白,当准备大干一场时,充分的准备是多么重要。不过,他平常不太爱看电视,没有认出要绑的这个人,还以为只是个开宝马的有钱人,和他们之前绑架的开丰田霸道和开奔驰跑车的那两个人一样。不同的是,这回,他大祸临头也家喻户晓了。

2005年9月13日,星期二上午。王立华的最后时刻。他醒得很早,穿上崭新的花T恤和一件黄色号服,用完简单的早餐。在他心目中,他还有一线生机。他的母亲和姐姐在二审期间向北京市最高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请求法院为他做司法精神病鉴定,称他有精神疾病家族史。其姑姑因患有精神障碍经劳动局鉴定为残疾人,多年来一直享受残疾人待遇,靠领取国家补贴生活,其姑姑之子也由于遗传因素被北京安定医院鉴定患有精神病。如果被认定,他有可能免于一死。

9点多钟,王立华接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犯人临死刑前的家属会见”,这意味着他的死刑已经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完毕。这个27岁的职业绑匪真的山穷水尽了。

翻供

王立华在二审时翻供了,他想活命。“他说,‘这件事影响那么大,我开始以为自己死定了,所以什么都认,还胡说八道要劫国库’。”当时旁听庭审的记者说,王立华坐在被告席上看起来很轻松,时不时还情不自禁地笑笑,朝坐在旁听席上的姐姐看两眼。同一审时不同的是,他几次举手表达自己的观点,极力让法庭相信,他并没有指使杀人。

王立华身上的一条人命是在绑架吴若甫之前。二审检察官靳国忠说,2003年9月,王立华叫来了在服刑时认识的王庆晓和董立民以及其他几个“朋友”,在平谷的一个理发店里绑架了人质王平(化名),并且打电话向其父亲索要500万元。在电话中,王立华特别强调让王平的父亲不要报警。9月7日凌晨1点,王立华与王平的父亲约好在京开高速公路大红门收费站南交纳赎金。王立华拿到了分别装在两个袋子里的300万元,因为怀疑路上有警察拦车,他觉得王平的父亲报了警,就给董立民发短信“办了”。被害人王平于是被王庆晓用铁链勒死后埋进了他们事先挖好的坑里。翻供的焦点在这条短信上。王立华的辩护律师韩冰认为,“办了”的意思并非只有解释为“把人杀了”。王立华在二审中也坚持称,他逃到一小区躲了一夜,第二天回到看押人质的院子,发现人都走光了,院子里的坑也填平了,才意识到人质可能被杀了。王立华坚持要检察机关查证短信息的内容,但被告知,因为时间关系,已经失去调取这条短信息的条件。

(副标题:吴若甫绑架案始末 惊心动魄的22个小时)

分享到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案